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家庭变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游的一天很快就在快乐中过去了,大家在回程的路上都显得比较疲惫,在车上东歪西倒的睡着了,在体疲累的况下倒也没有谁喊着晕车想吐了。

    回到学校的时候,夜幕已经开始降临,林潇和大哥林建还有梁述他们又结伴一起走回家。大家一路上都在兴奋地讨论今天难忘的一切,阿当则在期待班里的集体照出来,要知道他可是第一次拍照片哩。

    等回到家里附近大家都散了,林建率先朝大树底下的灯光点点的家跑去,一边高兴喊道:

    “爸爸妈妈,我们回来啦!”

    林潇跟在林建后,痛快的玩了一天,他的心也是非常愉悦。

    但是,等他走到家门口,看见坐在厅里的那抹熟悉影,他脸上的笑容就渐渐隐去了。

    这一刻,林潇知道那个在他们家里曾经掀起□澜的女人终于出现了。

    余玲花,在林爸爸的小布厂当织布工,后来林爸爸和表叔分道扬镳后,爸爸和伯父也合作新开了一家布厂,她当时也跟着去了新厂工作。

    在林潇上辈子的记忆中,他和这位玲花之间的关系只能用复杂来形容。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上辈子的林潇还是个女孩,于是暂时用第三人称“她”字)****

    “玲花姐姐~你给我讲故事~”年级还小的小潇很喜欢这位笑起来很温柔的大姐姐,而且她会讲很多很有趣的故事,其中也包括一些鬼怪抓孩子去吃的鬼故事。

    - - 记得有一次她因为听了玲花姐姐说的在路上某个暗分岔路口,有好奇的小孩子走了进去,就再也没有走出来,有大人进去找过,结果只找到一只孤零零的鞋子。

    听完那个故事以后,林潇很害怕,于是缠着爸爸用摩托车送她上学去。一开始林爸爸在忙织布厂的事,没空搭理她,后来实在被哭闹不已的林潇缠怕了,才在上学快迟到的最后几分钟把她送到了校门口。

    虽然林潇胆小怕听鬼故事,她还是缠着玲花姐姐。有时候去她的厂里的宿舍玩,有时候玲花姐姐也跟着她回家吃饭一起玩什么的,两个人好得像忘年交一样。

    有时候,林潇连睡觉也要和玲花姐姐一起才愿意去睡。

    玲花姐姐心灵手巧,做得一手好菜,妈妈忙得没空做饭的时候,都是她帮忙在家做饭的。而且冬天的时候,玲花姐姐还会给林潇编织漂亮的毛衣。

    当时林潇喜欢玲花姐姐喜欢的不得了,甚至在大人们开玩笑让玲花带她一起回家过年的时候,她也当真了,而且十分向往去玲花姐姐描述的满山遍野种满荔枝树的美丽地方。后来玲花姐姐还是没有带她一起回家,害得她十分失望。

    不过,过玩年以后玲花姐姐又很快就回来了,这让林潇非常高兴。

    就在这段时间里,在无知的林潇不知不觉中,某些东西悄悄地变质了。

    “小潇,爸爸带你和玲花姐姐一起去爬山,去吃好东西,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尤其是妈妈,知道吗?”这一天,林爸爸把小潇拉到一旁,悄声商量道。

    年级小的林潇听到能去玩,也有好吃的,当然高兴地直点头。至于爸爸的奇怪要求,她疑惑了一下下就丢到脑袋后面了。那天她和爸爸、玲花姐姐一起在山上游玩,山上的风景很漂亮,而且有好吃的山水豆腐花吃,她过得非常惬意。

    这时候,林妈妈对于她和玲花姐姐的亲密关系,态度变得有点奇怪。

    林妈妈开始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小潇,妈妈和玲花姐姐你比较喜欢和哪个一起睡觉?”

