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返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那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林潇和强表哥达成协议,一致不对大姨妈和依表姐她们透露。

    按强表哥的话说:这是咱们男子汉之间的秘密,不能对女人们说。

    按林潇的话来说:那天强表哥在小妍姐姐的表现实在是太猪哥了,他不好意思说出口。

    至于范友智童鞋,被华丽丽地忽略了。= =

    不过林潇倒是在小妍她家借到不少好书,她家的书库堪称小型图书馆,这实在让书成痴的林潇十分欣喜。

    强表哥自然也乐得看到小潇和小妍走得近,如此一来他就有更多的机会和小妍接触了。想想都觉得美,帮小潇借书和还书,这些都是光明正大和她接触的机会啊~~

    = =请大家无视这位被美色所惑的表哥……

    第二天,依表姐依言带林潇去游湖。

    幸好这一次依表姐的同学之中没有什么帅气的男同学,不然林潇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专职当搭红线的小花童了。

    幸好这天没有发生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只除了林潇被依表姐的一众女同学调戏蹂躏了一番以外。= =

    子就这样继续过下去了,眼看着历从89年正式跨入90年代。不知不觉林潇和林妈妈在大姨妈家住了五个月了。在林潇离开家的时候还穿着短袖衬衫短裤子,如今早就换上厚毛衣了。

    这些子里,林潇和依表姐、强表哥他们彻底混熟了。尤其强表哥那边,由于这些子小妍她和林潇之间交往频繁,想要接近美女的强表哥就成了直接受益人。不过,小妍对于强表哥的态度一直都非常明确,他们仅仅是同学而已。

    这一点林潇看得非常清楚,恐怕强表哥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只是还不肯放弃而已。

    对于强表哥的初恋,林潇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只有默默在心底祝愿他早看开。

    这些子以来,林潇看着林妈妈的肚子一天天的鼓起来,开始期待新弟弟(或者新妹妹)的诞生。

    眼看着林妈妈还差两个月就要临盆了,而且节也快到了,林妈妈开始准备着返家。

    一般怀孕到这个月份,打胎的话连大人都会有危险,所以计生办那边也奈何不了超生的孕妇们。只能等她们生下孩子以后再另行罚款。

    所以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回家了。

    听到林潇他们要走,最是不舍得的要数依表姐和强表哥,另外还有已经和林潇成了好朋友的小妍。他们千叮万嘱小潇一定要经常给他们写信,有空一定要再来城镇里玩。

    不过再怎么不舍,离别总是要到来的。

    林潇在小妍家的司机友送到车站后,他和林妈妈踏上回家的路程。

    回到家里,基本上没发生什么大变化。

    爷爷伯父伯娘他们都好,哥哥林建长高了一点,他看见林潇他们回来,高兴地直蹦跳。小孩子嘛,毕竟还是会想妈妈的。

    林潇把自己的包包整理了一下,把手信分派了一下:

    糖果分成三份,分别分给哥哥林建、堂弟林逸,还有小述;带给两位堂姐的是从城镇买的一些好看的头花头绳之类的东西;给师傅李爷爷的是他从小妍家那里抄来的医术抄本;给徐爷爷的是他在镇里借住期间练字的字帖(= =交功课)还有小妍送他的一本篆体字帖。

    大家收到林潇的礼物都显得十分高兴。

    只除了小述。

    林潇果然猜得没错,小孩子的注意力最容易被转移。林潇离开了数月,小述早就交上其他要好的玩伴,尤其是上辈子的死党阿当,俩小孩子经常跑去外面玩耍不到天黑也不回来。

    林潇去小述家的时候,只有小述的妈妈二伯娘在家,靖哥哥也上学去了。

    “哟,小潇,你总算回来了?”二伯娘看见小潇很意外,“你是来找小述的?那家伙最近老是和村尾的阿当跑出去玩耍,现在还没回来呢。想当初你刚走那阵子,那小家伙嘴里老是念叨着你,后来和其他伙伴混熟了就好了。”

