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转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在宿舍方面安顿好后,已经是午饭时候了,余老师又带着同学们去了一趟食堂。食堂里面一排排附带凳子的长桌摆得整整齐齐的。

    学校给每个班级都分配了两条长桌子,每个班级的饭菜都是提前放在桌子前的两层小桌上,用一个个小碟子装好。

    = =不过味道只能算是勉强能入口就是。林潇对于初中饭堂最深刻的就是他们的黄包。□粗糙难嚼,里面的黄馅稀溜溜的,而且还有一股酒精味。

    偏偏饭堂每天的早餐就是黄包配白粥,吃的林潇想吐。

    想起那恐怖的黄包,林潇在心底打个小算盘,要不要多买点饼干回来充饥算了,反正这些年他自己私底下撰了不少零花钱。

    说起这个,林潇就不得不多提一下。

    上辈子林潇父母和伯父他们合作的布厂开了几年就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了,后来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外面打工赚钱。

    这辈子,林潇经常买一些关于布艺经营方面的书籍给妈妈和爸爸他们看,并且在一旁尝试地提点一下未来布艺比较大的发展方向,例如牛仔布。

    牛仔服装可是风靡全世界的时尚界常青树,做牛仔布绝对能长久做下去。

    林爸林妈也是个肯学上进的,一边苦读那些书,一边花重金向别人学习织牛仔布的不同方法。90年代牛仔服装在中国逐渐流行的大趋势中,林爸他们的布厂总算能够在后来的纺织行业大洗牌中稳住脚步,稳定发展。虽然他们家的布厂还有不少弊端,但是林爸林妈他们也在不断的和同行交流,争取让布厂益完善下去。

    林爸林妈他们守住了布厂,自然不用被迫背井离乡的打工,林潇一家总算不面临分离的局面。上辈子林潇受够了一家人被迫各散东西,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家里面长期没人住的局面。如今一家人能团聚在一起,这比什么都重要。

    家里环境改善了,再加上平常林潇写联,帮爷爷卖鱼别的,他积撰的零花钱有不少,可以让他过得稍微舒服一点。

    “小潇,这里的饭菜实在是太那个了……”潘凌嘉吃了一口就放下了勺子,在家里吃惯山珍海味的他实在受不了这些油星都没一点的饭菜。

    林潇望了他一眼:“味道是不行,但是不吃的话下午会肚子饿的。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军训了,你打算饿晕自己逃避军训么?”

    潘凌嘉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

    林潇翻白眼:“你以为老师和教官们都是笨蛋?要是到时候你沦落到要人家盯着你吃饭,你可别告诉人家我认识你。你看人家小潘子都快吃完了,你再不吃我们就不等你了。”

    潘凌嘉嘟囔了一句:“小潘子的味觉失灵了,我的可没有。”惹来潘国胜的一瞪。

    林潇没好气道:“先把这顿应付过去再说,以后你让你妈妈给你送点辣酱过来送饭吃不就行了?”这小子特别喜欢吃辣,以前家里腌的朝天椒都进了他肚子里了

    。

    “好主意!还是小潇你聪明。”想起家里辣丝丝的辣酱,潘凌嘉总算有了点食,勉强吃了个半饱。

    当然,因为林潇自己也在打这个算盘,从家里带点辣酱别的放在饭堂拌菜吃,如果菜入不了口,最起码也能拌白饭吃饱肚子。

    饭堂的第一餐就在林潇对未来口腹问题的思量中过去了。

    下午的时间,余老师打算用来挑选班干部,初步把她的助手班底给确定下来。

    老师们挑选班干部一般直接在成绩前列,有过当帮干部经验的人里面挑选。

    余老师先是在黑板上写下班干部的职位,然后让有意愿的同学们上讲台自荐。

    班里的同学们来自不同的村子,优秀有经验的大有人在,所以竞争班长的人不少。他们都在台上介绍自己有多么的经验丰富,小学期间得过什么奖项等等。

    听得台下的同学们一阵阵哗然,忍不住在心底反省自己的小学是不是过得太平凡了一点年?

    林潇当了六年的班长,自然对班长一职兴趣缺缺,他反而想起刚才上课前余老师和他说的话。

    “林同学,听说你小学六年都是当班长?那经验肯定很丰富的了,有没有意愿当班干部?”余老师笑眯眯的问。

    林潇苦着一张脸:“老师,当班干部可以,只要不要再当班长就行了。”

    “那行,那你就当学习委员。记得要保持优异的成绩,把班里的学习氛围搞好就行了,老师可是很看好你的!其他打杂的事就交给班长干。还有,待会儿记得上台竞争,不然老师也不好作是?”余老师的算盘打得啪啪作响。

    林潇无语:敢余老师一早就设好圈子让他下的说,不过,老师还真了解班长这个位子的本质啊……林潇在心里为未来的打杂班长而默哀一秒钟。

    于是和余老师达成某种协议的林潇,在众多竞争班长慷慨激昂的发表完后,他才懒洋洋的走上讲台,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自己和自己的经验,然后下台了。在一众硕果累累的其他同学那里显得毫不起眼。

