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包粽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越临近过年,林潇他们要忙的事就越多。

    自从徐爷爷那边对林潇的练字水平得到了肯定的评价以后,林家的联都是林潇包办的。附近的邻居乡亲们看到林家贴的联字写得漂亮,林爷爷他们又老是把这位勤奋出色的孙子到处炫耀。

    于是直接的后果就是,林潇在过年前的十几天就开始忙活着给乡亲们写联。

    幸好他平常看到书不少,心中还是有点笔墨,还能写出不少好联来。再加上有的乡亲会指定联的内容,他才没有出现江郎才尽的窘迫困境,不过那一沓沓的红纸也足够他忙活一阵子了。

    忙着写联之余,林潇也跟在林妈妈后,帮忙包粽子,做煎堆等过年食品。

    这些年味十足的风俗,让跟在林潇股后头的潘凌嘉同学大开眼界。当然,也免不了被林潇抓去当苦力。

    广东这边的粽子都是用自己种的粽子叶包的。林潇家门前的荒地上面就种了一大片的粽子叶,这个时候隔壁的陶瓷厂还没扩建过来,林潇家门前的那篇荒地粽子叶绿油油的一片,旁边长着一小片竹林,每到冬末初的时候,就有美味的竹笋吃了。

    这一天,林潇带着林建、梁述还有潘凌嘉,几个小伙子一起收割粽子叶。

    林妈妈先示范一次:“拿着镰刀,抓着叶杆,往中间割就行了,不要伤到根部,因为过阵子又会有新的叶子长出来。还有记得要小心别把自己的手给割着了。谁割的叶子最多,今天赏他第一个吃美味的粽子。”

    众孩子兴奋地应了一声,纷纷忙活开了。

    林妈妈站在一旁看了一阵子,失笑。

    从众孩子的收割粽叶方式来看,能够很显然得看出那孩子的品

    她家大儿子林建,割叶子都是看到哪里割到哪里,东割一茬,西割一丛的,看上去非常的随意凌乱。相反,她家的二儿子做事却很有条理,他选好方向后,从粽子叶的这一端笔直地割到那一头。

    而小述呢,他割叶子的方式叶很有趣,她家小潇割到哪里,他就割到哪里,有时候也会孩子气地割快一点超过小潇,不过太快的结果就是,有些粽子叶被稀稀疏疏的落了下来,然后小潇割完自己那块以后又没好气的给他捡漏。

    至于小嘉,从他笨拙的动作和低效率来看,这孩子在家肯定是没吃过苦的,如果不是小潇坚持让他下来帮忙,林妈妈宁愿让他在一旁坐着,省得他帮忙不成反而伤到自己。看着他那挥动的颤颤巍巍的镰刀,林妈妈都觉得心惊胆战。不过,幸好那孩子也能坚持下来的,就算动作慢了点,也没见他说放弃不干。

    林妈妈看了一会儿,觉得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才转回去继续忙活。临走前吩咐小儿子小峪端着小凳子坐在一旁监督,如果发生什么事了赶紧向她汇报。

    在众人通力合作下,这片粽子叶总算被收割完了。

    结果,在小峪裁判的鉴定下,林潇割的叶子最多。林建不服,但是上诉无效,谁让他割的叶子东一堆西一茬的,光是收集起来都很费劲了,所以和林潇整齐的两大堆粽子叶根本无法比。

    粽子也收割完后,接下来林潇又带着大家修剪叶子杆,把过场的叶杆剪掉,只剩下宽大的叶子,如果碰到叶子有枯黄的部分,也顺便剪掉。

    这个工作比较简单,所以他们兵分两路,让一部分人剪叶杆,一部分人把修剪好的叶子一片片堆放好,用绳子扎起来。

    因为林家的粽子叶长得好,所以不少亲戚邻居都会过来问他们要点回去包粽子,就连出嫁的两位姑姑也回娘家拿。

    等把该送人的粽子叶扎好后,剩下的都是自家用来包粽子的。孩子们把粽子叶装进篮子里,拿去井边洗刷。

    一群孩子每人拿一个篮子,嘻嘻哈哈的走向李爷爷家。林潇家里附近,就李爷爷家有一口水井。那井水冬暖夏凉的,冬天的井水温温的,用来洗东西一点都不冷。

    “李爷爷,我们来借用你的水井啦!”还没到李爷爷家门口,林建那大嗓门就响了起来。

    “哟,小潇、小述、小建,你们都来了?还带了新朋友?”李爷爷正好在家里,老远就听到孩子们的嬉闹声。

    “李爷爷,这是我同学小嘉。”

    “李爷爷好~”潘凌嘉礼貌打招呼。

    “好好~”李爷爷家里好久没试过这么闹了,刚好有个病人过来看铁打,他笑著朝林潇他们挥挥手,“水井就在后院里,你们自己过去。记得小心点,别掉下井去了。”