    “这样啊?”林潇一脸意料之中,笑道,“那太好了,原本我还担心小述会不适应呢。对了,这些是我从镇里带回来的糖果,我答应了给他带回来的,麻烦转交给他。”

    “哎呀,那这么好意思?”二伯娘嘴里客气着,接过小潇的那袋糖果。这孩子年纪小小的,说话举动倒跟个小大人似的。如果自己小述有他一半懂事就好了。

    林潇没有多停留,干脆利落地转就走。

    这世上本来没有人离了谁就活不下去。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只是林潇心底还是隐隐有点失落,毕竟早已习惯了那小家伙寸步不离的粘着自己,如今他有别的玩伴了,不再粘在自己边,肯定是有点不习惯的。

    回到家的林潇开始帮妈妈准备午饭。哪知道饭才做到一半,小述就蹬蹬蹬的跑上门来了。

    “小潇!!”响亮清脆的一声大喊吓得林潇扔下了手里的饭勺子。

    他跑出厨房一看,只见那鼓着一张包子脸,瞪大眼睛气嘟嘟地瞪着自己的小家伙不是小述是谁。

    “小述?你怎么过来了?”林潇奇怪地问着,他刚从他家回来,那时候他不是不在家么?

    被林潇这么一问,小述那瞪人的黑眼珠开始水汽蔓延,气嘟嘟的包子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嘶的一声瘪了,紧接着的是惊天动地的哭声:

    “呜呜……小潇坏蛋!回来都不找小述!小潇不要小述了!大坏蛋!”

    林潇黑线,这事哪儿跟哪儿啊?

    看见家人他们都被小述惊天动地的哭声给招惹出来了,林潇连忙把小述拉去人少的阳台,一边哄道:“小述别哭啊~我一回来不就给你送糖果去了么?伯娘她没跟你说么?”

    小家伙暂时止住了哭嗓,抽抽泣泣问着:“真的?”他刚进家门就听妈妈说小述回来了,然后他一听到这个就跑出来了,没来得及听妈妈还没说完的话。

    林潇无语:“你该不会是话听一半就跑出来了?”

    被说中心事的小述心虚了一下,随即理直气壮的反问:“你去我家找不到小述,怎么不去祠堂那边找我?我一直都在那边玩耍,一边等你回来找我玩!”

    林潇翻白眼,这小孩子几个月没见,倒学会质问人了。

    “我要回家帮妈妈做饭,她怀着弟弟不方便做事。”他能怎么回答?难道说他看见小述有新玩伴了,心底失落了?

    “哦,也就是说你打算吃过饭再找小述?”小家伙总算雨过天晴了,一双大眼亮晶晶地瞅着林潇。

    林潇含糊道:“是……”大概……

    “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家吃饭去。我还要帮妈妈做饭。你下午有事不?”

    “没有!”小述赶紧摇头。

    “没有的话就过来我家,我要看看你的字有没有坚持在练。”林潇恢复他的严格本

    “呃,好……”小述心虚地左右瞟了两眼,扭捏了一下一溜烟跑走了。

    这小家伙,一看就知道偷懒了。

    不过小孩子都是这样,三分钟度是常见的事

    就像他家哥哥自从上小学以后就很少去李爷爷家里,这些东西成事在人,勉强不得。

    就这样,小述恢复了他的粘人政策。只是毕竟他有了新伙伴,粘着林潇的时间缩短了一半。林潇对此也没什么意见的,只是尽着自己朋友的本份该玩的玩,该教的教。(--感觉成保姆了)