    潘凌嘉也上台了,不过他竞选的英语科代表。他对自己的英语能力还是比较自信的。

    林潇记得上辈子,潘凌嘉读完小学以后就出国读书去了,能轻易出国的话,英语能力应该不会弱。至于这辈子潘凌嘉会不会出国,林潇也说不准,毕竟他这只小蝴蝶到底对潘凌嘉的人生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他自己也不确定。

    等所有的竞选者都上台努力过了,余老师让同学们自习一会儿,然后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后回来宣布结果。

    毫不意外的,林潇当选学习委员,潘凌嘉也顺力当选了英语科代表。至于当选班长的那位女同学正笑得一脸高兴,细长的眼睛难掩得意。

    林潇记得她,这孩子上辈子学习成绩每次都被林潇压了一头,对林潇心存比较,老是暗地里和林潇较劲。

    林潇打了个呵欠,突然间想起刚碰到潘凌嘉的形。孩子们有竞争心那是好事,但是如果什么都要拿来对比一番,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那就显得有点贪慕虚荣了。

    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了,林潇希望这次军训以后能把自己的皮肤晒黑一点,现在的自己太娘了。

    上辈子,自己是不用晒都很黑的女孩,- - 这辈子该不会成了怎么晒都不黑的男孩?这样多杯具呀?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碰上梁述,听阿当说他当了一班的班长,现在美人权利都在手,过得无比风光……总觉得这样的梁述离自己心目中那软软可的小家伙越来越远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母鸡心态?那梁述不就是小鸡?

    林潇突然黑线,这时候,下课铃刚好响起来。

    课室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小潇!”

    才刚着母鸡,小鸡就到了。

    林潇望着挡在教室门口的梁述,两个月没见,这家伙个子又涨了不少。经过一个夏天,他的皮肤又晒黑了不少。

    不过他更意外的是今天梁述竟然会主动找上门来,真是罕见呀。

    潘凌嘉在一旁挑眉:“那家伙终于闹完别扭了?”

    林潇耸肩:“不知道。我先出去一下。”

    俩人来到学校一偏僻的角落。

    “梁同学,找我有事?”既然不让叫小述,那就随便挑个生疏点的叫法。

    梁述的脸容线条变得硬朗了不少,就连那圆溜的眼睛也变得狭长不少。

    只见他黑眸一闪,笑道:“小潇,我今天特意过来找你道歉的。上阵子我心不好,还朝你发脾气了,实在很对不起!”

    林潇摆摆手:“如果你今天特意过来就是为了道歉,我收到了,再见,梁同学。”哼哼,一声对不起就把这几个月的闹脾气一抹而过,林潇他可不是圣母。

    “小潇!我和小洁分手了。”后传来梁述略显低沉的声音。

    “嗯?怎么回事?”林潇八卦+鸡婆的子发作了。

    梁述苦着一张脸:“爸妈反对得厉害,而且,小洁父母也把我骂了一顿。然后,我妈也把小洁说了一顿。最后俩人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哦?我听阿当说你们暑假还蛮粘腻的嘛……不但约出来一起玩,人家美女都坐在你的大腿里给你喂食了的说。”林潇的消息灵通着呢~

    梁述冷汗涔涔,连忙解释道:“那、那只是做给人家看的……”当时被人家语言上挑衅了一下,俩人就那样了……

    “是么?”林潇两手抱,一言不发。

    梁述吞了吞口水:“小潇,这些子我只是想努力追上你而已。无论是学习上,还是格上,我都不想再当小孩。在暑假里我努力锻炼体,练你教给我的招式。然后,又和小洁谈起恋来。这些都是为了证明我不再是小孩子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对不起,上次朝你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我知道那些话让你很伤心。我以后一定会很听很听你的话,再也不会那样子吼你了……”

    说完,他就可怜巴巴的瞅着林潇,以前那装可怜的表了运用在他成熟不少的脸庞上显得格外的怪异可笑。

    难怪梁妈妈也说暑假期间他回家不是吃就是睡,不但晒黑了,而且还瘦了不少。原来他不是跑去约会了,而且跑去刻苦锻炼去了。

    林潇脑海里突然间出现一个小男孩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而天天躲起来努力锻炼,努力变强,甚至孩子气的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而且谈恋。这么一想,心突然就软了。

    林潇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会如此看重自己的看法,但是这几个月他就为了让自己改观而摸摸努力着,这份执着倒是让林潇改观不少。

    “我的看法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林潇反问着。

    梁述重重地点头:“当然!”

    好,看在被看重份上,林潇决定暂时气消。但是,气消不代表就这样放过他。

    “想我原谅你,和好如初?”林潇挑眉问着。

    “嗯嗯!”梁述继续点头。

    “那接下来你就好好表现。等哪天我心好了说不定会原谅你。”轻飘飘的说完这一句,林潇利落地转走人。

    梁述怔了怔,嘴巴咧了开来,连忙追了上去:“小潇小潇,等等我。”

    一阵风吹过校园,伫在校道两旁的绿树沙沙作响,仿佛在为俩人的别扭相处方式而轻笑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