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在林家小弟弟刚学会蹒跚学步的那一年,林潇也到了要上学的年纪了。

    这个时候,村里面还没有幼儿园,小孩子上小学前只需要读一年学前班就行了。

    大哥林建和两位堂姐也是从学前班开始读起的,小孩子疯玩的子是从他们能跑能跳开始一直到他们五岁的漫长时间,比现在要读幼儿园,提前上各种补习课程的孩子们要幸福自由得多。

    林爸林妈带着林潇去小学,把他的入学手续办一下。

    最让林潇囧的是,他上辈子在去报名的时候,竟然华丽丽的饿晕了,吓了林妈妈一大跳,后来喂了一点白粥才醒过来。--林潇都不记得上辈子到底是为啥会饿晕过去,倒是这件事被伯娘他们取笑了久。

    一系列的手续都办好了,林潇也顺利进入了学前二班,和他一起进入二班的有小述、阿当等一些同龄玩伴。

    看着似曾相识的教室,简陋的桌椅,还有一脸兴奋莫名的稚嫩脸孔。

    林潇在心底慨叹:久违的上学生涯,真是恍如隔世啊……

    “小潇,我要坐你隔壁!”跟林潇一起过来的小述十分理直气壮的把他同桌的位置给霸占了。

    其他小同学也是熟悉的三三两两坐在一起。

    这时候一个小的影走进了教室门口,走上讲台敲了敲讲桌。

    “大家安静一下!”进来的是一名年轻清秀,带着眼镜的年轻女老师。

    只见女老师在黑板上刷刷的写下了三个秀气整齐的字:“大家好,我叫何淑珍。是你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大家能进二班的教室坐在我的面前,说明大家已经成为了二班的一份子。以后大家要互帮互助,团结友,为二班这个集体争光,知道吗?”

    “知道~”教室里响起参差不齐的回答,大家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这位年轻的班主任,小脸蛋充满着对老师的孺慕和好奇。

    对于同学们的第一次回应,何老师也没要求太整齐,这些东西等以后同学们混熟以后自然就好了。

    “很好,接下来我们先点名,点到名的同学请举手喊到。”何老师拿起名册,念了第一个名字,“何花。”

    “……到。”一个长发遮脸的女孩怯怯的从教室的角落举手,应道。

    一个皮孩子看见这女孩穿着土气的红色衣服,头发刘海长得把小脸遮住,忍不住桀桀取笑着:“土气怪人!”

    听到孩子们的取笑,女孩瑟缩得更厉害了,头埋得低低的,只差没缩到桌子底下了。

    “请同学们保持安静!”何老师瞪了那几个笑闹的男孩子一眼,心下对这几个孩子的皮格有了初步的认识。

    点名继续。

    “刘勉志。”

    “到~”坐在林潇后两排的一个男孩子懒洋洋的举起手。

    “刘勉季~”

    “到!”还是林潇后两排传来的声音,这次的声音比较活泼一些。

    “这位同学,你刚才不是已经举过手了吗?”何老师撑了撑玻璃眼镜,皱眉问着。

    后排的男孩哄笑道:“老师,刘勉志和刘勉季两个是双胞胎。刚才举手的和现在举手的是不同人。”

    林潇不用转过去也知道,刚进来的时候他已经留意到了。

    这对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穿的衣服也是一样,旁人一般很难辨认得出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当然这个旁人并不包括林潇,因为上辈子和他们同窗六年,早就看清了他们本质。哥哥刘勉志格比较老成诈,弟弟刘勉季格比较纯良好欺负,弟弟受了欺负都是哥哥给找回场子的。

    这对双胞胎活宝在刚上学的时候都被好奇的同学们围观,跟动物园的猴子无异。

    “哦?”何老师瞪大眼睛,“我记得校长和我提过,原来就是你们兄弟俩。”

    还有一些上辈子熟悉的名字,林潇在点名的时候都和他们稚嫩的脸蛋一一对上号。 这个时候的小学低年级,男同学和女同学之间的楚河界限还是非常分明的。

    一般来说都是男女分开坐,林潇望着班里右手边那片叽叽喳喳的女生,怀想当年自己曾经也是她们当中的一员,和小述分开来坐,由于格和男女有别等等原因,他和小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终至成了点头之交。

    到了这辈子,小述却成了格外粘人的牛皮糖,就连座位也是连在一起,成了同桌。不得不说,缘分这东西真是奇妙啊……

    至于上辈子那些谈得来的女朋友,顺其自然……如果合得来自然会继续来往下去。

    “很好,既然人齐了,我们开始上课。座位方面暂时按照现在的来坐,等以后老师会根据你们的实际况来调整座位。”

    小述听了老师上半句话十分高兴,但听了下半句就瘪了。

    上课十分顺利,老师教的都是一些非常简单的字。第一次上课的同学们表现的也非常认真,兴致盎然的盯着讲台上的老师不放。

    “今天的课暂时上到这里。今天的作业是把今天学过的这些字在小方格簿上各抄两行。大家要注意写整齐一点。明天过来上课,你们每人都要把作业本和笔带过来,老师要检查你们的作业,另外还要课堂也要有抄写作业。今天我看到有部分同学已经带过来了,这些自觉的同学值得表扬。其他同学明天记得带过来,老师可是要检查的哦。”何老师的目光扫过林潇和小述的桌面,微笑道。