    白眼狼林潇毫不犹豫地回答:“玲花姐姐~”因为玲花姐姐在睡觉前会给她讲很多有趣的故事,还有她家乡的美丽风景。

    林妈妈的脸色当时就黑了下来,不再说话。

    或者在玲花给林潇织了一件漂亮的毛衣以后,林妈妈会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着:“织毛衣妈妈也会啊,以前没嫁过来的时候妈妈可是织得一手好毛衣,只是过来这边以后没时间给你们织而已。”后来妈妈还真的跑去买了织衣针和毛线,给林潇织了一件红色的漂亮毛衣。

    听到林潇说妈妈织的毛衣比玲花姐姐织的要漂亮,妈妈才高兴地笑了起来。

    然后就是爸爸和玲花姐姐之间的奇怪关系。有一次林潇和哥哥在阳台上玩,妈妈去工厂忙活去了。

    阳台的铁门是关着的,但是铁门上有一个小孔,林潇他们总喜欢透过这个小洞去窥探铁门另一边的东西,抓迷藏的时候也是透过这个小孔去看看有没有人找过来了。

    但是那一天,林潇和大哥两个在阳台蹂躏花草的时候,听到爸爸的摩托车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他们知道爸爸回来了,于是凑到小孔那里观望,结果却看到了走廊里爸爸把玲花姐姐抱在怀里在亲嘴。

    小孩子对于这个还不是很懂。

    所以在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林潇当着爸爸的面把这件事问出来了:“妈妈,为什么今天我看到爸爸和玲花姐姐在亲嘴?”

    这个童稚的问题立刻在平静的餐桌上掀起巨浪!

    林妈妈的脸色立刻就黑下来了,瞪着林爸爸不吭声。

    而林爸爸则暴怒地朝林潇喝道:“小孩子胡说什么?!”那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凶暴,响亮的嗓门在厅里回响。

    林潇觉得很委屈,觉得爸爸冤枉了她:“我没有胡说。爸爸和玲花姐姐在走廊里亲嘴,大哥和我一起透过阳台铁门的小洞看见了,不信你问大哥。”

    大哥林建早就发现不对劲了,瞅了暴怒的爸爸一眼,再瞄瞄眼光如刀的妈妈,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低头使劲扒饭。

    这个时候林潇还不知死活:“你看你看,我没有说谎!上次爸爸带我和玲花姐姐去爬山,我都很守信没说出来了,现在爸爸怎能怀疑我说谎呢?”

    ……因为林潇的这番话,家里的风暴又升级了。

    林妈妈当时碍着孩子们都在场,于是她忍着没有发作,当时那天晚上,等林潇他们睡着以后,她和林爸爸大吵一架,然后负气骑车回娘家去了。

    因为林潇说漏嘴的事,林爸爸对她十分不待见。

    因为林潇和玲花姐姐的关系亲密,林妈妈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

    于是可怜的小林潇被夹在中间当夹心饼,年纪小的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什么错了,惹得爸爸妈妈都不搭理自己了,于是只好躲起来悄悄哭泣。

    后来,在爷爷、外公外婆的调停下,爸爸和妈妈总算和好了,林爸爸和玲花姐姐也适当保持一定的距离。

    碍于妈妈的奇怪态度,林潇也不敢和玲花姐姐走得太近。后来布厂倒闭了,玲花姐姐也去别的地方打工去了,和他们一家再没联系。

    玲花姐姐在林潇家引起的风波就这样算是平息了。

    不过,爸爸对林潇的态度还是那样。出去吃饭玩的时候,带上大哥弟弟和妈妈,却再也不带上她了。

    她哭着问为什么的时候,林爸爸也只是不耐烦的说,谁让你不是男孩子,男孩子长大了能养我,你嫁出去了只能当赔钱货。而且男孩子比女孩子可靠多了!

    于是林潇有一段时间很恨那个重男轻女的爸爸,但是当时大概没有想到,其实爸爸这样的态度有部分原因出在自己上。

    ***我是回到现实的分割线,林潇继续是男孩子“他”***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林潇,望着笑得温柔的玲花姐姐,他只是淡笑却生疏地打了声招呼:“你好。”

    这辈子他不再是那个无知任的她,他也坚信自己不会让上辈子的家庭变故重演。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