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拜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炎的夏夜,林潇和潘凌嘉一干同学们下了晚自习,返回宿舍准备睡觉。

    由于课室里只有镶在墙上转来转去的几部风扇,年少气盛的学生们刚洗完澡过来上晚自习,等回去的时候也已经是浑大汗了。

    觉得上粘粘的林潇,一回到宿舍就立刻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正当他一清爽的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潘凌嘉喊他:“小潇,梁述找你。”

    林潇奇怪,只好放下盆子毛巾等会再处理,然后走向寝室门外。

    梁述那高大的影正靠在门外,笑眯眯的望着林潇。

    这家伙,貌似又长高了?真是恐怖的发育速度。

    “阿述,找我有事?”

    梁述点头,一脸难掩的兴奋:“小潇,这阵子我妈总算和嫁到北京的小姨联系上了。小姨前两天还特意来学校看望我呢。她听说我要参加晚会表演武术,还特地给我找了个武术师傅。现在我周末都去师傅家练习,你要和我一起去么?”

    林潇奇怪地问着:“你家小姨不是听说失去联络十几年了?怎么会突然间联系上呢?”

    “你也知道的,以前外婆家在动乱时期各散东西了,只剩下我妈带上外婆嫁到我们村子里,就完全和本家那边失去联络,当时的亲戚幸存下来的也不多。幸亏小姨那边一直都没放弃寻找我们,最近好不容易通过一个远亲的表伯联络上了。”

    梁述对于母亲娘家那边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平常妈妈一提起这个就只会叹气,所以梁述和哥哥都不敢问太多。

    如今妈妈总算找到了娘家的亲人,梁述也替她感到高兴。

    上次见面的时候,小姨对梁述非常的疼,拉着他的手询问他的常生活什么的。

    听到梁述要参加比赛,她直接拍脯说帮忙给他找师傅指导,如果梁述喜欢练武强的话,那个师傅不介意长期给他指导训练的。

    在这里,梁述不得不解释一下:“我小姨听说当年在动乱中碰到了下乡的姨丈,俩人后来也一起回姨丈的故乡北京去了,所以想要寻找这边的家人就更加困难了。我姨丈家里的背景听说还算不错,都是在那里当官的,所以小姨才能通过姨丈家里的渠道找到了我妈。”

    林潇听得有点黑线:“听上去你小姨的遭遇倒是很离奇,不过还是恭喜你又多了小姨和姨丈疼你。”

    梁述点头:“小姨他们这趟回来带了很多礼物给我们,其中有不少好吃的,等我回家了拿点给你尝尝。”

    林潇笑著摇头:“你小姨给你家的礼物,你分给我做什?还是留给梁阿姨他们慢慢吃。”

    “好朋友要懂得分享嘛……而且听说小姨给我买了很多好书,回去我们一起看看都是些什么好书?”梁述倒是非常了解林潇的喜好。

    林潇一听有好书,双眼一亮:“那这个周五晚上去你家看看?”

    刚洗完澡的林潇浑散发着清爽的水汽,皮肤看上去更加的白皙湿润。

    梁述的手很自然的抚上那纤细的颈项,在凝滑的皮肤上抹了抹:“这里还有点泡沫。”

    林潇闻言摸了摸脖子,郁闷道:“是么?”他以为自己冲洗得够干净了的说。

    “嗯,那我先回宿舍去了,你也早点睡。”在宿舍黯淡的灯光下,梁述的表有点隐晦不明。

    “好,晚安。”林潇点头,朝他挥了挥手就转进了宿舍,没有留意到梁述嘴边那抹隐隐的笑意。

    等到周五晚上,林潇和梁述他们一起骑自行车回家后,林潇先是回家放好自行车,然后跑去梁述家找人。

    “哟,小潇,你来找小述玩呀?快进来!”梁阿姨看上去心很好,最近总算和失散多年的小妹联系上了,她可高兴坏了。

    然后她朝二那边喊着:“小述,小潇过来找你玩了。”

    “哎,”梁述噔噔噔的跑下来,停在梯拐弯处,朝林潇招手道,“小潇上来。我们去看看小姨给我买的礼物。”

