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决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界 书名:星际猎宝生活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号,周一。

    圣诞夜。

    北京。

    海淀区。

    -

    -

    下午五点十二分。

    天已经黑了。

    室外的寒风无孔不入,刮在肌肤上,干冷干冷。起先还生疼,而后就麻木了。

    单位的接送车驶近车站。

    谭佳与同事杨洁告别,裹紧大衣、围巾、帽子,起到车门前略等了片刻。

    车停门开、谭佳下车。

    接送车开走。

    谭佳步行了四五分钟,进小区,登上三道楼梯,开门进屋。

    却看到汪愉呆呆坐在沙发里、坐在一片黑暗中。

    闻起来也不对了。平里乃甜橙油,眼下却成了柠檬皮。

    谭佳换了鞋,摘了围巾帽子、脱了大衣,打开灯:“出什么事了?”

    汪愉不适应光线,偏头眯起了眼,木然道:“我跟余志杰——分手了。”说完这一句,苦笑连连,强打起精神玩笑,“佳佳,你怎么不是个男人?你要是,我直接就赖上你了。你不做饭只吃,我没户口没房子,咱们俩刚好互补。”

    谭佳无言了一瞬,走过去挨着汪愉坐了下来:“来,抱一下?”

    汪愉疲惫一点头。

    虽然是房客与房东,但这个拥抱却与合同无关。

    而后汪愉放开了谭佳:“今晚平安夜,还要做兼职?”

    “平安夜呵。”谭佳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微吐了一口气,“放假吧。我们弄点烧烤,喝它一杯。”

    汪愉一撑沙发站了起来:“就是!走,买东西去!”

    -

    -

    两人去最近的超市买了烤串、可乐与啤酒,一人一半埋了单。

    这些半成品都是腌渍好的,微波炉一转就行。

    所以,六点不到,一大盘腾腾的烤串上了桌,羊串、鸡心、鸡胗、鸡柳、脆骨、鱿鱼;另外还有菠菜与草菇,配一碟海鲜酱。

    谭佳回主卧翻出了一个玻璃杯,拿去厨房仔细洗了一遍。

    汪愉已经拉开一罐啤酒开工了:“墨迹什么呢,我可警告你,本姑娘今天要化悲痛为食!来晚了,你小心什么都捞不着。”

    谭佳在桌前坐下来:“这么多,还怕撑不死你。”说着倒上了可口可乐,对着灯看了看,“多漂亮!”

    汪愉跟着看了看,低头瞧了自己面前的啤酒罐一眼,突然起去了次卧,也翻了个玻璃杯出来,还是带脚的红酒杯,倒了啤酒一晃:“还是我这个颜色好!金光闪闪。”

    谭佳失笑。

    两人也是饿了,果然胃口奇好。

    等到吃饱喝足,汪愉已经有五六分醉意了——更多却不敢再喝,毕竟明天还要上班。

    谭佳半饱之后,跟着喝了些啤酒,也是微熏。

    汪愉晃着杯子玩儿,突然道:“佳佳,我跟他是贫夫妻百事哀,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不找一个男朋友?”

    谭佳转了转手里的烤串,看着上面剩下的最后一块羊,无奈一笑:“我说我是独主义者,你信不信?”

    汪愉将信将疑:“为什么?”

    谭佳微一耸肩:“因为我没兴趣伺候人,给他做饭做菜洗臭袜子。”

    汪愉想了想:“要是真喜欢上了一个人,也不会在意那些小事。”说着不叹了一口气,“别看我跟他这两年这样子,当初刚开始那会儿,也有过好时候。我来例假有时会肚子疼,他什么活儿都包办,从写作业到扫地,连弄脏的内裤秋裤也给洗。”

    谭佳缓缓点头:“那是对你好。”又故意掰掰手指,一本正经道,“不过,算起来,一个月也就那么几天,还是你替他洗得多。”

    汪愉失笑:“那他还做家教攒钱送我玫瑰百合给我买衣服呢,我可没送他这些。”瞧瞧谭佳脸色,“佳佳,你大学里谈过男朋友吗?”

    谭佳轻轻一点头。

    “那后来——”

    “毕业等于分手。”

    “他回老家了?不对,你都落户买了房子了,他何必回老家……他出国了?”

