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在林潇上高一即将结束的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很重大的事

    由于夏天连夜暴雨袭击广东的这片土地,珠江流域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水涝的灾

    林潇的家乡就住在珠江的某分支边上,林潇每个星期打电话,隔着雨声都知道他们紧靠的堤围江水水位一天比一天上涨,已经涨到比历来五十年的最高水位。

    林潇自然忧心忡忡,因为他知道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家乡曾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水灾。他和林爸林妈他们通过几次电话,让他们尽早做好防洪防涝的准备。

    一开始,林爸他们还有点不以为然。直到林潇强调,他早就跟徐爷爷那边沟通过了。他那在县城里当官的儿子已经透露过,今年的水位已经上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极有可能发生洪涝灾害。

    林爸他们听到这番话后,这才急忙开始给布厂积极准备防洪事宜。布厂所处的位置比较低,紧靠着一边的陶瓷厂,厂里都是机器设备和布匹存货,万一被淹了那就是成千上百万的损失了。

    林爸当机立断的让布厂停工,全体员工把机器设备和货物运到厂房二楼比较高的位置放着。工厂利用二楼有限的空间继续进行生产,一边叮嘱住在低层宿舍的员工暂时都搬到二楼以上的宿舍住着。

    家里房门,林爸他们也开始囤积一些食物和用品。饼干、方便面、柴火、蜡烛、饮用水、食用盐的能想到的用品他们都囤积了不少。然后把家里一楼的补分家具用品往二楼三楼上搬。

    同时,林爸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爷爷伯父,还有乡里乡亲们,让他们尽量做好准备,尤其是还在田间养猪养鱼的伯父他们。最好趁早把猪和鱼都脱手出去。

    很多人都笑林爸他大惊小怪,村里风调雨顺的数百年,除了鬼子进村以外,基本没有发生过什么巨大天灾**,所以安逸了数代的人们自然不会把最近的暴雨和高水位放在心上。

    “阿见,你就别这个心了。我们的堤围这几年都有在加固加牢,放心,不会发生堤围崩裂的事的。”村里的队长拍着林爸的肩膀,用无比自信的语气道,“你家布厂最近都几乎停工了吧?这样下去可不行,还是早点把机器搬回去,恢复正常生产再说。放心,不会发生什么事的!”

    就连大伯也不太理会林爸的话。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现在鱼还没完全长大,猪也只是半大,还不到卖的时候。现在林爸突然见因为一个莫须有的消息,让他们放弃数个月的辛勤喂养,把鱼和猪都价卖出,他们是肯定不愿意的。

    他们可不像林爸他的工厂,想停工就立刻停工。

    其实关于布厂停工的事,大伯和林爸之间也出现过分歧。只不过,这些年布厂的生意逐渐走上轨道。林潇也建议林爸和大伯之间订立了一个简单的协议,大意就是大伯作为布厂的投资者之一,用他当初的资金换取了布厂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然后每年光收分红,不会干涉布厂的正常运作。

    大伯是一个敦厚稳重的人,一般况下他是不会干涉布厂的运转的,只是大伯娘那边对林爸一人独占布厂决定权这点有点不满。所以,林爸干脆也和大伯订立了这么一个君子协议,省的到时出现兄弟因为布厂利益分配不均而反目成仇之类的。

    大伯当初也是存着帮林爸一把的心理把钱投进去的,如今能每年收分红,他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大伯有自己的工作,还有田里的活要忙,他不可能像林爸那样把自己的重心都放在布厂那边。这样的方式让他很满意,当然,他有事先回家和大伯娘商量过再决定的。如果布厂每年的收益很好,那么他们的分红也跟着多起来。就算布厂亏本,这些年来他的本金在就赚回来了,亏本的话他就是少了点分红而已,不损失些什么。