    “好的,谢谢李爷爷!今天下午粽子包好了,我给你送点过来。”林潇笑道。

    孩子们随即跑到后院去洗粽子叶了。

    李爷爷家的水井算是一口古井了,听说是李爷爷的祖先挖下来的,乡邻乡亲的有的时候也过来打点井水回家用。

    潘凌嘉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古井,只见那上面用朴实的石头堆成一个只有半人高的井口,从井口往下瞧,只见下面的井水黑黝黝的,只看得见井口和人的倒影,其他一片漆黑。

    “阿嘉你小心的,这井很深的,掉下去就麻烦了。”林潇在他后拉了拉。

    这时候看着潘凌嘉不顺眼的梁述在一旁说着:“听说前阵子在隔壁村有个孩子掉到水里去,大人们后来爬进井里找了很久都没找到那孩子。结果有一天……嘿嘿……”梁述的语气惊悚起来。

    林建和潘凌嘉都瑟缩了一下,但是林建还是忍不住好奇问:“结果怎样?”

    “结果有一天,人们发现在出事那天去水井边玩的孩子们一个一个地莫名失踪,人们在水井边上发现孩子们的鞋子或者头饰,于是人们都说是那淹死的孩子在找伙伴,他们决定把那口井给填了。”

    林建吞了吞口水:“然、然后呢?”

    梁述正想编个恐怖一点的结局,吓唬吓唬这两个胆小鬼,但是这时候林潇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他只好无趣的耸耸肩:“然后啊?然后那口井就被填了。”

    “完了?”林建他们不相信地盯着梁述。

    “完了。”梁述肯定的点头。

    这时候,林建和潘凌嘉深切感受到故事烂尾被欺骗的愤怒:“……好你个小述,竟然敢编故事骗我们!阿嘉,咱们上去揍他!”

    潘凌嘉同仇敌忾地点点头:“揍他!”

    “好了好了,你们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过来洗粽子叶,我水都打了好几趟了,你们还没动手?!”一直负责在井边打水的林潇发话了,一下子把那几个不安份的小家伙给镇住了,乖乖的拿起刷布,坐在水盆旁刷粽子叶。

    “你们别听小述胡说,其实水井在民间的传说很多,人们都说水井里住着龙王,所以人们一般挖水井的时候还要求神拜佛,算好吉利方位再动土。水井挖好以后,逢年过节的都要供奉祭拜龙王,祈求家宅平安,顺风顺水的。”林潇看见气氛有点沉闷,于是开口解围。

    “那水井里真的住着龙王吗?”潘凌嘉难以想像龙王是怎么住在那黑黝黝的水底下。

    “这个只是民间的传说,作为一种风俗流传下来,至于是真是假就无从考究了。”林潇不好直接打破孩子们的想像,所以给了个模糊的答案。

    “笨蛋,龙王这些神话中的东西肯定是不存在的啦!”林建鄙视道。

    “那可不一定哦~”这时候,忙完的李爷爷走了过来,笑呵呵的插话。

    “啊?”

    “跟你们说一个真实的故事,李爷爷小时候也曾掉进这个水井里面。”

    “啊?!真的?”有故事听,孩子们非常兴奋。而且这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当然是真的。那时候李爷爷才三四岁大,李爷爷的家人们都很着急,立刻就派人下井寻找,不过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我。”李爷爷坐在水井旁的石凳上,皱巴巴的双手摩挲着井口那朴实光滑的石头,仿佛在怀念些什么。

    孩子们吓了一跳:“那、那后来呢?”

    “呵呵,别怕,你们李爷爷现在不是好好的在你们跟前么?”李爷爷笑了笑,脸上的神陷入某种回忆当中,“后来第二天,我的家人们发现我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上,睡得不省人事,手里就抓着一只小龟。但是奇怪的是,当时我全都是干爽的,根本就没有掉进水里的痕迹。”

    “啊?小龟?就是李爷爷一直在养的那只老乌龟吗?”林潇忍不住发问了,那只老乌龟他见过,有成人手臂长,整天缩在壳里一动不动的。

    “其实按照乌龟的寿命来讲,那龟还不算是老乌龟。它可是陪我走了几十年的老伙伴啰~我的家人当时发现我没事以后,都说是井里的龙王显灵了,还特意派了只乌龟送我回来,所以他们足足祭拜了水井三个月,感谢龙王救了我的命。这只小龟也就跟着我一起长大,变成你们嘴里的老乌龟。”李爷爷摸了摸胡子,望着不远处那养乌龟的水池,笑道。

    “这个故事我喜欢~李爷爷你就再给我们讲几个好听的故事!”最喜欢听故事的林建央求道。

    “呵呵,好,只要你们听,我就再说一个关于龙王的故事。”

    于是,林潇他们洗粽子叶的时间在李爷爷的故事中很快的飞逝了,直到林妈妈找上门来(家里的材料都备好了,就差粽子叶了),他们才依依不舍的拎着洗好的粽子叶回家包粽子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