    谭佳摆摆手:“不是出国。我们不提他了吧?”

    汪愉一点头,换了个话题、接着倾诉:“我在想要不要回去。我爸三十四才结婚,如今都上了六十了。我妈也念叨我。可是我家那小地方,机会太少了;而且他们也就那点积蓄,给我弟买了婚房,轮到我这儿……呵呵!对了,你老家不是好的?江南鱼米之乡啊!你与其一个人在这边,还不如回去呢,能在父母边,气候也好得多。怎么样,不考虑考虑?”

    谭佳无奈:“回去会被婚。比起二线城市,大城市总是更宽容一些。”

    汪愉点点头,一歪脑袋,瞅住了谭佳:“我现在相信了!”

    “什么?”

    “相信你是个——独主义者!坚定的独主义者!”

    谭佳莞尔。

    汪愉又琢磨了一下:“原来你在毕业的时候就打算好了?”

    “是的。”谭佳叹息,“我那单位虽然收入实在不怎么样,分房子也指望不上,但至少稳定,而且能给个户口。既然决定留在北京,一个人,一定要有户口,生活才方便;工作也必须稳定,这样能少去很多折腾。”

    “所以就靠兼职赚钱?”

    谭佳一点头:“嗯。不仅为了赚钱,还为了英语跟专业。体制内的事儿,五六年里还没什么,但深化改革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十年后什么形,谁又说得准?当年供销社、国营厂,前车之鉴尚且不远,如今的本科学历,就相当于那会儿的中学毕业,没什么优势。我可不想四十几岁走投无路。所以专业绝对不能丢,而且要与时俱进。金饭碗铁饭碗,说到底,是你自己赚钱的能耐。”

    “终学习!”汪愉徐徐点头,“唉,我最佩服你的,还是抄底买了这房子!”

    “不算抄底。我那会儿其实做好了接着跌的准备。怎么说呢,房价如果跌个百分之三十,银行先要吃不了兜着走。政府不会许那种况出现,肯定会动手。而我一个人在北京,总要有个自己的窝,否则爸妈先要不放心。所以瞧着价格下来了不少,就出手买了。反正自己住,再接着跌,也就是个账面亏损,我认了。其实若不是爸妈出首付,压根不可能买。”

    “我们那会儿也动过念头。但是要跟人借一部分钱,看房也难,工作又忙……最后还是搁下了。现在再想买,只能去河北省了!”

    谭佳感慨:“看房的确很烦的,还累。我当时一开始圈定的,只有单位四周步行半小时距离内的几个小区,就这么着,敲定这,也脱了好几层皮。”

    汪愉抬头看了看客厅的顶灯:“真要独?浪费。”又琢磨了一下,忽然狐疑,嚷嚷道,“哎,你该不会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吧?大学那个是初恋?别呀,天涯何处无芳草!”

    “不是。不是初恋。”谭佳斟酌着词句,“我就是瞧着吧,结婚、养小孩,太累了,难以负荷。”

    “是很累。不过,这乃人生重大经历,放弃了不可惜吗?”

    “有得必有失。可惜当然可惜,只是人活一辈子,总有遗憾,不可能完美。过得好就行了。”

    “真不考虑考虑了?”

    谭佳摇头。

    汪愉还不死心:“一点都不?”

    谭佳又摇头。

    汪愉仍然坚持:“那你到底要什么的男人?”

    谭佳无言瞅了汪愉片刻,决定放弃跟半醉的失恋女人较劲:“很简单,与我一块儿,能让彼此都过得更好——而不是降低我现有的生活水平。”

    汪愉一托腮帮子:“具体点儿。”

    谭佳无奈:“处男,体健康脾气好,跟我聊得来,会一直做饭给我吃、帮我洗衣服;有耐心照顾小孩,不打不骂,不拿小孩出气,不对小孩颐指气使;房车无所谓,工作不能比我的正职差;最后,父母亲戚没什么大麻烦。”

    汪愉瞪大了眼睛,而后“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佳佳,你怎么就不是个男人!”

    谭佳无语,旋即失笑:“你第一条就不符。”

    汪愉一噎,随之哭笑不得:“封建!这都什么年代了!”

