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兽族 第二章 挑衅

    虽然在洪荒的时候风一刀也有见到过一些兽人,但是能够如此彻底的、近距离的观察兽人,他还是第一次。



    熙熙嚷嚷的兽人大厅随着风一刀和卡特尔的到来,喧闹的声音陡然间小了许多,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了过来,直直地打量着风一刀的形。



    “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去!”显然卡特尔在族内的地位不低,没有人敢违背他所说的话,兽人大厅又再次的喧哗了起来,不过如果你仔细地听的话,会发现兽人们所交谈的内容大多围绕着风一刀,“那个少年就是神使吗?”“怎么看都像是个人类啊!”“听说他是伴随着流星出现的。”



    诸如此类的交谈声充斥着风一刀的耳朵,风一刀知道,如果他现在不将计就计的当这个神使的话,那么他就马上会成为那不远处为祭神而矗立着的图腾铁柱的祭品!



    对于卡特尔,风一刀当然还不会傻到把自己穿越的事告诉他,毕竟,他现在可是神使!



    “好了,今天把诸位我族的精英招来,是为了见证我族神使的到来!来人,开宴。”站在英雄台上,卡特尔手握着先知权杖满是庄严的说道。



    “慢着!见证神使这么大一件事怎么没有请我科索沃来,先知大人是不是心虚啊?”伴随着这声问候,一个背负双剑的兽人踏入了兽人大厅。



    “呵呵,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剑圣大人这话可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娘的,老子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每次一要干什么,他这个破剑圣就跑过来找麻烦,而且时间抓得正准,卡特尔虽然在心中腹诽不已,但脸上却挂着‘真诚’的笑容。



    “我怀疑这个神使是假的!”科索沃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大声说道。



    “啊,我就说怎么神使长得这么像人类嘛。”兽人甲恍然大悟的说道。



    “是啊!是啊!就说嘛......”兽人乙跟风的说道。



    “是么?怎会.....”众多兽人七嘴八舌的,大厅之内突然嘈杂了起来。



    风一刀对于眼前这兽人的搭话并没有做出激烈的反应,反正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兽族神使,也不稀罕当什么神使,只不过在眼下非得已罢了,他所感兴趣的是科索沃背后那两把剑,是的,就是那两把剑!为什么这两把剑所散发的气息让我感到那么的熟悉呢?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



    “大胆!科索沃,别以为你是兽族的剑圣就可以在神使面前放肆!我要你向神使道歉!”卡特尔可真有些恼火了,在这么多族人面前说风一刀不是神使,那岂不是在说他卡特尔在撒谎?这和当着众人扇了他一巴掌有什么区别?



    “道歉?卡特尔你凭什么要我向他道歉,凭借你能招出的两只小狗吗?”科索沃显然没有把卡特尔先知的份看在眼里,在他看来,卡特尔就是一个承蒙上辈余荫的跳梁小丑,而风一刀,只不过是这个跳梁小丑所搞出来的小麻烦罢了。



    “你!”卡特尔很生气,但是——他根本就打不过剑圣啊!自己的事,自己知道,他爷爷卡特吉临死前才把先知权杖交给他,你说他修炼的等级能有多高呢?



    在风云大陆整个修行体系是每三级分为一个阶段,总共有初、中、高三个阶段,卡特尔到现在为止也只不过是三级兽人先知,而且这家伙为了耍帅,居然连初阶先知都应该会的静止陷阱都没学,就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召唤魂狼上面,实在是——失败!



    正在卡特尔有些下不了台的时候,一声粗犷的怒斥声帮他解了围,“科索沃,你这是在欺负小孩子吗?要打,我老牛陪你!”



    呼,古烈特,你他妈的终于来了!再不来,小爷我可就糗大了,卡特尔一看古烈特来了,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古烈特,你想要管这场闲事?”对于古烈特,剑圣科索沃可不敢像对待卡特尔那样嚣张,毕竟,人家的实力摆在那儿——七级牛头人酋长,已经是高阶初段的修为了,虽然他已经达到了八级剑圣的实力,但在没有成为九级剑圣,学会剑刃风暴之前,想要正面打败古烈特,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哼!什么叫做闲事?见证我兽族的神使诞生,这也叫做闲事?”古烈特可不怕他科索沃,牛脾气一发,那是谁都不卖帐的!



    “呃,呵呵,我只是觉得,既然他是神使,那么他一定会有强大的力量!你也说了是见证神使的诞生,那何不让我们看看他有什么力量呢?”面对古烈特,科索沃换了一张笑脸,手指着怔怔出神的风一刀,建议的说道。



    “是啊!既然是神使,那么应该很厉害才对,这小子长得细皮嫩的,啧啧。”兽人甲看来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摇头晃脑的赞同了剑圣的观点。



    “对啊!这话说得太对了,不验证一下,怎么知道他是真的。”兽人乙看来也是个喜欢哗众取宠的家伙,看众人的目光都被兽人甲吸引了过去,连忙出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这不说还好,一旦有人开了头,跟风的就多了起来,大厅之内的兽人一下子都站在了剑圣科索沃一边,想要看看风一刀何德何能能够成为他们兽族的神使。



    “你看,现在不只是我想知道神使的力量,就连族人们也想知道啊!古烈特......”科索沃故意把话说了一半,言下之意已经不言而喻。



    我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两把剑了,不,是剑的气息,轩辕剑,对!就是那把剑的气息!可是,为什么两把剑都有这种气息?轩辕剑不是只有一把么,噢,忘了,这里已经不是洪荒,那么这两把剑也不是什么轩辕剑喽!风一刀如梦初醒的收回了凝视的目光,对于剑圣科索沃的挑衅,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



    “既然你这么执着,那我就成全你!说吧,怎么个考验法?”风一刀视着剑圣科索沃的双眼,严肃认真的说道。



    面对风一刀的凝视,不知道为什么,科索沃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的猎物一般,浑不自在。



    “呵呵,在下并没有冒犯之意,只是为了堵悠悠众人之口,得罪了!”剑圣科索沃脚步微错,就准备向风一刀攻去,却不想......



    “慢着!”风一刀面沉似水,猛得一声炸喝,响彻大厅。



    “你不会是怕了吧?”虽然只是一声大喝,却迫使得科索沃不得不停下了启动的脚步,没办法,众目睽睽之下,人言可畏啊!他可不想被族人说是趁人不备才击败了风一刀。



    “怕?你有什么值得我好怕的?剑刃风暴么?可笑,我早在上面就领教过比这厉害十倍的招式了,哈哈哈......”风一刀斜瞟了科索沃两眼,不屑的大笑道。



    “你!呵呵,别不是不敢动手,在这里吹大气吧?”科索沃强自忍住了内心的愤怒,皮笑不笑的反问道。



    “不是不敢动手,而是你不配我动手!神阶剑刃风暴我都接过,何况是你?这样吧,我暂且赐给他一点神力,让他来打败你!你说怎么样?”风一刀说着,把手一伸指向了站在一旁准备看好戏的卡特尔对着科索沃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兽阵法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