    在其他同学羡慕的眼神中,林潇抑制住嘴角抽搐的冲动,无语。

    “小潇好厉害!你怎么就知道上课要用这个的?”小述一脸崇拜地望着林潇。

    林潇总不能说他以前上过课?于是只好编了个理由:“我哥告诉我的。”

    接着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个带着眼镜,脸上长着痘痘的年轻男老师,姓方。数学课上教的都是一些非常基础简单的东西,认数字之类的。

    第一天的课堂很快就上完了,林潇可以预见以后的课堂都跟今天差不多,重复的上课下课,布置作业完成作业。

    或许有人问,上辈子都上过一次了,这些简单的东西再学一遍会不会产生厌烦绪?

    林潇的回答很简单:温故而知新。

    他想把自己的基础打得更加扎实,自己懂了的知识看一遍就行,但是纵有自己遗漏的知识点存在,他希望自己踏踏实实地把这些基础知识体系重新温习一遍,然后从中找出自己不足的地方集中加强稳固相关方面的知识。

    林潇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天才,他只是希望能够不断的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所以课堂上的林潇一般都会专心致治地听着,然后把相关体会心得写在课本上。简单的知识略过不提,稍微深一点的知识旁边都有备注,或举例解释,或者引用简单的知识点引证,寥寥数语,却都能切中要点。

    小述很喜欢借林潇的课本来做作业,有什么不懂的知识点,翻翻他的课本看解释就能懂了。- - 结果发展到后来,林潇的课本和笔记本都成了班级里的抢手货。

    林潇的乖巧认真和优秀表现深得班主任何老师的喜,在她的授意下,林潇顺理成章的成了二班的班长。

    班长是干什么的?

    林潇答:打杂的- -

    林潇记得上辈子,自己眉间的那棵观音痣老是受到同学们的取笑。到了这辈子反而被老师称颂为聪明伶俐的体现,结果有的同学为了表现自己也很聪明,特意用圆珠笔在自己眉中间画了一颗黑乎乎的“痣”,结果被同学们笑话了半天,老师和家长都哭笑不得。

    林潇本人更加的无奈,这到底算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

    小学的课业不算繁重,林潇自然应付自如。

    可以有个人就不太妙了,那就是大哥林建。

    林潇开始上学前班,林建也上二年级了。

    那家伙整天忙着疯玩,上课容易开小差,于是成绩也就从一开始的九十多分跌到七十多或者几个边缘。(一年级的知识十分简单,一个班级里一抓都是一大把满分的。)

    看着成绩单,林建哭丧着一张脸站在校门口等林潇一起放学。

    “我来了,哥。走!”林潇来到林建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结果被林建那张沮丧的脸给吓了一跳。

    “咋了,哥?被欺负了?”

    听到这个林建立刻精神了:“哪有?放眼二年级没人敢惹你大哥。”说罢,他扬了扬小拳头,一副大哥大的架势。

    = =大哥最近迷上了黑社会片子,老是去同学家蹭电视看。

    “那你为什么唉声叹气的?”

    “唉……哥哥不像你,出口都是成语的。哥哥这次考试的成绩不太好啦……呜呜,回去一定会被妈妈打股的!”被林潇这么一问,林建瘪了,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道。

    林潇黑线,道:“谁让你最近为了追电视剧,整天都往外跑。还有,你是不是上课的时候也在和同学讨论这个电视?”

    林建点点手指,心虚道:“没、没有啦……”

    “真的没有?”

    “呃,只有那么一点啦……”招架不住的林建从实招来,“坐在我隔壁的阿华家里面有电视,他经常上课的时候和我聊电视剧,他忙着说,我忙着听。于是俩人都没听课……”结果就是俩人的成绩都下滑得厉害,阿华比他还惨,有一科不及格的说。

    “哼,我早就说过你了,看电视也要注意尺度,你看现在学习成绩下滑了?上课是用来讨论电视剧的吗?你上课分心听不进去,成绩当然下滑啦!活该你被妈妈打股。到时候我带着弟弟一起观赏你这么大的岁数还被妈妈打股的景,还要叮嘱弟弟以后别向你学习。”林潇语气十分不善,这家伙平常溜起来速度飞快,喊都喊不住,现在遭报应了?

    妈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想到这个,林建更是打了个激灵:“呜呜,大哥不想被打股,小潇你要帮大哥啊~~”

    林潇瞥了他一眼,说:“帮你不是不行。但是……”

    “但是什么?”林建显然非常惧怕林妈妈发飙,连忙问道,“只要能不被妈妈打股,你让我做啥都行!”可怜的娃,这句话等于签了卖条约了。

    “好,这句话你先欠着,等哪天我需要你干活的时候再找你。咱们先回去,边走边说。”

    兄弟俩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商量如何能让妈妈不生气的方法。

    “对了,小潇,你们的考试成绩也出来了,考了多少?”

