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拜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在林潇的期待中,外公午睡过后,带上小林潇在村子狭窄的巷子中南北穿梭,然后来到一棵枝繁叶茂的榕树下。

    远远的望过去,那高大的榕树宛如一把绿色的大伞子,郁郁葱葱地撑起一方凉。

    大树下围着一圈用石头搭起来的花岗岩座位,供人们乘凉休息用。

    大榕树附近就是一条小河,夏天的风吹过河面迎面而来,拂动榕树长长的胡须来回摇摆,让树下乘凉的人们感到一阵舒适的凉意。

    林潇和外公到达的时候,树下已经坐了不少在此处乘凉的人们。有的妇女坐在座位上一边嗑瓜子一边聊天,也有几个孩子围着大树欢快追逐着。

    外公直接带着林潇来到树下那张石桌前,那里已经有一位穿深蓝色衣袍的白胡子老人安详坐在那里。

    “老何,来了?”老人看见外公,微笑问着,一边开始着手布置石桌上的象棋来。

    外公点头:“老徐,这是我家的小外孙小潇。小潇,这位是我的棋友,你叫他徐爷爷就行了。”

    林潇从外公后冒出头来,嫩声打招呼道:“徐爷爷好~”

    老者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玉雪可的小娃子藏在老何后,探出头来,白嫩清秀的小脸蛋上绽放着一抹羞涩的笑容,一颗黑色的观音痣在清秀的眉目中格外的显眼,更衬托的这孩子清澈的灵气。

    “哟,我还以为你从哪里拐了个可小娃回来了,原来是你家外孙。小潇是吗?来,徐爷爷给你糖吃。”说罢,许爷爷从衣兜里掏出一颗白色的糖果。

    林潇定睛一看,那不就是那赫赫有名的大白兔糖吗?这东西在这个时候可是个稀罕玩意。再看看地上零散扔着的白色糖纸,还有附近追逐游戏的那些小娃子嘴里也是鼓鼓的含着东西,想必刚才许爷爷也是给这帮娃子慷慨赠糖果。

    看来外公的这位棋友份应该不低,否则不会把这大白兔糖随即送街坊。

    林潇连忙接过那颗糖,也不急着吃,只是笑着道谢:“谢谢徐爷爷!”

    徐爷爷看见林潇的举动,心下喜欢了几分,不由问着:”小潇跟着外公出来玩?这里很多娃子可以陪你玩。“

    林潇摇头:“我跟着外公过来,想拜徐爷爷为师。”

    “哦?拜师?”徐爷爷挑眉,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林潇点头:“对,外公说徐爷爷写的一手好毛笔字,所以特地带我过来拜师。”

    徐爷爷疑惑的视线投向外公,外公嘿嘿笑了两声:“你那手毛笔字的确不错,而且你也跟我说过学这个要从小培养。我看我家小外孙十分好学,所以带他过来给你看看。看你能不能指教指教他。”

    “指教可以,但是拜师什么的就不用了。现在新社会不兴以前那了,我看小潇也是个乖巧上进的。我倒是不介意教他写毛笔字,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做事贵在持之以恒。一旦小潇开始学写毛笔字就不能半途而废,必须一直坚持下去。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徐爷爷摸了摸胡子,一脸郑重道。

    林潇看着徐爷爷的严肃脸容,不点头道:“爷爷也有教小潇,做事必须从一而终,不能半途而废。小潇答应徐爷爷,会一直坚持练下去的!”

    在这个淳朴的年代,人们不会以利益标准去衡量事,反而更多地以道德品格标准去做事。要放在后世,人家才不管你坚不坚持,能给钱就行了。

    “很好,”徐爷爷满意地点点头,“待会儿我和你外公下完棋后你随我到家一趟,我把一些练字的基本要点和你说说。”

    外公眼看事成了,也眉开眼笑道:“老徐,谢了。”

    “这点事谢什么。让我今天再和你大战几回合,分隔高低输赢出来。”说罢摆好棋子严阵以待。

    林潇于是也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外公和徐爷爷在那里啪嗒啪嗒地你来我往地下起棋来,

    观棋不语真君子。

    林潇没作声,他也不去和其他那些孩子玩耍,打算一边观摩外公他们的棋路,自己上辈子只知道最基本的“象走田,马走”这些基本技巧,那手臭棋经常被小侄子欺负蹂躏。如今有机会好好学习,一雪上辈子被小孩子蹂躏的悲惨历史,他当然不放过。

    人家说学象棋可以锻炼智力,他权当锻炼大脑思维。

    看到林潇乖乖地坐在一旁专注地盯着他们下棋,徐爷爷满意地点点头,练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静心。看来这孩子在心理条件上已经符合了练字的要求。

    徐爷爷转而想起自家跳脱的孙子,摇头叹气,如果自家孙子有小潇的一半,他就不愁自己的书法后继无人了。不过孩子的心活泼也不是坏事,有些事强求不来。

    “老徐,你想那么久的?赶紧走啊……”林潇外公等了半晌没等到徐老的下一步棋子,忍不住催促道。

    徐老这才回过神来:“哦哦。”然后随手走了一步。

    “你确定?将军!”何老呵呵笑着,啪嗒一声下了这生猛的一步。

    “等等?这么快?让我再想想。”

    “想什么想?刚才还没想够吗?谁让你刚才走神了?”外公随手把棋子都划拉在一起,然后重新摆放起来,“再来一盘。”

    徐老输了,只能吹胡子瞪眼,然后也撸起衣袖道:“来就来,我就不信这盘我拿不下你!”

    林潇看了个半懂,只是被这两位老人孩子似的对话给逗笑了。

    “你在看什么?”这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生得浓眉大眼的小男孩跑到林潇旁。林潇认出他就是刚才那些追逐玩耍的孩子之一,他的样貌在一群孩子中最是清朗出众,就是他白衬衫上的黑色印痕给他的形象打了点折扣。

    “小虎玩累了?过来过来。这是何爷爷,还有这是何爷爷的外孙小潇,赶紧和何爷爷打声招呼。”这时候,徐爷爷看见这孩子,连忙开口介绍道。

    敢这娃子是徐爷爷的孙子呀……

    “何爷爷好~”徐志虎朝林潇外公打了声招呼,然后继续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旁的这位看上去秀气文静的小弟弟上。

    “小潇吗?刚才你在看什么?”

    “小虎哥哥好。我在看徐爷爷和外公下象棋。”

    “下象棋有什么好玩的?半天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看到都觉得股痛,不如跟我一起玩?”小虎童鞋显然和林潇的哥哥林建是同一类型的,让他安静坐上一会就像要他命似的。

    在小虎童鞋亮晶晶的期待眼神下,林潇只好点头,和外公他们说了一声后和小虎童鞋玩耍联络感去了。

    小孩子的感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再加上后来林潇经常去徐爷爷家练字脸书法。他和小虎很快就熟络起来。

    自此以后,小虎童鞋也加入小潇的童年玩伴行列,当然也是长大后林潇的好友死党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