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谢葭 书名:重生之颠覆
    ( )    迷迷糊糊间,正在做梦的林潇发觉鼻子痒痒的,呼吸有点困难,不抽了抽鼻子。可能昨晚夜里睡觉嫌盖被子太,忍不住把被子蹬开了。

    这下好了,看样子是着凉了。

    不说着凉还好,一说林潇都觉得自己头有点晕晕的,手脚酸软无力。

    “哈啾!”

    一声响亮的喷嚏过,林潇总算醒了。

    睁开迷糊的双眼,林潇望了一眼暗黄的蚊帐顶,咕哝了一声,翻了个打算再度睡个回笼觉。

    反正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说不定等一觉睡醒过来,感冒自动就好了。

    等等?暗黄的蚊帐顶?

    她刚新换没多久的席梦思,顺带把那蚊帐也换成梦幻的粉紫色。什么时候变成了那黄不拉几的颜色?

    林潇猛地睁开双眼,瞪着那残旧蚊帐上的几块方形补丁发呆。

    ……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会痛!

    记得做梦也会有痛觉的说,只是痛感没那么强烈……

    瞪大了双眼的林潇望着自己下那黄红绿三色相间的草席,再瞅着那条算是半新的红色碎花被子,无语。

    “哈啾!”

    又一声喷嚏过后,林潇感觉到鼻管里有液体正要往下滑落,深感不妙的她手忙脚乱的揭开蚊帐,往下爬下去,打算找纸巾擤鼻涕。

    这么一爬才发觉这看上去不高,怎么她的子往下一滑一探,憋足气费了老大的劲才让她在半空虚浮的脚踩到地面。

    林潇再望望自己的手手脚脚,严重怀疑自己昨晚吃的那包方便面里含有大量浓缩剂,把自己的体都浓缩成原本的四分之一。

    小手小胳膊,豆芽般干扁的材……还有四周算是装修崭新,可是却又处处透着一股质朴味道的环境……

    林潇嘴角抽搐,这里跟她记忆中的老家非常相像……就是装修崭新了点,还有家具看上去虽然很新,但是款式却土气了点……

    刚睡醒的人体会有自然的生理需求,急切需要把累积一夜的水分给排出来。

    迫于生理需求,小林潇顾不得这一切异像,连忙奔向记忆中的厕所。

    等她脱下裤子蹲下,稀里哗啦地一阵痛快过后,却下意识地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那个重要部位不知道何时从凹的变成凸的了!

    囧……

    林潇沉默半晌,淡定地穿好裤子,拧开水龙头洗手。然后走出厕所在厅里找到粗糙的纸巾,淡定的抽出擦手、擤鼻涕。

    收拾好后,她原路返回房间,费劲爬上,掖好蚊帐,盖上被子,蒙头继续睡。

    都怪那个奇怪的帖子,让她竟然作了这么一个惊悚的梦境。梦到自己回到二十多年前,刚加建完毕的老家当中了。更惊悚的是自己竟然变态了……从女人变态为小弟弟……

    这不是梦还是啥?

    赶紧睡觉,睡醒以后她会在席梦思上伸懒腰,然后为这个诡异的梦而惊叹。说不定连自己做过这样的梦都会记不起来……

    十分钟过去了,林潇只听到一大厅那老式上弦挂钟当当当地响了十下,向人们宣告十点到了。

    这是幻听,林潇告诉自己。

    再十分钟过去了,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一个小影旋风似的跑了进来,揭开蚊帐爬上

    然后林潇察觉自己的体猛地一沉,被重物给压住了,然后是一阵剧烈的摇晃。

    一把童稚幼嫩的声音响起:“弟弟弟弟,赶紧醒来,我们刚做好了一个蜘蛛网,咱们去河边抓蜻蜓和蝴蝶!”

    闭着眼睛的林潇在心底内牛:弟弟你个头,我是你妹妹!

    “弟弟?你还没睡醒吗?真是懒猪,妈妈平常不应该骂我,应该多骂你才对……”童稚的声音继续絮叨个不停。

    林潇实在受不了体被压住,心不甘不愿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唇红齿白一脸□相的小男孩,此刻他正瞪大乌黑的双眼盯着自己呢。

    林潇嘴角抽搐,从五官来看,这是自己的哥哥林建没错。只是没想到原来哥哥小时候竟然也是可小正太一枚,为啥长大以后会长成那黑不溜丢的模样?难道是基因突变?

