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意外来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就在林潇和梁述他们愉快地过着他们的寒假生活,潘妈妈此刻却显得格外的烦恼。

    她家的儿子小嘉从小就是个要强的人。

    以前在镇里的小学里就这样,什么东西都要压人一头,成绩要拿第一,比赛也要拿第一,就连人际关系也要拿第一。

    妈妈一开始觉得,要强一点也不算缺点。但是她更希望儿子的人生观里除了第一,还能容纳其他东西,例如失败,例如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所以她主张让儿子转学到这所乡村小学,因为她认为在城镇里很多宝贵的东西已经渐渐流失,而农村恰恰还能保持了这份淳朴和真挚。

    后来事实也证明,儿子来到这所乡村小学以后,格开始慢慢的改变了。虽然儿子自己没有发现。

    更重要的是,儿子总算是遇到了能让他尝到失败的人。这点让潘妈妈感到格外的惊喜,没想到自己母亲的家乡也是人才倍出。

    不过,现在最让潘妈妈头疼的是,每年家里面都会为儿子举办一场盛大的生宴会,邀请社会上层一些人士前来参加,顺便他们的子女和儿子从小交流。

    这一向都是上层人士的潜规则。

    今年,她也特意嘱咐儿子,让他邀请自己的同学前来参加。

    儿子听了很兴奋,脸上的表有一种想要报复的孩子气。

    后来,儿子从散学礼归来后却一脸闷闷不乐。

    潘妈妈很担心,于是过去开导儿子。结果儿子却一脸坚决地跟她说:“妈妈,今年的生party不要办了,我要去班长家住一阵子就近观察,他到底有什么秘密武器能赢我!”

    潘妈妈吓了一跳,随即想想,这对于自家的儿子来说,未尝不是一项锻炼。

    “小嘉,你真的决定了?妈妈知道你很不服输,成绩这些东西咱们勉强不来,只要你下学期再努力就行了。”

    “不!我要尽快去,等过了一个寒假,我估计又被他抛开一大段距离了。”潘凌嘉童鞋十分坚持。

    潘妈妈叹了口气:“好,既然你这么坚持。不过,爸爸爷爷那边,你自己负责去说服他们。还有,小提琴的练习也不能落下来。”

    “谢谢妈妈!”爸爸爷爷最疼他了,他的要求他们一般都不会拒绝。

    于是等某天林潇和梁述他们从外面玩罢归来后,惊诧地发现家里竟然多了一个意外来客。

    “小潇,这是你的同班同学小嘉。他的妈妈是你爷爷的远房表妹的外孙,他妈妈最近有事忙不过来,所以暂时把他交给我们照顾一下。你爷爷已经答应了,所以你们这段子要好好相处喔~”以上是来自林妈妈的交代。

    林潇还来不及做出表示,梁述童鞋就炸毛了:“不行,既然他都可以和小潇住在一起,那我最近也要过来住!”

    林潇敲了敲梁述的脑袋:“本来我家就不大了,你过来凑什么闹?况且你家到我家走路还不到五分钟,你住这里和住你家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晚上可以和小潇一起洗澡一起睡觉……(- -不得不说一句,小述童鞋你这么小就心存不良心思了。)

    不过梁述童鞋只敢在心底嘟囔,不敢反驳林潇的话。

    于是,某潘童鞋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林潇家里住了下来。

    望着一脸笑眯眯的潘童鞋,林潇压根儿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么一层遥远的血缘关系。不过,潘童鞋是不是怕自己寒假太无聊了,所以把自己当乐子送上门来了?

    “潘同学,你不是说这几天要举行生趴地吗?”既然是大忙人,你过来他家凑什么闹?

