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在林潇模糊的小时候记忆中,自己的父母曾有一段时间也是埋于田泥之上耕作,忙碌在塘基上养鱼的的农民之一。只是后来父亲和亲戚合作开纺织厂,双腿才离开了田地。后来纺织厂倒闭了,他和妈妈远赴外地开始了他们的开店生涯。林潇三兄妹就被托给爷爷帮忙管教照顾。

    重生后的林潇第一次看见年轻的林父,不大吃一惊:年轻的林父那高凸的啤酒肚不见了,长期的劳作形结实偏瘦,脸部的线条比较硬朗。记得小时候的林潇比较怕父亲,因为他一板起脸来就比较吓人。

    如今林潇用成年人的目光重新打量林父,自然是觉得没那么可怕了,只是怎么也无法把现在这个结实年轻的林父和重生前那材发胖,神柔和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无法否认,时间可以让许多东西改变……

    对于林父,林潇的心是复杂的。

    记得前世的小林潇在林父带着妈妈哥哥弟弟出外的时候,他曾哭着问为什么不带上自己。林父就会喝道:“谁让你不是男孩!女孩子乖乖待在家里哪里都别去。”

    前世的林潇曾有段时间十分讨厌这个重男轻女的父亲,也曾妙想天开地向上天许愿,说自己不要当女孩了,要变成男孩。如果不成那就离家出走,不要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里待下去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林潇小时候的胡思乱想。

    后来长大懂事以后,林潇才渐渐的和父亲改善了关系。

    至于这辈子,林潇是男孩子,林父自然也不会存在什么重男轻女的观念。反倒是林潇那女变男的荒谬的许愿如今奇异地成真了。

    根据这些天以来的观察,林潇重生在自己三岁大的那个末。

    自从林潇立下重生的目标以后,子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小孩子正在长体的阶段,肚子容易饿,林潇除了正餐以外,也会跟大哥一起去厨房翻找吃的。

    林妈妈经常戏称:厨房最近多了两只小老鼠,把厨房里能吃的都翻出来吃光了。话虽这么说,但是她还是会定期做点包子或者其他点心放在厨房里喂肚子饿的小老鼠。

    难为林妈妈变着法子把大米玉米等粮食变着法子做出好吃的点心出来,让家里那两只小老鼠还能以翻找食物为乐。

    为此,林潇心里蛮感动。那时候家里经济其实不算很好,村里家家户户靠种田养鱼养猪为活。农民的子都一样,靠天吃饭饿不死,但是子都是苦哈哈的,生活水平好不到哪里去。

    后世那些花花绿绿的零食在80年代末的时候还是比较少见的,就算有价钱也很贵。

    林潇还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带着他和哥哥去村里的小卖店,硬下心来花两块钱买了一块巧克力。那时候的两块钱相当于如今的几十块了。

    爸爸妈妈就意思意思地掰了一点尝了一下,剩下的都让林潇和哥哥给瓜分光了,吃完了还把手指了好几遍。那香甜醇滑的口感让小林潇一直记忆犹深,一家人分享一块巧克力的景也让他感到十分温馨。

    当然,这辈子的林潇自然是不会做出指头这等举动出来,在爸爸给他们掰了一大块巧克力以后,嘴馋的哥哥三两下就吃完了,林潇则喜欢慢慢咀嚼品味。眼看着哥哥眼巴巴地瞅着自己手里的那块巧克力,林潇还主动掰了一块给哥哥。

    这个举动让林家爸爸妈妈一致夸赞林潇:咱家的小潇比以前懂事多了,吃东西都不跟大哥抢了,还主动让给哥哥吃。

    当然,林潇对于这样的夸奖无动于衷,心想:如果我这个活了三十岁的大人还和小孩斤斤计较,抢来抢去的,那真实越活越回去了。

    只有哥哥小林建在听到爸妈对弟弟的夸赞以后,忿忿地表示:“我以后也要让着弟弟,不跟弟弟抢东西吃。”说完还意犹未尽地手指头。

    那嘴馋的模样让林爸忍不住敲了他一下,笑骂道:“等哪一天你真治得了你这馋嘴再!”

    最近的林潇真的让林父林母大感惊奇欣慰,这个平常疯玩的野小子,自从上次那场高烧以后,野子收敛了许多,变得懂事多了,尤其跟哥哥林建摆在一起的时候,林潇显得比他乖巧多了。

    每天早上,林建早早地起,顺带动作粗率的吵醒林潇。然后林建随便漱漱口刷两下牙就蹬蹬蹬地跑下去找吃的了。林潇慢条斯理地收拾好被子,细细地洗漱刷牙(上辈子的洁习惯),然后走下去如无意外的看见哥哥人去碗空的景。

    林潇会把哥哥的碗用水泡着,等自己吃完早餐以后顺带帮他一起洗了。

    然后,林潇会从爷爷家搬出一高一矮的两张凳子,坐在爷爷门前的小空地上。拿出一本硬笔练习本(从隔壁堂姐那里淘来的。堂姐以前懒得书写,好几本练习本都是崭新崭新的),开始练习握笔写字,三岁小孩的手不是很会用力,林潇也乐得从最简单的字体开始练起,一点一点的把那手字练起来。

    毕竟上辈子林潇的字比狗爬的稍微好看那么一点。

    林家爷爷看见自家孙儿这么乖巧好学,握着一支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短铅笔,小腰脊得笔直,小脸蛋无比专注地在本子上画着歪歪扭扭的字。

    于是林爷爷乐了,不笑道:“小潇在练字?小家伙真乖,怎么不跟哥哥出去玩耍?”

