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夫妻互不侵犯条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陌上柳絮 书名:毒吻
    我躺在浴缸里,脑子里徘徊来徘徊去竟然只有两个字:“龙剑,龙剑,龙剑!”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自己有激怒他的本事。

    只是他如此丧失理智还是让我吓了一大跳,静了静自己的头脑,看来我和龙剑之间的关系似乎越来越脱离原来的轨道了,这可怎么好?是我跟上他的步伐,还是让他的步伐为我而停留?无论结果是哪一种,好像后果都不太乐观!

    陈思思呀,陈思思,我在心中叹息,你为何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如果你有詹姆斯-邦德那样的胆识和机智该多好,不至于陷在如此进退不得的地步。

    我实在搞不清楚,龙剑这样的人并不是让别人主宰自己人生的人,为何偏偏要遵从龙飞那老头子的遗嘱,难道他不渴望真正的幸福,真正的吗?还是他太自信,自己在某一天一定会上他?会陪伴他一生?与他慢慢变老?

    或许,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结婚只是为了完任务,恰好有送上门的这么一个自己,他就不客气的顺理成章地认为自己就是他的?

    这是我没有注意的,在不知不觉中,我竟将龙剑的一些行为跟“”这个字眼联系在了一起,我试图用心理上学上的某些理论来诠释龙剑的行为中有无的成分。

    耶鲁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罗伯特曾将分成三个组成要素和八个类型,其中组成的三个要素是,激,亲密,承诺和决定,八种类型则是以这三个要素为尺度划分的,它们如下:

    第一种是无,意思就是说,上述三个要素在这一种中都不存在!就目前而言,我和龙剑好像是属于这一种。

    第二种是只有亲密而没有其它两者,这种多存在于男女之间的友,第三种只有激而没有其他两者,那是一种彻底的痴迷与疯狂。

    第四种呢?我从浴缸起,心中还在想第四种的解释,第四种叫空洞的,只有承诺和决定更像一种责任,却没有让人温柔或者让人燃烧的亲密与激

    第五种呢?由于所有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干脆用浴巾将自己包了起来,第五种应该是大多数人都喜欢的类型,亲密加激,这种比较浪漫,也比较符合大多数人的梦想。

    想到第六种的时候,我正用吹风机吹头发吗,第六种亲密加承诺。这种一般是细水长流式的,会相伴一生。

    第七种是激加承诺,这类呢,男女之间可以在一起发生亲密关系,并拥有稳定的婚姻,但他们之间却缺少相互的理解,默契,支持或者欣赏。

    那么第八种呢?第八种呢?就是上述三要素全占全了,叫完美的,可世上哪有完美的东西,包括,我系拉着拖鞋,包着浴巾出了浴室。心中则反复在想一个可能,如果我真的嫁给了龙剑,我们之间会属于哪一种呢?

    也许,这并不是该我思考的东西,我还有我的任务要完成,有的人可以卧底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我想我可没那个耐心,我的上级恐怕也不会给我那么长的时间,所以,考虑什么呢?这个字眼不该用在我与他的上,我这是怎么了?难道也被那个莫名其妙的遗嘱给催眠了?

    随意地梳理了几下头发,我包着浴巾走出浴室,打算重新振作起精神,却一抬头,就见龙剑坐在我客厅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则蹲着那尊蜡像,也许是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抬起头来,目光一下变的深幽起来。

    那是一个男人看待女人的目光,我以为他早已离去了,没想到他还在,这浴巾虽然裹起来并不暴露,但这东西本就是引人遐想的东西。

    我现在退回浴室已经是不可能了,在他面前,我决不愿在心理上处于弱势,所以,我站在当地裹着浴巾保持沉默。心中则再想,也许是该我们进行第二次谈判的时候了。

    “过来!”他的目光中有火苗在跳动。

    我走了过去,也许心里有那么一份存心,想挑战下这个冷绝的男人的自制力。

    在他面前站定,我直视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真的想娶我?”

    他挑眉,眸色深沉,然后从上到下扫了我一眼,目光在我的包裹严实的前和有些----露在外的大腿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才道:“答案你不是早已知道了吗?”

    “你我吗?”我神色认真。

    他一怔,显然有些意外我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只是看着我,不吭声。

    很好,不吭声,我接下来的谈判才可以继续进行。

    “也是,我们两人认识也不过短短几个月,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很有限,要是你真的上了我,反而有些不现实,不过也无妨,我也没有上你,所以我并不伤心,但目前,你却要坚持履行那一项莫名其妙的婚约,所以,我觉得,我们也许应该制订了一份婚后相处的合约出来,你觉得如何?”

    “什么合约?”他的语气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冰冷了,眼神也冷的森人。

    “夫妻互不侵犯合约。”是的,我承认这是我那天想好的一步缓兵之计,我早就料到龙剑这种个的人,他绝不会说出我你这三个字,这就给了我可乘之机,也许,为了任务,我必须的和龙剑履行婚约,但我可以用这个方法来阻止履行夫妻义务,我们只要保持这种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就可以了。

    “互不侵犯?”他语声冷淡,听不出绪的波动。

    “是,我觉得这样对我们都好!”我对这种事上并不开放,所以,我想尽可能地争取更多的时间完成任务,至于我的子,我还是想留给我那个喜欢的男人。

    在谈判的时候,我知道有时适当的沉默比语言更有效,既然我已清楚地表达了我的意愿,我静等他的答案。

    “我答应你!”片刻后,他吐出这句话,语调很平常,听不出任何高低起伏,但我总觉得好像那个地方不对劲,也许是他答应的太爽快了,我让积攒了好久的斗志没有得到发挥,而产生的一种心里不平衡吧!

    “那从现在起,我们的协议生效?”我想对龙剑这样的人来说,他应该是那种一言九鼎的人,这也是他这种人的骄傲,所以,我懒得去拟定一份纸质的协议书签上双方的大名作为证据留存。

    “不过----”他的眸色突然变得高深莫测,语调更加低沉,我心中一跳,我早已应该想到他那么爽快答应必定另有后着。

    “不过什么?”

    “去换衣服,我带你去靶场!”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毒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