048,没有命名的颜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陌上柳絮 书名:毒吻
    我盯着这画像发呆,不明白林悦画这个半成品干吗?特别是,只留出唇这一个部位,让人觉得怪怪的。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WWW.TxT6.Net

    我直觉地侧(身shēn)去看他,想从他的表(情qíng)中找出答案,但他也只是看我,神色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目光里却有些许的意味深长,看的我的心有些毛毛的,不明白这样的(情qíng)绪到底从何而来。

    林悦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到一排放置颜料的支架上,取下一些装置颜料的瓶瓶罐罐。

    对绘画艺术我是个外行,他在我面前调色,我不知他到底要做什么,所以安静地保持沉默,看他下一步的举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不了就是现场观摩而已。

    片刻后,调色盘里分别出现了颜色比较接近唇色的几样颜料,敢(情qíng)我这位堂哥是打算当着我的面将这幅画作完?

    林悦拿着画笔却没有动,只是盯着我的唇看,我毕竟不是天生做模特的料,被一个男人看着唇,多少有点不习惯,但看林悦的神色,好像也没什么异样,为了摆脱心中的不自在,我再次没话找话:“怎么,堂哥,我的唇就让你这么不好下笔吗?”

    林悦彷佛没听进去,仍是继续盯着我的唇,汗,不会吧,难道我的唇有什么催眠功能就,将他催眠了不成?

    “喂,堂哥,你还醒着没?””我伸出手在林悦的眼前晃了晃。

    “哦!”他终于有反应了,又看了我一眼,然后露出一个浅笑道:“我刚才只是在想,这颜料中好像还缺一样东西!”

    “没想到绘画讲究这么多,还缺什么呢?你堂妹我可是外行。”我也笑道。

    “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找它。”林悦又看了我的画像一眼,然后转(身shēn)离去,我对他的行为并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当下,盯着自己的画像看了半刻,又随意地在画室里来回走动,油画这东西,站的越远反而看起来更((逼bī)bī)真。

    片刻后,林悦回来了,他的手中拿着一个很小巧的玻璃瓶子,这瓶子的外观看起来很不起眼,下(身shēn)是个圆柱体,据我的目测来看,它的直径应该只有两厘米左右吧,这个瓶口则显得小巧多了,这小瓶子里装的是一种呈浅蓝色的液体,色泽很明净,瓶底也不见什么大颗粒的沉淀物。

    我不解这是什么东西,但从那瓶子外观上看不到任何标示(性xìng)的东西,我看道林悦将那瓶子拿在手中盯视了片刻,然后用修长的手指打开瓶盖,将瓶子颠倒摇了几摇,就见有两滴晶莹如露珠般的液体滴入了调色盘之上,那红色的颜料和这液体迅速融合,然后逐渐渗透到颜料之中去,几秒种后,那原本有些黯淡的颜料竟变的颜色有些润艳起来,随着这颜料颜色的变化,他还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来。

    调好了颜料,林悦只用了几分钟,就将我的那个空白出来的唇填补完毕,虽然作出的只是画,连我都感觉到我那画上的唇比我本人的唇显得(诱yòu)人多了。

    “怎样,还满意吗?”林悦停下画笔,侧过头来看我。

    “比我本人好看多了,只是堂哥刚给颜料里面加的是什么东西?香水?好像也不是?”这东西多少唤起了我的好奇心。

    “你猜这是什么?”林悦的神色高深莫测。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都说了,对绘画,我是大大地外行。”

    “它与颜料其实没任何关系,我只是在刚才突然想到,将它加进颜料里面应该效果不错。”

    “哈,这是艺术家的直觉还是堂哥也有当发明家的天赋。”我开玩笑道。

    “也许吧,不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以后会知道答案的。”

    “怎么,堂哥还保密呀,难道这个还需要保密吗?”

    “你真的想知道?”

    “我的确很好奇!要不然,恐怕今天晚上都睡不着了!”我诚实地点头,也许,女人的好奇心天生就比较强,你越不让她知道的事(情qíng),她越想知道,而我心中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促我,需要知道那个答案是什么。

    “如果我说它还没有名字呢?”林悦的神色看不出(情qíng)绪来,我一时有些摸不清楚他的真实含义。

    “没有名字?呵呵,怎么可能?”

    “这样吧,不如我们现在就给它取个名字如何,就叫------”林悦的眼睛又盯着我的脖子看,我的脑子在一瞬间,好像闪过什么东西,但它就像流星一样,实在太快了,快的我来不及抓住。

    “堂少爷,大小姐,大少爷回来了,让你们到大厅有事商量。”平叔不知什么时候竟来到了画室之中,打断了我和林悦的对话,我回(身shēn)去看他,却发现他看的并不是我,而是林悦,如果刚才我没有听错的话,他刚才在喊堂少爷时,语气分明重了许多,虽说他的脸上此时还带着往常的笑意,但我总觉得他那眼神好似还有其他的意味在里面。

    今天在画室的一切,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觉得是一个新奇的体验罢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今天在这画室之中,我错过了唾手可得的东西,不过也难怪,我毕竟只是一个人,不是先知,无法将每一步都走的那么清清楚楚。

    我和林悦的谈话由于这个插曲中断,等我们到了大厅之时,不但龙帮的一些重要人物都在,连楚乔这个外人也在。

    我们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了进来,我敢打赌他们的目光多半都投在了我的脖子上,而龙剑的表(情qíng)更是高深莫测,但他的目光对上我的目光时,分明也深幽了许多。

    我走过去在他(身shēn)边坐下,平叔就将茶水送了上来,我不知今个又发生什么重要事了,但就连我坐在椅子上,还是有许多目光向我(身shēn)上投来,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的,难不成,我刚才在画室里没注意脸上沾了颜料不成?但如果是那样,林悦不会不提醒我呀!

    闹不清这尴尬的气氛,我干脆端起茶杯,打算静观其变,谁知我刚抿了一口,还未下咽,龙剑却选择在此时开口了:“今个,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告诉大家一声,我和大小姐的婚礼会在下月十八(日rì)举行!”

    我没提防,听到的竟然是这个消息,当下那还未咽下的茶水,全流到嗓子眼去了,然后就是一阵止不住的咳嗽。

    我的脸色当下就沉了下去。可恶的龙剑,就算我不得以答应与他一起履行那个莫名其妙的婚约,但结婚既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qíng),凭什么他自作主张,连给我知会一声都没有,这个可恶的男人,独裁者,希特勒,墨索里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毒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