    “家里临时有事,party被取消了。”潘凌嘉看上去心很好,依旧笑眯眯的,“话说班长,既然咱们是亲戚,你就别叫得那么生疏了,叫我小嘉,我以后也叫你小潇好了。在这段子你就麻烦你多多关照了,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典型的自来熟+厚脸皮。

    林潇在心底翻白眼:一表三千里,更别说这三千里的关系还是在他爷爷那一代。等到了林潇这一代,血缘关系基本淡到不能再淡了。天知道,这潘凌嘉突然间抽了那条筋,跑上门来蹭吃蹭喝,肯定是闲着没事干了。

    不过,既然已经送上门来了,那就给他好好玩乐玩乐一下再放走。在家里惯长大的小少爷来到他家也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嘿嘿……

    这时候,已经打算采取紧迫盯人的潘童鞋突然觉得脊背一凉,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凌晨五点钟,正在被窝里睡得香甜的潘凌嘉被人挖了起来。

    “干什么?!我还要睡!”潘童鞋气愤了,昨天晚上他辗转反侧,好不容易适应了那恪人的硬棉被,还有那股难闻的樟脑丸味道,到了半夜三更才睡着。眼看着才刚睡着没多久,现在又被吵醒了。他能不怒吗?

    “今天爷爷家干塘,我要去帮忙,你不是说我去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吗?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也没意见,反正说话不算话的人多着了。”林潇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从他的语气听来,他已经收拾妥当了,“赶紧起来,十分钟内我看不到人就不等你了。”

    不服输的潘童鞋被林潇这么一说,他就算再困也只能强打起精神来,离开温暖的被窝,在外面飕飕的冷风中哆嗦着穿衣服。

    然后凭着记忆来到洗手间,他的洗漱用品也带过来了,那精致的漱口杯和毛巾在那一堆廉价品中显得格外的显眼和可笑。

    拧开水龙头,手刚冰冷刺骨的水,潘凌嘉立刻打了个冷颤。

    他都忘了,这里不是自己家,这些简陋的水龙头没有温水供应。

    林潇看着好不容易洗漱完毕的潘童鞋,白皙的脸蛋被冷水冻得红通通的,比平常戴着虚假面具的他显得顺眼多了。

    他指了指桌上另外一个碗还冒着气的粥,说:“赶紧吃东西,吃完东西我们就要出发了。”

    潘童鞋皱了皱眉头:“粥?”

    “嗯,鱼粥。”

    “可是鱼粥好腥……”潘童鞋小声抱怨着。

    “嗯?”林潇瞟了他一眼,“吃不吃。”说完就抓了一根油条撕开来泡在粥里吃起来。

    看着吃的香甜的林潇,潘凌嘉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叫起来。他在心里安慰自己,既然他都能吃了,自己就不能吃么?

    于是不服输的他端起碗来,尝试了一口,鱼粥混着生菜的味道蔓延在口中,估计粥中放了不少的姜,所以没有鱼腥味,只有淡淡的鱼香味。觉得这鱼粥还不错的潘童鞋开始大口喝粥,然后也学着林潇的模样,抓了一根油条撕成小块泡在粥里。

    油条吸透了粥的香甜,还带了点脆脆的口感,十分好吃。

    吃到后来,潘凌嘉竟然发现自己喝了三碗粥,吃了两根油条,整整是他平常在家食量的两倍。

    弄到后来,潘同学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反省自己是不是吃得太多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潇已经一脚撑在自行车上,朝他示意道:“上车。”

    潘童鞋疑惑:“去哪儿?”

    “今天干塘,当然是去鱼塘那边啦。”林潇翻白眼,觉得来到他家后,潘童鞋的智商开始直线下滑。

    潘童鞋犹豫地望了眼林潇那俩破旧的老牛单车,嗫嚅着问:“你的车技怎样?”

    林潇继续翻白眼:“摔不死你的,快上来,不然就别去了。”

    被赶鸭子上架的潘童鞋笨拙的爬上单车后座,然后紧紧抓着车座不放手,不过他总觉得两脚晃晃悠悠的,很没安全感。

    林潇望后瞧了一眼:“记得把双脚放在轮子突出的螺丝上,要是不小心把脚碰到轮子被绞到了我可不管哦。”

    潘童鞋连忙把双脚放好,然后自行车就动起来了。

    冬天凌晨的寒风正是肆虐的时候,潘凌嘉坐在后座都觉得寒风刮得他的脸生疼,扶着车座的双手已经被冻麻了,他都接连着打了几个喷嚏了,倒是前座骑车兼挡风的林潇倒是没吭过一声。潘凌嘉忍不住想,自己是体是不是弱了点?

    毛爷爷说过,体乃革命本钱,看来他想要超过林潇,首先要让体强壮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