    看见林潇醒来,“呵呵,弟弟醒了。快起来,我们出去玩!”

    “呜,哥,重……”林潇皱眉,一边嘟囔着一边推开那压顶泰山。

    开玩笑,虽说一个五岁小男孩不重,但是对于一个两三岁的小孩来说还是非常要命的。

    小林建嘟起嘴巴,不甘愿地挪开小股,一边还在推搡林潇:“弟弟,快起来快起来……”

    “小建,你又在扰弟弟睡觉了?”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却和林潇记忆之中的要年轻很多,“我跟说过多少遍了?弟弟生病了,不要去吵醒他……”

    “生病的弟弟不好玩!我去找小怡玩。”听到妈妈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林建连忙一溜烟地爬下,哒哒哒地撒开小腿,一阵风似的从妈妈脚边溜走了。

    堂姐小怡?

    林潇再度抽搐,难以想象那个天天换着衣服打扮的漂亮时尚的堂姐小时候的模样……记得妈妈以前曾说过堂姐小时候经常尿,挂着鼻涕不肯擤……

    囧……真是让人崩溃的残酷对比……

    林建那小孩下也没把蚊帐掖好,林潇挣扎坐起来,这时候一抹年轻的影透过厚实的蚊帐模糊映出,然后一双手把半掩的蚊帐揭开了。

    一张年轻的女脸庞探进了蚊帐中,林潇望着那还没有皱纹,皮肤光洁年轻的脸庞,突然间一种泪流的冲动。在二十多年后,岁月将会在这张脸庞上刻下了多少风霜和痕迹?

    “小潇醒了?”

    一双温暖的手探了过来,在林潇额头上探了探温度,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嗯,总算没那么烧了。”

    “二家嫂,小潇的感冒怎么样了?好点没有?”这时候,另一把粗犷中带着温的声音让林潇浑一颤,眼泪真的啪嗒啪嗒地掉下来了。

    这久违的熟悉声音,林潇已经多久没听到了?那位在父母外出打工赚钱后,一直照顾教育自己长大的可敬可亲长辈……记得小时候自己就是在爷爷的管教和的饭食中长大的……

    可惜,子养而亲不在。在林潇刚出来工作没多久,爷爷就因病去世了……让她想赚钱好好孝顺爷爷都没有机会……

    “呜,爷爷……”林潇抽噎出声,渐渐的越哭越大声,仿佛要把自己这些年来的遗憾和想念都发泄出来。

    年轻的林母刚想回答孩子好多了,林潇这头却哇哇大哭起来,嘴里喊着爷爷。

    “我看看,”一双黑壮的手伸了进来,一把抱起林潇。

    泪眼朦胧的林潇看见久违的熟悉脸庞,看着才五十多岁的爷爷,体倍儿棒,力气倍儿壮,背也没那么驼,不又笑了起来。

    “又哭又笑,小狗撒尿。”正值中晚年的爷爷刮了刮林潇的小鼻子,取笑道。

    林潇才不管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一劲儿抱着爷爷的脖子不肯撒手,仿佛一个松手爷爷就会消失不见了……

    “这孩子算是懂事,不枉爷爷昨晚连夜把发高烧的你背去卫生站看病。”林母微笑道,“既然醒了,就下去吃点稀饭。要吃饱了才能更好地恢复过来。”

    “爷爷抱……”林潇依然黏在爷爷上不肯下来,眼巴巴地瞅着爷爷。

    爷爷自然最难抵抗小孩子的这种眼神,自然乐呵呵地道:“好好,爷爷抱。”

    把脸蛋埋在爷爷的颈窝里,闻着属于爷爷的气息,林潇告诉自己:从三十岁的大龄剩女突然退化成才两三岁的小孩,而且还杯具的变了……

    不过……

    眼看年轻的家人,健在的爷爷,一切或许不可思议,但起码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林潇或许可以勉强接受自己从“她”变成“他”这个纠结的现实。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颠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