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春游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等林潇他们玩过碰碰车以后,差不多到了吃饭集中的时候了,林潇他们来到游乐园的中心广场集中。

    这时候不少同学已经聚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讨论那个游戏更好玩更刺激。

    林潇他们穿过同学们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班级集中的地方,带队老师已经站在那里。

    突然林潇的余光瞄到一个熟悉的影,他跟梁述他们说:“你们先过去集中,我去一下洗手间。”

    梁述正想开口说什么,被林潇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只好乖乖的和阿当去集中。

    林潇来到路口转弯处的长凳,如无意外的看见那个所在暗角落的影,有点无语。

    她是何花,班里比较特殊的女同学。她的格非常内向,说话比蚊子的声音还要小,她的相貌普通,而且学习成绩是班里的倒数。因为自卑,她留着过场的浏海,把眼睛都遮掩着,很少和人对视。

    林潇刚才就是看见她缩在那里,肩膀一抖一抖的,好想在哭的样子,所以才决定过来看一下。

    林潇之所以对这位花同学感到印象深刻,是因为上辈子自己和她有过一段不算愉快的回忆。那时候老师执行的是学习一帮一政策,班里成绩比较好的,会和成绩差的同学一对一的进行辅导。

    上辈子林潇的成绩还算不错,他的辅导对象就是这位花同学。一开始林潇还是比较有耐心的教导她的,但是在她对同一道题解说了好几遍,花还是不明白后,他就开始不耐烦了,态度变得敷衍不说,有时候还生气的责问她:“你怎么那么笨啊?说这么多遍都不懂!”说得花同学眼泪啪嗒啪嗒的流。

    那时候他们是在老师办公室进行辅导的,坐在一旁的老师看到林潇这样的态度,他忍不住说这位同学教得真凶……从那以后,老师就不用他辅导花同学了,花同学的成绩一直都是班里的吊车尾,后来读完小学就辍学了。

    等林潇长大以后,他也知道那时候的自己说话很伤人,再怎么后悔也再也没碰到过她了。所以这辈子他对于花同学始终抱有一种愧疚的心态。

    “花同学,发生什么事了?”林潇来到花同学的后,小声问着。

    何花瑟缩了一下,像只被吓坏的兔子一样抬起头来,红通通的眼睛望了林潇一眼,然后继续埋头无声抽泣。

    林潇默了一下,继续开口:“花同学,你这样一直哭下去也不是办法。有困难总要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才能解决。”

    何花抖动的肩膀停了下来,抬起憋红的一张脸,小声道:“今天出门爸爸没给我钱,中午没钱吃饭。”

    林潇想起来了,何花辍学除了她的学习成绩不好以外,家庭环境不好也是重要原因。她的家庭算不上富有,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在读书,再加上她的父母很重男轻女,如果不是强制规定孩子都要上小学的话,花估计连小学都不能上。

    上辈子小学组织的游,花她好像就参加了一次,后来的她都因为交不起钱而没有去。

    恐怕这次也是她哀求家人很久才同意出钱给她来旅游的,不过不给餐费那也太狠了点?

    林潇想了一下,从包里的内层掏出三块钱递给花。

    花连忙摇头不要,她还是有自尊心的,不想要别人的施舍和同

    林潇脸上没有流露出一点同的意思:“这只是暂时借给你的,等你有钱了再慢慢还给我。”其实林潇也不在乎她还不还得上,反正妈妈给的十块钱还有剩,拿点出来帮助别人他还是能做主的。

    花打量了林潇半晌,才迟疑地接过那三块钱,低声说了句:“谢谢班长,以后我会一点一点还给你的。”实际上她的确说到做到,一分、两分、一毛、两毛,花经常都是这样一有点钱就拿过来还他。皱巴巴的残旧纸币被特意抚平了,上面满是汗渍和油渍,可见这些零钱她撰得有多不容易,让林潇看得很心酸,暗自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损害了她高洁的自尊心。

    “没事,老师不是经常说同学们要互相帮助嘛。吃饭的时间快到了,咱们赶紧过去集中。”

    回归队伍的林潇看到小述正哀怨的瞅着自己,那小眼神看得林潇嘴角直抽搐:“小述,怎么了?”

    “我都看见了!小潇刚才丢下咱们,自己跑去找女同学玩!”梁述小声指控着。

    林潇黑线,看他这话说得,好像他重色轻友似的,才多大的小孩就说这个。他忍不住抽手拍了梁述脑袋一下,正色道:“胡说什么!我是班长,看到有同学还在那里没过来集中,过去提醒她一下而已。”刚才他们待的地方正是路口的转弯处,那里长满浓密的花草,估计小述也只是看到花和他一起归队而已。

    “真的?”小述狐疑地瞅着他,湿漉漉的大眼仿佛一直被一起的小狗,“不是丢下我们和她玩?”

    忍不住再拍了他脑袋一下:“回去少看点电视!”看看他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观念!他们才二年级,十岁不到啊……不过相对于后世上幼儿园就开始交男女朋友的孩子们来说,他们现在的孩子还算正常啦……

    “林潇同学,你帮老师清点一下你们班有哪些人还没到?”领队老师自然认识林潇,无比爽快的把点名的任务交给他。

    “好的。”林下从老师手里结过名单,开始逐一清点人数。

    “……刘勉志。”

    “到!”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报告班长,我弟弟阿季上厕所去了,很快就回来。”

    林潇听了觉得有点不对劲,抬眼仔细打量了说话的刘勉志一眼,随即笑道:“刘勉季,你大哥刘勉志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正在努力装得更像大哥的弟弟心虚地眨了眨眼睛:“班长,你认错了,我是刘勉季,不,刘勉志。”

    林潇乐了:“你连说谎都不会,你大哥怎么会放心让你一个人撑场?赶紧从实交代你大哥上哪儿去了!”

    刘勉季耷拉着脑袋,乖乖回答道:“他去高年级那里找表哥玩了,说等会儿就回来。”

    林潇苦笑不得:“还不赶紧去找他回来?过一会儿老师就要收餐费了,你上有钱么?或者你们兄弟俩中午都不用吃饭?”他记得他们兄弟俩一向都是哥哥拿钱,放弟弟上他会把钱弄丢的。

    “对厚!”刘勉季这才行想起这个,连忙撒腿往高年级集中的地方跑去。

    林潇摇头:这对双胞胎,大哥极为狡诈,弟弟却非常纯真,果然是两个极端的对比。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