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北京之行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第二天早上,林潇依旧扒着暖炉梁述睡得十分香甜。

    这时候门被突突的敲响,外面传来了一年轻的女孩声音:“述表哥,快起,都快早上十点了。”亏她为了好久没见的表哥们,今天早上一大早就爬起来了。

    林潇迷迷糊糊的蹭了蹭边的暖炉,道:“阿述,找你的。”

    边的梁述揉了揉林潇埋在被子里的脑袋,声音带了点刚起的沙哑:“小潇,该起了,今天我们和小欣她一起出去玩。”

    “……好,你先起刷牙洗脸,好了叫我。我再眯一会儿。”林潇含糊喃道,可是双手依然紧紧的扒着梁述的腰不放。

    梁述哭笑不得,忍不住拧了拧林潇睡得粉红的脸颊,然后扒拉开林潇的爪子,掀开被子下,放轻了脚步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名鼓着脸颊的妙龄少女,黑白分明的大眼瞪着刚睡醒的梁述:“述表哥,你的房门干嘛锁了?以前你来的时候都没锁,我都是在你房间里直来直往的。现在你把门锁了,今天早上我敲门都敲到手疼了。”

    梁述苦笑:“小欣,你现在长大了,不要随便进出男孩子的房间。而且我房里还有其他人,不方便。”

    “我听妈妈说过了。听说是你的朋友?是不是乡下土包子一个?”江丽欣好奇的往门缝那边瞅过去。

    梁述的脸色沉了下来:“小欣,你是这样来形容表哥的朋友的?”

    小欣嘟起嘴巴,摇了摇梁述的手道:“对不起啦,述表哥。你别生气,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面对着撒的少女,梁述再大的脾气也不好发作出来,只能无奈的叹气:“拿你没辙~我们先洗漱一下,待会儿就下去吃早餐,你先去找大哥玩去。”

    小欣皱着眉头道:“靖表哥比你还贪睡,我刚敲了很久门他都没理我。”

    梁述把少女往外推:“放心,这个时候他也差不多醒了,你再去敲门试试看。”然后顺手把门关上了,门外的小欣只能跺跺脚走了。

    梁述摇摇头,等他转去洗漱的时候,发现林潇已经坐在上发呆了。

    “小潇醒了?”

    “嗯……”林潇半晌才应了一声。

    梁述问着:“刚才我们的话你听到了?别介意,那只是我表妹无心的玩笑而已。”

    “……什么话?”林潇抬起朦胧的睡眼,睡得红扑扑的脸带着疑惑,粉色的唇瓣半张着,露出里头整齐的贝齿,宽松的睡衣下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刚睡醒的林潇实在是一枚小妖精,可惜他本人并未察觉到这事实。而梁述望着这不自觉流露出惑的林潇,只能暗地里握紧拳头,克制着某种冲动,闪进洗手间整理去了。

    等梁述洗漱完出来后,手里拿了一块毛巾,扶着林潇的纤细颈项,把毛巾往迷糊的林潇脸上一盖,揉搓了两下。然后那个淡定理智的林潇又归来了。

    每次看到林潇从迷糊到清醒的转变,梁述都忍不住好笑。平常看上去那么淡定理智的小潇,也有如此迷糊可的一面。

    “?阿述,刚才好像有人敲门?”林潇这才后知后觉的问着。

    “……没什么,是我表妹小欣催我们起,今天我们打算先去长城那边看看,赶紧洗漱。”梁述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等我十分钟,很快。”然后林潇利落的跳下走进洗手间。

    等林潇整理好自己,换完衣服,梁述领着林潇往下走去。林潇往窗外望出去,白天更能看得出这小区附近优美清静的环境。现在是冬天,附近都铺上了一层洁白的雪,这是林潇第一次亲眼看见雪。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林潇看得不是很清楚。

    如今,从窗外望去,天地之间都铺了一层洁白的雪。路上、树木上、屋顶上,白色的雪给冬天的北京更添了几分冷冽。走着走着的林潇忍不住趴在窗户那里舍不得走了。

    好像下去碰一下雪的触感……

    “小潇?”察觉到林潇的脚步停下来了,梁述转,看见趴在窗户上看雪的林潇,不好笑道,“待会儿我带你出去玩雪,现在我们先下去吃早饭。”

    然后很自然的牵起林潇略带冰冷的手,把他从窗户前拉走。

    来到饭厅的时候,梁爸梁妈和梁靖他们都坐在那里吃早餐了,只见梁妈妈旁坐了一个妙龄少女,短短蓬松的头发,脸蛋轮廓和路茵阿姨有点像,但是眉毛眼睛的部分估计像她爸。看样子,她就是梁述的表妹小欣了。

    “咯咯,姨妈,再说说表哥他们小时候的糗事。”小欣正和梁妈妈聊得起劲。

    “呵呵,你的靖表哥小时候特别吃蒸水蛋,如果没有水蛋,他就不吃饭。然后,他的表姐做的甜蒸蛋特别好吃,他小时候还发誓长大要嫁到表姐家去。”对于儿子们的儿时糗事,梁妈妈如数家珍。