    “阿姨,那我先上去了。”林潇朝梁阿姨说了一声,然后跟着爬上了二,来到梁述的房间。

    说起来,林潇还是进梁述的房间的次数不多,以前都是梁述粘着自己,他倒是经常进出自己房间的说。

    梁述的房间摆设跟一般男孩子的差不多,简单明亮,椅子上随手搭放着几件衣服。

    林潇一进去就看见那沓放在书桌上厚厚的新书,眉开眼笑:“这么多新书?哇,资治通鉴,中国上下五千年,还有英文版的原著。你小姨真厉害,给你淘了这么多好书。”

    梁述看见林潇高兴,自己也跟着开心,想当初小姨问他有什么好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说喜欢看书。因为他知道小姨买的礼物都是根据自己好来买的。如今的结果正是梁述想要的。

    林潇喜欢看书,他跟着林潇也看点书,然后和林潇彼此交流心得,皆大欢喜。

    ****

    以前有人跟林潇说过,只要肯努力,蜗牛终有一天能爬上山顶,和雄鹰享受一样的视野。

    上辈子的林潇属于寂寂无名,淹没在人群中的普通人之一。

    等到重生了,林潇也没有太大的**像要闻名于世,称为人人皆知的人物。这辈子的林潇比上辈子多了几分踏实睿智,少了几分浮躁胆怯。

    而和林潇一起长大的梁述似乎也学习了林潇的这份踏实,一旦有了目标,就会一步一步的去努力。

    当林潇看见梁述跟着他的武术师傅一拳一脚的练习着招式,他选择在一旁做最简单的训练——蹲马步。

    梁述的武术师傅姓任,是一名年过四旬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藏青色中山装,满脸正气,严肃道几近不苟言笑,听说是镇里某武术馆的首席武术老师。

    这样的人几乎是不近人的,所以林潇很怀疑梁述的小姨用什么渠道找到了这位大师。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任师傅对于教一送一的况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

    “梁述吗?我是任旭,如果你想长期学武,那么就给我下跪磕头行拜师礼。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等你的什么比赛完了就不用再来了。”任师傅坐在椅子上,指了指一旁案桌上放着的茶杯,语气和神非常的平淡,仿佛梁述拜师与否都与他五关似的。

    梁述非常干脆的咚的一声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端起桌上的茶杯递给任师傅道:“师傅,请喝茶。”

    任师傅平淡的脸容这才露出一丝笑意,一口喝完那杯茶,然后道:“好,既然投入我门之下,师傅不求你锄强助弱,拯救社会什么的,但是有一点,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能作犯科。否则,师傅必将你断绝师徒关系,大义灭亲!”

    说罢,任师傅铿锵一声把茶杯放回桌上,脆弱的茶杯应声而裂。

    也许是被任师傅的话吓了一下,梁述怔了怔才高声应着:“是,师傅!”

    作为旁观者,林潇被任师傅的气势所震慑之余,也很自觉的待在一旁不去打扰那师徒俩。对于自己的存在定义为借场地做锻炼的路人甲。

    任师傅对于林潇的存在倒是能容忍,倒是看见林潇能坚持步一动不动的蹲马步,一蹲就坚持一个小时,他对林潇的毅力和定力倒是欣赏。毕竟现在的孩子中,能耐下心来坚持如此刻苦锻炼的人已经很少了。

    于是,任师傅有空的时候也会开口指点林潇一点简单拳脚招式。不过,鉴于林潇对武术的定义仅在于强健体和自保而已,不太衷。任师傅看在眼里也没有多教什么深奥的东西。

    任师傅对林潇的评价是:有毅力,有韧,是个值得栽培打磨的苗子,可惜无心向武。可以教给他一些实用的强武术,例如五禽戏、太极之类的。

    至于梁述,任师傅的评价就更为高些:体底子不错,而且毅力也不错,虽然一开始浮躁了一点,但是后来招式越来越稳,更重要的是,这孩子有一颗十分渴望变强的心。这才是促使这孩子在学武道路上走得更远的根本原因。

    于是,在林潇和梁述各有所持的锻炼中,晚会比赛很快就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