    “什么封建不封建的。占有而已。我是,凭什么不能要求他也是?”谭佳理所当然,“难不成你以为结了婚就万事大吉了?往后子长着呢。不开个好头而后一起努力,只会半路出问题,若是有了小孩更是害了小孩一辈子。与其那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把好关。婚姻大事,不是儿戏。”

    “也是。”汪愉想了想,“其实你这要求也不算高。”

    谭佳生怕汪琴也跟单位里的大姐阿姨们一样,给她介绍男朋友,连忙一摆手:“不,你错了,很高。光是‘聊得来’这一条,就很难。”

    -

    -

    两人聊到尽兴,散场收拾了桌子,洗漱完毕各自回房。

    这时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

    谭佳伸了个懒腰,从写字台大抽屉里取出笔记本电脑,开机干活儿。

    谭佳在单位做的乃计算机管理,抽空就啃英文版的专业书;在家则是“IT民工”,接外包单子,主要是美国的。

    互联网是个好东西。谭佳在北京,却能拿到世界各地的活儿,无论来自纽约抑或伦敦,均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这些外包给国际软件工程师的程序工作,并不是关键部分,更谈不上核心构建,对熟练的程序员而言,乃是体力活,枯燥、辛苦;但另一方面,国内外人力价格差的关系,报酬倒还不错。

    晚上十一点出头,谭佳收工,逛了一下人人网。

    却看到个人首页里,许多同学分享了同一个帖子:

    《全球第一款拟真游戏<神奇地球>元旦上市,玩家免费、广告收费——外星人的新年礼物or本土技术大爆发?!》

    谭佳读完了帖子,浏览了几页评论、看了看各家意见,沉吟了一瞬,当即转到GOOGLE——却不是搜游戏官方网站,而是在搜索栏里输入了“东印度公司的历史”,一敲回车。

    -

    -

    大半个小时后。

    谭佳浏览完了东印度公司的历史资料,重新冲了一杯茶,转着椅子啜着茶,沉吟了十来分钟。

    而后谭佳搁下茶杯、登入网上银行,瞧了瞧存款额,欣然一笑,转到《神奇地球》的官网去购买专用游戏设备。

    正如人人网的帖子中所说,官方网站在订购页面上方的醒目位置,拉出了显眼的横幅,强调各种版本的眼罩对游戏角色的属并不会造成区别,更没有赠送不同的新手礼包一说,对假近视的缓解作用也一样——能上唯一的不同,只在于拟真上限。

    谭佳扫了一眼横幅,往下拉网页。

    下方挂出的设备分为三档次,各档的外观只有细微的差别,另均有不同的颜色、形状、尺寸等,可供自由搭配。

    一设备包括游戏眼罩与无线联接仪两部分。如果购买者所在区域交流电不符合其设计标准,则免费附送变压插头一个。

    第一种是九十九块的“大众版”。

    拟真上限“一二”级。使用电能,无蓄电池。

    第二种是四千九百九十九块的“精英版”。

    拟真上限“二三”级。使用电能,带蓄电池;满蓄一次,能使用一百二十个小时左右,也即五天。

    第三种是八万六千九百九十九块的“专业版”。

    拟真上限“三三”级。使用电能,带蓄电池;满蓄一次,能使用一千个小时以上。另外,装有太阳能电板。

    -

    -

    此时此刻,在这片昏暗淡红的夜空下,这个拥挤的首都里,数以万计的人与谭佳浏览着同一个网页、购买着同一档或者不同档的游戏眼罩,在TS里在YY上,激烈讨论。

    绝大多数人好奇推出游戏的公司,揣测外星人的长相,庆幸外星人没有带来战争,欣喜之下,格外赞美这游戏的公平

    但其中一小部分人却没有。

    谭佳也没有。

    窗外的寒风中,广场的、教堂的座座大钟“铛——铛——铛”连敲十二下,叩响了新的一天。

    窗内的电脑前,谭佳面色凝重,肃然订购了“专业版”。

    ——这绝不仅仅只是个游戏!

    拟真上限的区别,不可小觑!

    而独的人,什么都得靠自己……

    户口、赚钱、房子,都不例外。无一例外。

    眼前的机会、眼前的巨变,也不例外。

    不能错过!

    必须迎头而上!

    第一时间!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猎宝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