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可以移动的病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陌上柳絮 书名:毒吻
    “为什么?”这是我在这个时候唯一能想到的问题。

    “难道你要看着他死?”龙剑的神色在夜色中看不清晰,但我却能感觉到他的语音中有一丝愤怒。

    “我,你是说有人今晚要他的命?”

    “还不算太笨!你以为他和撕破脸却没有要了义父的命,会轻易善罢甘休吗?”龙剑的声音低沉但我在此刻却觉得他得话语的前半句好像有点戏谑的味道。后半句则带着他惯有的那一抹嘲讽。

    “也许有一天你也会面临这样的命运。他的现在就是你的将来。”我看着躺在上一动不动的龙飞反唇相讥。

    “怎么,你也希望我死?”龙剑猛地回过头来,一把捏住我的下颌冷冷地反问。

    “我只是表达一个事实而已。”我的目光毫不退缩,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何面对他,我总不能轻易地掩饰自己的绪,也许是我讨厌他那一副冷冰冰地总像是在俯视众人的嘴脸。

    “也是,这样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扶住液体架,我们走。”

    “真正的我?”我心一跳,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在这个病房内,我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了。

    “其实那些警察并不像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有时他们比我们这些人更肮脏,更无耻。”龙剑推着龙飞这张可以移动的,边走边道。

    我手中扶着那个输液的液体架,因为他这一句话,微不可见地晃动了一下,他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提起警察这个话题。是意有所指?还是?

    我们推着龙飞的出了病房,然后向走廊的那一头推去。

    在最靠边的那一间病房门前,我们将和支架都移了进去,这个过程不过是几分钟的事。然后我的眼睛突然之间瞪圆了,是的瞪圆了,太不可思议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原来我突然发现我脚下的地板在迅速下移,不但如此,这个病房的这个房间在迅速下移,

    “这,这?”我有点结巴。

    “这个病房就是一部能够活动的电梯。”龙剑并没有让我猜测太久,他给出了答案。

    “你怎么知道这病房就是一架活动的电梯?”

    “这所医院的许多建筑当初就是由我们龙帮旗下的建筑公司承建的,你说我为什么会知道,甚至当初我还参加了这部电梯的设计工作,就是为了预防万一。”

    “可这座小楼看起来年纪不轻了。“从外表看来,至少有十多年的历史上,虽然里面的设施看起来仍很高级。

    “那年我十一岁。”

    这部移动的电梯带着我和龙剑还有病上的龙飞一起下移,速度不快,但也不慢,很平稳,我手中的扶的输液瓶中的液体也是平静无波。

    这部活动电梯停止了,我却发现,我们又到了一个类似于上面病房的房间。

    龙剑俯上前将龙飞从上抱起,我忙继续举着输液的支架跟着他出了房间。转过一个弯,这才发现,我们到达的地方竟是医院的地下停车场,这里,早已有一部车停在那里,我们向那部车走去,龙剑示意我打开车门,将龙飞抱了进去,也示意我上车。

    龙剑竟把这一切算计的分毫不差,地下停车场温度比较低,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

    这部车很宽敞,我坐在龙飞边,看着他紧闭的双眼,总觉得现实有时比小说还精彩,我善于通过别人的行为,言辞了来揣摩别人的心理,可从我进到龙帮位置,我的一切行为却处处受制,我甚至觉得,王伯伯让我来执行这个任务,本就是个愚蠢至极的决定。我不得不承认,龙剑这样的人才识城府绝非一般人可比,现在看来,我好像并不够格做他的敌人,问题是,以目前的况来看,我就想抽,已经来不及了。

    心理学上有一条普遍的规则,那就是要从心理上战胜一个人,必须的找到对方的致命点,可惜,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龙剑的致命点是什么,但我绝不相信,这世上有没有致命点的人,就算他没有致命点,我也的给他制造一个致命点出来。

    “他也许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坐在前排开车的龙剑突然开口,打断了我的沉思。

    “谁?你说我爸。”这是我第一次对龙飞使用这个亲密的字眼,语气很生硬,但绪却很惊诧。我以为龙剑这样大费周章地将龙飞秘密转移,就是为了让他更好地活下去,可-----我低头去看这张苍老的脸,心中却不知为何总觉得堵的厉害。

    “他知道的秘密太多,就算他成了一个毫无行为能力的人,他的朋友和他的敌人都不会放过他。只要他还活在世上一天,有些人就夜不成寐,心神不宁。”

    我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张了张口,却最终还是闭了嘴,也罢,像龙飞这样一个手上沾了血腥,上背着许多人命的人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何尝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局。

    但我这时,却没有想到,他这么一躺,却将我的后半生彻底改写。因为就在第二,由龙帮延请的数名名医诊断的结果和医院给出的结论一样,他-----龙飞,这个叱咤黑道,势力跨省份,跨国际的黑帮首领从此成了一个只能用药物维持生命的植物人。

    龙飞虽然成了植物人,可暗夜之吻还没有任何眉目,就在当天下午,龙帮的看门人竟交给端嫂一封带给我的信,这封信看起来是直接投递到邮箱的,但从外表看来,它和那封在山上神秘出现在我的梳妆台的信封一模一样,会是同一个人所为吗?这次,它又会写些什么?

    。。。。。。。。。。。。。。。。。。。。。。。。。。。。。。。。。。。。。。。。。。。。。

    下午和晚上有急事,急急忙忙地更了一章,还没来得及修改,完了修改一下。

    亲们,喜欢本文的话,请收藏投票!有什么建议的话,请留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毒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