    “等练完字就去。”林潇抬头望了爷爷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一笔一划练着。

    “哦,那小潇这么练着,能认字不?”林爷爷本也是目不识丁的农民出,从没上过学的他却凭着常生活接触自学了不少字,基本的阅读书写都难不倒他。这让林潇感到佩服不已。

    林爷爷说,别人认字,自己不认识,难保哪天不会被人家给骗了。所以林爷爷对于认字一事十分衷。就像现在他看到小孙子竟然像个小大人似的,坐姿端正地练字,然不住心痒痒地凑过去逗小孙子。

    “不是很认识,一边练一边认。爷爷,这个是什么字呀?”林潇故意装糊涂,一边“虚心”问着,心想我总不能告诉你我全都认得?他对当神童没兴趣。

    “嗯,这个是看见的见。哈哈,刚好是你老爸的名字,你练好了可以写你老爸看。”林爷爷本也十分好学,忍不住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孙子旁边跟孙子讨论起来,“小潇,上面你写的这个是什么字呀?爷爷觉得有点眼熟,却又一时记不起来。”

    “这个是独字,单独的独。”

    这时候,伯父家的大伯娘抱着比林潇小一岁的堂弟林逸从街上走来。那时候,林建一家靠着爷爷家住,而伯父家还在和爷爷家隔着几条小巷的老屋住。

    “爷爷,我把小逸放在这里给照看一下。我们赶着去给菜浇水呢。”大伯娘脚步匆匆,语气也匆匆。

    “大伯娘好~”林潇十分有礼貌地打招呼。

    “哟,皮小子竟然能股坐得稳凳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在画画?刚好,你带着弟弟玩,不要带他去水边之类的危险地方玩耍。回头伯娘请你吃粉条。”大伯娘把眨巴着眼睛的小堂弟扔下,然后脚步匆匆的走了,压根儿没认真去看林潇在干啥。

    林爷爷脸色不太好,哼了一句:“人家小潇可好学了,在练字,不是在鬼画符!”

    林潇淡定,继续练字。小堂弟林逸也搬了张小凳子坐在林潇旁,着小指头望着他练字,不到一会儿觉得无聊了跑去追着爷爷家养的毛茸茸小鸭崽跑。

    林爷爷叮嘱林潇看好弟弟以后,他也扛着锄头去村外田地干活去了。

    林潇练了一会子,实在放心不下到处乱跑的弟弟,于是收拾好凳子本子,拉着弟弟,抓了一只毛茸茸的小鸭子,把它放在盛满水的盆子里,乐呵呵地看着小鸭子在水里划着鸭掌慢悠悠地游着。

    小堂弟十分高兴,看着小鸭子游泳高兴得直拍小手:“鸭子游游~我也要游~”

    说罢,他就摇晃着小子向林潇家门口不远处跟水塘接壤的地方走去。

    林潇眉头一抽,隐约记得记忆中堂弟曾有一次因为大人疏于看管,那小家伙一个人跑到水边想要学小鸭子游泳,结果差点没淹着,后来及时被发现了。赶紧把他从水里捞起来,小家伙喝了一肚子水,还嚷着鸭子骗他,倒是没有落下什么怕水影啥的。

    孩子没事,心疼孩子的大伯娘倒是大声嚷开了,话里话外都是指责的意思,听说好像把气得不轻。

    上辈子,是林潇第二敬重的长辈。爷爷去世以后,依然代替外出的父母无微不至地照顾林潇他们。林潇最看不得受气了。

    上辈子估计林潇他不耐烦和弟弟玩耍,丢下弟弟一个人给,自己找哥哥玩去,有时候活多忙起来顾不上堂弟,才会发生那样的事

    这一世的林潇没有急着去找哥哥玩,反而待在家里帮看着弟弟。

    于是堂弟淹水事件被林潇轻轻巧巧地改写了。

    只见林潇淡定地扯着弟弟,拿起一块石子扔进水盆里,看着石子咕咚一声冒了个泡,然后直直地下沉到盆底。

    “弟弟不会游水,是石子,不是鸭子。”

    “石子?”堂弟瞪着水底那颗石子,再看看那鸭子。

    “嗯,沉下去,喝一肚子水,会把肚皮撑破。所以要等爷爷教游水以后才能当鸭子。”

    堂弟拍了拍肚皮,一脸怕怕,然后一脸坚决道:“爷爷,教游水!”

    林潇点头,心想:爷爷倒是不介意教,不过等你妈妈同意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