    况且林爸林妈他们天天扑在布厂那里,从布厂员工吃的饭菜,到接的每个订单都要心,他们占大部分的股份也是很理所当然的。

    所以,当林爸决定将布厂暂时停工后,伯父只是提出了异议而已,不过最后也没能拗得过坚决的林爸。

    知道林爸那边已经在积极着手准备防涝防灾的准备,林潇这边也放心不少。但是心里总是觉得有点不安稳,让梁述疑惑不已。

    当然,林潇自然也把他疑虑和担忧和梁述说了,梁述吃惊之余,立刻打电话和父母那边沟通了一下。

    但是,结果和林爸差不多,他父母都没能接受他所谓的可靠消息。而梁述又不能提供有力的证据出来,也是梁爸梁妈他们继续当他们的农民养鱼养猪的。

    只是,梁爸那边的猪也差不多大,能够卖了,虽然最近的猪价有点低,但是梁爸心里头其实也有点不安,所以就趁早把猪给卖出去了。猪圈里除了数十头小猪外,一时变得空的。

    梁述为此郁闷不已,他可以对小潇无条件的信任,但是他的家人不行,自己总不能说:因为小潇那边得到的消息,说很可能会发生水涝,所以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什么的。

    如果这样,他们一定会让小潇拿出可信服的证据出来才行。

    林潇能够理解梁述的感受,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算了,我们能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也希望那只是我们的多虑,我宁愿什么都不会发生,回家被白忙一场的爸爸骂一顿也好。”

    “可是,徐爷爷的儿子就在县里当官,他知道的消息肯定比较准确……”梁述望着沉沉的天空,担忧道。

    林潇摇头:“没用的,没有证据,我们再说什么也没用。而徐爷爷的儿子自然不能给我们提供什么证据,如果那些信息数据被传开来了,很可能会祸及到他。他不肯能自己引火上。”在他们那里,宁愿闲着也不要多管闲事,这才是明哲保的最好办法。

    在林潇和梁述二人的心神不灵中,他们迎来了他们高一的期末考。结果,他们刚从考场中出来后,就接到老师的通知。

    他们的家乡果然发生水涝了。

    村里的队长说的对,他们村子紧靠着的那段堤围很坚固,即使水位上升到如此恐怖的水平依然屹立不倒,倒的是上游的那段堤围。那段堤围建设得比较粗糙,而且听说那段的工程款被当地的干部贪了不少,所以汹涌的大水就挑软的柿子捏,直接在那段脆弱的堤围上冲出一个大口,然后江水奔腾不息的从那个涌进江边的大片平坦土地。

    于是原本繁华宁静的大片土地瞬间被汹涌如猛兽般的洪水给淹没了。当时正值夜晚,幸好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巡视堤围,所以洪水刚发生的时候,巡逻队及时敲响了警钟,大多数人都能及时逃出来。

    林潇他们的村子离上游的堤围比较远,所以当洪水发生的时候,消息通过各种方式传了开来。人们这才慌慌张张的应付即将到来的洪水。

    大人孩子们都被调动起来,正在上初中的学生们还没进行期末考就连夜被接回家去。

    孩子负责搬东西,妇女们负责抢购用品食物,但是人人都涌向小店铺商店等地方,把东西都抢购光了,很多人根本买不到多少东西。

    伯父他们田里的鱼是顾不上了,只能把那些猪匆匆忙忙的从猪圈里赶出来,赶往地势高的地方。偏偏那些好吃懒做的猪平常少运动,赶也赶不动,最后还要几个大人去抬才能抬上车子,急得人们嘴角都冒泡了。

    林爸的布厂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接到消息的时候也不慌张。他立刻吩咐工厂把二楼的机器设备也停了,然后把工厂的男女职工都聚集起来,去田间帮忙抢救乡亲们的血汗财产。

    爷爷和伯父家也派了几个女工帮忙收拾东西什么的。人们都争分夺秒的,顾不上睡觉,也不顾上吃饭喝水的,人人投入了紧张的灾前准备工作中。

    消息传递得快,但是洪水来的也很快。

    人们才来得及把猪赶上高高的堤围上放着,那边浑浊的洪水已经悄无声息的蔓延了过来。

    许多乡亲们望着那一块块方格鱼塘被洪水淹没练成一片的时候,许多人都脸色沉重,毕竟那里头有着他们数个月的血汗劳动,如今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怎能不让人沮丧?