    “哈哈,靖表哥小时候真可。”小欣掩着小嘴咯咯笑着。

    “小述,你起了。”正一脸受不了的梁靖连忙喊着,好让那俩女人转移注意力。

    “述表哥,你们总算下来了。这位就是你的朋友?”小欣大眼上下打量了林潇一番,半晌才满意地点点头,伸出手来,“你好,我叫江丽欣。”

    果然是母女,打量人的眼神也特别像,只是小姨的目光更为隐晦而已。

    林潇心里倒是非常坦,直接伸出手和小欣握了一下:“你好,我是林潇,很高兴认识你。阿述经常提起你这个漂亮可的表妹,久仰久仰。”

    “真的?”小欣眼睛一亮,年轻的女孩都喜欢被夸赞,尤其是被俊秀的男孩夸,她脸颊微红,爽快道,“欢迎来到北京,这几天让我好好当你的导游。”

    “谢谢小欣。”林潇微笑,温和的气质表露无遗。

    小欣脸上的红晕更家明显了,梁述连忙咳嗽了一声:“小欣,你是不是把我们都忘记了?想当年也没见你这么积极要当导游的说。”

    “述表哥讨厌~当初你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刚好和同学们去旅行去了,怎么给你们当导游?”小欣不依地瞪了梁述一眼。

    “小述,你们先别忙着聊,先过来吃饱肚子再说。”梁妈妈朝梁述他们招呼道。

    林潇跟着梁述落座,望着桌面气腾腾的早饭,这才察觉到肚子饿了。

    “对了,小姨呢?”梁述问着。

    “她出去买菜去了。对了,你们干脆下午吃过饭再出去玩好了,反正现在也离午饭时间没多久。”梁爸爸望了一眼时钟,建议着。

    “也好,小潇正好说想出去看看雪。”梁述点头同意。

    梁靖笑了:“小潇第一次看雪是?想当初我看到雪时,还想躺下去滚两圈,看看那雪是不是真是冰的。”

    “傻孩子,要真那样你肯定感冒。”梁妈妈瞪了梁靖一眼,然后问梁述,“小述,你们今天打算去哪儿?”

    “我们打算先去长城那边看看,不到长城非好汉嘛……”行程什么的,昨晚睡觉前梁述已经和林潇商量好了。

    “啊?又去爬长城呀?我都不知道爬了多少遍了。看来看去就那些石头呀,城墙什么的,有啥好看的?”小欣嘟起嘴巴抱怨道。

    林潇微笑,可以理解小欣的心理,他家有座山,从小爬到大,同学朋友过来玩也要陪他们一起爬山,爬的次数多了自己就有厌倦心理。

    “是谁刚才还自告奋勇当导游来着?而且,小潇第一次来北京,自然要好好把著名的景点都逛一遍啦。如果你不想去我们也不勉强你的。”梁述取笑小欣道。

    “谁说我不去的?你们去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别想扔下我。”小欣不依了,揪着梁述的手臂不放手。

    吃过早饭,梁述带着林潇在院子里堆雪人,到了后来小欣加入加入以后又打起了雪仗。林潇被无数个冰冷的雪球给砸中,松软的雪球砸在上有点疼,幸好他上的衣服包得比较严实,否则雪漏进衣领里更加冷飕飕。梁靖也凑进来,大家你来我往的砸雪球,玩得无比爽快淋漓。后来还一起被大人们骂了一顿,回去洗了个水澡换了衣服,灌了一碗浓姜汤才算了事。

    午饭过后,年轻人们坐上曾司机的车浩浩的往长城出发了。而梁爸梁妈他们已经去过了,就没跟梁述他们一起凑闹,留在家和小姨作伴。

    踏着冰雪站在长城那一刻,林潇满足了,他总是当一回好汉了。

    冬天,白雪把蜿蜒起伏的群山铺上一层银白,盘旋在山脊之上的长城一望不到尽头,从这座山头弯曲蔓延到远处的尽头,宛如一条沉睡在冰雪中的巨龙,给人一种来自远古的浑厚震慑感。冬天的长城游人比较少,宁静的长城遗世独立,就这样在众山中盘旋了千年,与沉默的众山浑为一体。

    林潇摸着那古朴的巨砖,难以想像在没有机械帮助的古代,人们是如何用血之躯一点一滴的建成这个庞大的工程。站在长城上,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让人们忍不住生出一股由衷的自豪感。

    可惜听说不少地方的长城墙体因为地处偏僻,年久失修下已经开始荒芜崩塌了,实在不得不让人感到惋惜。不过,数万里的长城要全部妥善保养修葺,的确很有难度。听说甘肃那边的嘉峪关景致更为粗旷壮观,有机会一定要去观瞻一番。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偶去看变形金刚3了,效果呀节神马的都比前两部曲折精彩,害得偶昨晚整晚在做关于变形金刚的梦。= = 大家看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