    在踏入90年代的第一个农历年不久,林潇总算迎来了他家的最后一位成员的降生,弟弟林峪终于出生了。

    林爸爸为此失望了一下。

    --只有林潇在暗自庆幸:弟弟还是弟弟,可喜可贺……

    刚出生的弟弟皮肤皱皱的,像个小老头,被哥哥林建嫌弃不已。

    林妈妈还在坐月子,家里的一切还要劳烦帮忙,林潇跟着旁打下手,把家里的家务整理的整整齐齐的,看得林妈妈十分欣慰。

    大姨妈从镇里寄了一些适合坐月子吃的食材回来。

    林潇还特地跟李爷爷请教一些对坐月子的妇女有益的药膳,挑了一些平民吃得起的方子给林妈妈做来吃,再加上那边一些民间流传的食谱,总算把妈妈养的脸色红润。

    坐月子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月嫂之类的,林妈妈要一边坐月一边照顾弟弟,非常辛苦。小弟弟白天老是睡觉,半夜睡饱了就非常精神,老是哭闹不休,十分折腾人。

    林潇都快成了全方位小保姆了,跟着妈妈边,白天妈妈补眠,他帮忙照看弟弟有没有拉了撒了。这时候小孩子的尿片都是用一些旧蚊帐布做成的,拉了撒了就要换一块。

    亏得林潇不嫌脏,自告奋勇的帮妈妈洗尿片,洗好了晾在顶暴晒消毒。

    于是等林妈妈出月子了,坐月子的林妈妈养胖了,反倒是林潇瘦了。

    林妈妈看在眼里非常心疼,把林潇赶去休息,申明不用他照顾弟弟了,他自己也是在长体的阶段,怎能这样熬瘦子?

    林潇耸耸肩,该帮忙的还是会帮忙,不过林妈妈出月子了,行动比以前方便多了,很大的减轻了他的压力,再加上他更注意休息体了,于是也没在变瘦下去。

    至于粘人的小述则乖乖在呆在一旁,该练字的时候练字,有时候也会帮走开的林潇照看一下睡熟的林弟弟,粘人政策依旧。

    90年在弟弟的哭闹声中很快过去了,林家倒是出了两个半兼职小保姆。

    第一个毋庸置疑是林潇,第二个是被林妈妈压迫下的林建小盆友,剩下的半个是整天粘着林潇的小述。= =

    林妈妈看着二儿子这么乖巧懂事,而大儿子已经上学了却还是那么跳脱好动,实在看不过眼的她在周末的时候叫住要往外跑的林建,严令他要做好大哥哥的榜样,主动帮忙照看小弟弟。林建虽然心不甘不愿的,但碍于妈妈的权威之下,只好委委屈屈地呆在家里守着弟弟。

    当然林建这个兼职保姆仅限于每周的周六,周照样出去玩耍。于是每逢周六,林潇就会从家里解放出来,带着小述出去走走,要么拜访李师傅,要么出去小河边乘凉钓鱼。

    子过得飞快,才一岁不到的弟弟林峪小脸蛋长开了,穿着妈妈自制的蓝色小衣服,显得格外的粉嫩可

    小家伙很笑,别人逗他一下他就咯咯地笑起来。后来他夜颠倒的作息总算被纠正过来了,现在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典型的乖宝宝一枚。

    小家伙笑,但不是人人都可以抱他玩。这小家伙就认林妈妈、林潇还有三人,其他认抱他就哭。

    林爸爸为此感到十分不忿,小家伙凭什么给、妈妈还有小哥哥抱,就是不给他这个爸爸抱?于是不死心的他每次回家都要抱他一抱,直到弟弟惊天动地的哭起来才罢手。= =

    林妈妈对于丈夫这孩子气的行为感到哭笑不得,笑骂了他一顿:“等哪天你照顾他一整天,管他吃喝拉撒睡,他就给你抱了!”

    林爸爸听了才稍微收敛了一下。

    五岁的林潇他最近迷上了扫描画,因为这个时候照相机还是十分稀罕的东西。而他想把弟弟小时候的可模样给画下来,于是只能靠自己的双手画。

    恰好徐爷爷家有相关的书籍,他借过来看了,先是画家里的静物,然后再以弟弟为模特画画。

    在小述的强烈要求下也给他画了一张,不过林潇的手法还是很生涩,画的不是很好。但是小述还是把那幅扫描十分宝贝的收起来了。

    重生后的林潇喜欢尝试不一样的东西,哪怕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他还是乐此不疲的享受着过程当中的新鲜感和体会心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