    不过他们也很庆幸,起码他们能提前得到消息,争分夺秒的抢救出不少东西。

    眼看着自己的家乡土地被浑浊的洪水给逐渐淹没,不少的房屋被洪水给淹的只剩下屋顶,很多人忍不住泪流满面。家里水平位置比较低的人们早就搬出来,或投靠亲戚,或直接睡在堤围上了。眼看着曾经的家园被洪水淹没,他们怎能不伤心?

    林潇他们的村子里有一条公路贯穿整条村子,因为公路的位置建的比较高,公路以西的房屋大部分被淹,公路以西靠近堤围的地方暂时没被淹到,但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因为水道什么的也是相连的,西边的人家大部分住在高处,但是也有低洼地方。

    林潇和伯父、爷爷三家,还有布厂陶瓷厂刚好就在公路以西的低洼地方,西边的洪水暂时没能越过公路蔓延过来,但是平常排水的水道却开始涨水,洪水正通过各种渠道,无孔不入的蔓延过来。

    林爸和陶瓷厂那边联合起来,找来几台大功率的排水泵,轰隆隆的把在西边水道正在上涨的水排向公路的另一边,几台水泵夜不停的排着水,这才勉强把陶瓷厂和布厂这片区域给保住了。

    林潇他们从老师他们的口中得知这个消息,都很紧张。

    这次的水灾范围比较广,不少学生家里都被水淹了,学校那边老师们纷纷安抚受灾的学生们,并且安排他们暂时留在学校等待最新消息。

    这个时候期末考已经结束,大部分的学生和老师都离开了校园。林潇不愿意留在学校等消息,这个时候回家的路大部分都被水淹掉了,许多学生即使想回家也没办法。

    林潇联络了住在城镇里的大姨妈他们,大姨妈决定让表姐夫过来把林潇接过去。毕竟现在学校饭堂什么的都关闭了,把孩子们扔在那里不太好。

    于是,林潇捎上梁述一起去表姐夫家借住,一边等待家乡那边通路就立刻回去。

    林建当时刚好高考完毕,大水来的时候他刚好在家,被林爸抓壮丁的忙碌去了。经过这次水涝,林建倒是成熟了很多,为家里的长子,他开始明白到自己肩膀上的责任。

    林爸那边知道林潇暂时住在大姨妈家也比较放心,只是在电话里叮嘱林潇他们待在大姨妈家不要乱跑。

    于是林潇和梁述在大姨妈家,有空就帮小浩补习功课,然后就是心焦如焚的等待水退后交通恢复正常。

    好不容易,回家的路总算通了。表姐夫用自己的车载着慢车的物资,大姨妈决定亲自回去家乡看一眼才放心。

    林潇和梁述坐着顺风车,望着道路两旁还没退去的水渍还有满目疮痍的地面,让人忍不住心慢慢苍凉起来。

    不过,道路两旁的人们都在火朝天的趁着水渐渐退去而整理着自己被淹的家里和被淹的农田鱼塘的。无论去到那里,最为坚强不息的永远是平民百姓。

    等回到村子附近,林潇他们从堤围往下望,看见下方的村子靠西边还有不少水没有退去。

    林潇他们赶回家的时候,爷爷他们迎了出来。

    “小潇,小述,还有大姨妈你们都回来了?”负责留守家里的林建看到林潇他们,显得很高兴。

    “嗯,大姨妈先把我们送回来,待会儿她还要去外婆家看看,听说二舅舅新建的房子都被淹了。”林潇帮忙从表姐夫车上搬东西。

    “大姐!”这时候,林妈妈听到消息,也从布厂那边赶回来了,看到大姨妈显得很惊喜。

    “小妹,你们没事实在太好了。”大姨妈忍不住搂了搂林妈妈,总算放下心来。

    “嗯,我们进去聊吧。”林妈妈示意进去慢慢聊。

    作者有话要说:摸摸大家,这是周六和周的更新~~

    因为我赶回去上班的早班车暂时停了,偶今天晚上就要赶回公司去。希望那坏掉的车赶紧修好,恢复正常班次~~~~(_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