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蝴蝶翅膀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事果然和林潇的预料相差不远,当时二舅舅原来是去接上初中的表哥还有表哥的一个同村同学回家喝喜酒,路过顺带捎上林建的。二舅舅的摩托车自然就载不下林潇。

    林潇去不了,只好把要交代的话再三跟林建交代。

    林建以为林潇因为不能去喝喜酒而不高兴,他也就耐着子听林潇唠叨。

    眼看着二舅舅的摩托车越走越远,林潇叹了一口气:该做的他都做了,其他的看命运安排。

    结果那天晚上,林建哭着鼻子被二舅舅送回来了。

    林潇一看见林建凌乱的衣服,还有点淤青的脸蛋,心下一沉,连忙问:“哥哥,你怎么了?”

    林爸林妈看见林建的模样也担忧地问着。

    二舅舅的脸蛋微红,看样子是喝了一点酒,不过脸色却比较沉重。

    “小建吃完饭以后被阿亮带去堤围路边玩耍,结果不知道怎么的被追逐的孩子给撞下堤围去了。”

    “啊?!那小建有没有事啊?”林妈妈连忙凑近林建上下打量哭着鼻子的林建。

    林潇心下叹气:虽然不是从拖拉机上掉下来,但是哥哥也是滚下堤围了。难道这人的命数真的更改不了?

    不!起码他知道事的后果,能够及时提醒爸妈们留意哥哥的伤

    二舅舅挥了挥手,道:“没事。小建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没见他说上哪里痛。”

    “小建?你回答妈妈,是不是上哪里痛呀?”林妈妈摸着林建的头,柔声问着。

    可惜林建忙着抽抽泣泣,一时间也答不上话来。

    林潇叹了口气,拉开抽屉摸出一颗悄悄藏起的大白兔糖(徐爷爷给的,他撰在一起偶尔给林建小述他们吃)。剥了糖纸,塞进林建的嘴巴里。

    很好,哭声自动消音了。

    “哥哥,上痛不痛?”林潇问着。

    林建点了点头,又摇摇头,含着糖模糊道:“浑都动,又都不是很痛。”

    林妈妈松了口气:“估计是摔得浑酸痛了,明天妈妈带你去村里卫生站看看。”

    二舅舅挥挥手:“小孩子这点小摔小打的,不算什么。如果明天他没什么事,也没必要去卫生站了。没事我先走了。”

    林妈妈连忙把舅舅送出去,林潇在后头不满地瞪了一眼舅舅的背影,嘀咕了一声:就是你这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才会害了上辈子的哥哥一生……

    “小潇,你在嘟囔些什么?”林爸爸问着。

    “没事,我在想要不要找村里的李爷爷给大哥看看。”李爷爷是村里比较有名的铁打游医。

    这话被走进来的林妈妈听见了,道:“这事明天再,你先和哥哥洗澡去,看他浑脏兮兮的。”

    “妈妈,你可要带哥哥去仔细检查一下啊。我听徐爷爷说过,他们那边有个小哥哥摔倒后脚有点痛,他们也以为只是扭伤了,没当一回事。后来他的脚越来越痛,去大医院检查了才发现他脚骨脱臼了。而且发现得太晚,那孩子的骨头都长歪了,就算给他做手术了,他走路也是一跛一跛的。”

    “真的假的?”林妈妈听以后吓了一跳,她知道教小潇练字的那位徐老爷子。人家的儿子还政府部门当差哩,所以她对小潇的话深信不疑。

    “好了好了,明天我带小建给李爷爷看一下。实在不行就把他送去镇里的医院看看。小孩子的体的确要注意一点。”林爸爸还是比较英明的,听到小潇的话以后他也觉得有必要带林建去检查一下。就算没事也当求个心安,万一真有什么事及早发现也是好的。

    成功说服爸妈,林潇十分高兴:“哥哥,我们早点洗洗睡了,明天带你去检查检查。”

    林建也累了,模糊的点点头被林潇拉着上洗澡去。

    第二天,林爸带着林建去李爷爷家。

    李爷爷是当时村里仅存的有名铁打医生,他家的儿子早逝,他家的医术去到他那一代就失传了。

    李爷爷蓄着一把雪白的胡子,一脸笑眯眯的十分慈祥。

    他一边问着林建上哪里痛,一边用手摸索着他的小手小脚。

    在摸到林建的左手手肘的时候,他眉头皱了皱,用手指按了按关节处:“这里痛不痛?”

    林建缩了缩:“有点,你这样按就更痛了。”

    李爷爷摸了摸胡子,抬头对林爸爸道:“阿见,看来还是你对孩子上心。小建的手肘关节脱臼了。”

    “啊?还真脱臼啦?”林爸爸惊讶道,“小孩子的骨头都这么脆弱的?”

    李爷爷瞪了林爸爸一眼:“你以为你家孩子是铁打的?又不想想小建他从堤围的路边滚下去了,最后只是脱臼这也算是走大运了。幸好你还记得把他带过来这儿,如果不当一回事的话,到时候孩子的骨头长歪了,那手尾就长啰……”

    林爸爸一听,知道林潇所说的话不假,连忙着急问李爷爷:“那现在怎么办?”

    李爷爷继续瞪了林爸一眼:“你当我这铁打医生是白当的?没事,用我的家传接骨手法,待会儿我帮他把骨头纠正过来就行了。不过记得这两天不要让他的左手提重物,也不要活动太大。”

    李爷爷话音刚落,他就一手抓着林建的手腕,一手抓着他的上手臂,两手一拉一抖,只听咯哒一声,林建还没反应过来,李爷爷就说好了。

    林建转了转手肘关节,发现真的不痛了,脸上立刻雨过天晴。

    林爸听了,连忙送了口气,直道:“谢谢李爷爷,麻烦你了。”

    “唉,李爷爷老啰,以后这手接骨手法恐怕就要失传了。”李爷爷看着年幼的林建,一脸慨叹道。

    林爸爸嘿嘿笑着:“没办法,现在大家的卫生站和医院都是那些西医的。打针吃药见效快嘛……”

    李爷爷摇头:“是药三分毒。那见效快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可惜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论这个啰,只求快点把病治好……对了,我刚给他把了把脉,小建有轻微内伤的迹象。你明天带他去镇里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好的好的。”这次,林爸爸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带小建去医院检查一下了。

    林潇觉得李爷爷的说法十分有见地,转眼一想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李爷爷,不如我和哥哥以后过来你这里学习医术?”之所以顺带捎上林建,是因为林潇实在看不下那家伙天天往外蹦跶,是时候早点东西让他安静一下了。

    “哦?小潇对李爷爷的医术感兴趣?”李爷爷挑起眉头,兴味地盯着林潇。

    “嗯,我想像李爷爷那样子,咯哒一声就治好了哥哥,好厉害~”为了学医术,林潇不介意装嫩装□。

    面对林潇崇拜的眼神,李爷爷显然十分受用,点头欣慰道:“小潇有心学,我就教。至于小建,看他有没有那个耐心再说。如果你俩能好好学,让这门医术流传下去,李爷爷就心足了。”起码去到间也不用愧对列祖列宗了。

    就这样,林潇也就成功拐了一个医术师傅。可喜可贺……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