    “……大哥,这个你还是别在妈妈跟前提起来,我怕到时候你要多挨几下股。”

    林妈妈从田里干完活回来,发现家里的大的两只小家伙显得格外的殷勤。

    一回到家,大的那只竟然破天荒的给她倒了一杯茶,笑得无比狗腿地跟她说:“妈妈,请喝茶~”

    小儿子林潇则给她端来一盘凉拌:“妈,试试我做得凉拌黄瓜。黄瓜是爷爷给的,特新鲜,我加了点醋上去,开胃消暑~”

    林妈妈接过林建的茶,喝了一口,然后又夹了一块凉拌黄瓜吃了,决定静观其变,看看这俩小子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妈妈,你不是嫌地面脏吗?今天我把一和二的地都扫了拖了,还有把外面晾干的衣服都收回来叠好了。”

    “哦?是吗?”林妈妈询问的眼神投向林潇。

    林潇忍笑点头:“嗯,地拖了,衣服也叠了。”就是把地拖得黑一块白一块的,衣服叠的也是歪歪扭扭的,不成样子。不过大哥的确有努力过了。

    林妈妈放下茶杯,望着一脸谄媚的林建,挑眉道:“今天难得小建这么乖巧,主动做家务,妈妈感到很高兴。不过,自家的儿子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无事献殷勤,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赶紧从实招来!”

    妈妈的上半句话让林建眉开眼笑,但是到了后半句,他就开始心虚了,眼神开始左右飘移,被林妈妈威严一问,他立刻揪耸了,乖乖吐出实:“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啦……那个,我这次考试的成绩语文才68分,数学才71分……”和上次考试的九十多分差多了。

    林妈妈沉默半晌,面无表:“这也叫没什么?那么小建认为什么才是大事?”

    林建立刻瘪了,脑袋低低地耷拉着,盯着地面的马赛克花砖不吭声。

    “咳咳,妈妈,哥哥有在反省了。你看他今天这么主动的去帮忙做家务……”

    “那是两码子的事!”林妈妈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你主动去做家务妈妈很高兴。但是,你认为你做这些就能弥补你所犯的错误?然后以后电视照看?课堂上照样分心?”显然对于林建的学习况,林妈妈了如指掌。

    “不能……”林建的头压得更低了,“我只是希望能做些东西能让妈妈别那么生气……”看样子妈妈反而更加怒了。

    ~~~(>_<)~~~他不要被打股。

    “相对于这些表面的东西,我更希望你能对我说些什么,针对这次成绩退步的事。”林妈妈的表总算缓和了一点,再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呃,这次我的成绩之所以退步这么厉害,都是因为我最近看电视太多了,而且上课的时候都忙着和同学讨论电视剧,分心没认真听讲,所以才会这样……”林建手指捏着衣角,乖乖反省检讨中,“我以后会减少看电视的时间,专心上课,不会再在课堂上开小差了。”

    “还要把以前丢下的知识给捡起来,有什么不懂的话要问老师。还不去把试卷拿出来,妈妈帮你看看到底错在哪些地方了。”低年级的知识林妈妈还是能够应付得来的,“这次妈妈就先不打你股了,如果还有下次,我就要出动鸡毛掸子了。”

    林建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小,狗腿应道:“好~”耶~不用大股了!

    “对了,妈妈,你怎么都不用问小潇的成绩?”小家伙林建心里不平衡了,为啥妈妈光忙着骂他而忽视弟弟。

    这忘恩负义的家伙,刚才放学回家路上他还在哀求林潇帮他度过难关呢,转眼又心里不舒服起来。

    ……对于林建这种好了伤疤忘了痛,过河拆桥的家伙,林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了,小潇,你的成绩表呢?”林妈妈这时候也想起来了。

    “……在这。”林潇随手从书包里抽了一张成绩表出来。

    妈妈盯着成绩表半晌没吭声。

    看看,其实弟弟也考得不怎么样?亏他刚才还吓唬我,不要在妈妈面前提起来。嘿嘿,这会儿有人陪他一起挨骂了。

    “……林建同学!”

    “到!”林建下意识地应道。

    “这个星期,家里的扫地拖地还有洗碗叠衣服等家务都交给你做了。”林妈妈脸色平静的宣布。

    果然……

    “呜,为什么?!以前这些都是弟弟做的呀!”林建炸毛了。

    林妈妈深呼吸一口气,右手快如闪电地伸长,一把拧住了林建的左耳朵,吼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也知道这些活都是弟弟干的?平常弟弟做这么多家务,他还能科科都保持一百分。而你呢?看看你,为哥哥什么都没干,平常都跑去人家那里看电视去了,成绩还倒退这么厉害!你说你该不该好好劳改一下?”

    “呜呜,妈妈,疼疼疼。应该,非常应该!”林建被林妈妈拎着耳朵一顿臭骂,心里懊悔死了,只好迭声应道。

    林潇朝他翻了个白眼,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

    看来这个星期他会比较轻松了,多出来的时间用来干啥好呢?去钓鱼?还是去河边画素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