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背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界 书名:星际猎宝生活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号。

    农历八月十六

    晚上七点左右。

    北京。

    公园。

    竹海沙沙,荷叶摇摇。

    湖边幽静的树影里、园景石上,谭佳坐在于骥怀里,两人腻在一块儿……

    突然,于骥一把推开了谭佳,牢牢捉住谭佳不让她动,气急败坏:“又咬人!说了多少遍了,不许这样儿!”

    谭佳垂下了头嘟囔:“又没咬出血,这么小气干嘛……”

    “哟,这还成了我的不是了?!”于骥又好气又好笑,“像什么话?!你就不能改改!”

    谭佳不满了:“什么叫‘像什么话’,我又没到处乱咬。”

    于骥一挑眉,既得意又不满:“那么喜欢咬我?”

    谭佳点点头;抬眼瞄了瞄于骥的脸色,又忙忙改作摇摇头。而后谭佳翻了个白眼给于骥,转而望向了天空中银盘似的圆月,微微叹气:“平时也还好啦。就是亲你的时候,常常控制不住。”

    “还‘控制不住’!什么坏习惯!女孩子应该温柔,哪有你这样儿的?简直就是吸血鬼,害得我老被人笑话!”于骥摸着脖子根上的旧咬痕,“再说了,现在就咬我舌头,以后还不得吸我血啊?没教养!”

    谭佳听着前面几句时,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还朝于骥假假地微笑,七分无奈三分不在意;可听到后面的话,谭佳暗暗一惊,一下子跳了起来:“没教养?光说不练!你自己怎么不大方点、乖乖给我咬?那不就‘有教养’了吗!”说着挣开了于骥,拍拍股起,“温柔?抱歉,那我还真办不到!要温柔,你找错人了!”

    于骥一怔,犹豫了一瞬,到底拉不下面子来为一时口快道歉,反而虎起了脸诈唬:“这可是你说的!”

    谭佳也绷紧了脸,弯腰去抓一旁的米奇小背包:“放心,我才不赖帐!不像某人!”

    于骥瞅着谭佳,默然了短短一瞬,突然道:“嗨,我今天又收到一封信——”

    ——你要看嘛?

    然而于骥还没说完,谭佳已经一撇嘴抢白:“那是,于大帅哥嘛!校交响乐团拉小提琴的,书多!多得上WC都不用买卫生纸!哎呀呀,真是了不起!”说着背包往肩上一甩,直接走人。

    于骥目瞪口呆!紧接着抓狂了,一撑石面跳起:“喂,佳佳!”

    谭佳脚下一顿,没回头,又接着往前走了。

    于骥大喘了两口气:“哎,我说你——不是吧!这就生气了?”

    谭佳这回顿也没顿。

    于骥怒起,指着谭佳背影大喊:“站住、回来!听见没有!”

    谭佳没停步、没转,只是摆摆手;不一会儿,谭佳拐过弯,被树丛一挡,看不见了。

    留下于骥一个,一叉腰兀自咬牙切齿:“他妈的……反了反了!造反了!”

    -

    -

    九月二十七号。

    谭佳上午第二大节有课。

    马哲,一百多名学生同堂,阶梯大教室上课。

    课还没结束,于骥就在教室后门外晃悠了一回,眼看谭佳瞅见了他,一抱臂、睨谭佳!

    谭佳瞅瞅于骥,转回头去看书本了。

    于骥“哼哼”一声,也不晃悠了,两手往裤兜里一戳,在教室外踱了一会儿,倚着墙等;等了一会儿,于骥突然贼贼一勾唇,一溜烟去了洗手间、躲了起来!

    下课铃响。

    谭佳背着书包、随着人流出了教室,看看左右,微怔了一下,低头往最近的楼梯口走。

    于骥探头探脑望了两回,早发现了谭佳,见谭佳找他,嘿然一乐缩回头躲起来了;此时看谭佳往楼梯口去,于骥悄悄跟了上了。

    谭佳走到楼梯口,脚下一顿,想了想,一个转朝走廊另一头去——那儿也有楼梯口。

    于骥见状愕然,仗着人高腿长,几步蹿到谭佳前方正正一挡!

    结果谭佳刹步不及、差点一头撞上于骥!

    于骥用力一“哼”!

    谭佳抬头瞧瞧于骥。

    于骥瞪谭佳:“干嘛呢哈,想溜?!”

    谭佳没吭声,只是绕开于骥,一路埋头往前走。

    于骥恼火了、也不开口了,站在原地气了片刻、瞪了一眼路过看闹的两个男生,出了楼梯口追上谭佳;却又不叫人,只是隔着三四步远、缀在谭佳后面,一路跟着走。

    他们就这么走啊走,走下楼梯、走出教学楼,沿着浓密的毛白杨树荫,走过网球场、篮球场、排球场、标准田径场,穿过宽敞的主干道,走到了宿舍区。

    笑煞了好些个路人。

    而后谭佳的宿舍楼到了。

    谭佳从书包里掏出钱包、刷学生卡进楼。

    于骥眼睁睁看着,无奈至极,踱过去两步,“咳咳”一清嗓子:“还在生气啊!我不就说错了三个字吗?!这都一天了、一个字都五六小时了!您这气儿也忒大了!”

    谭佳摇摇头:“我没在生气。”

    于骥一挑眉:“真没?”

    谭佳低头把钱包装回了书包里:“真没。”

    于骥还是不信:“真的?”

    谭佳点了点头:“真的。”

    “切,骗谁啊!真要没生气,那你干什么蔫巴巴的?”

    “我昨晚没睡好不行吗。”

    “可你还——”于骥冲谭佳一翘下巴,“不、理、我?!”

    居然胆敢不理我!

    谭佳沉沉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

    于骥瞧瞧谭佳脸色,倾凑过去了一点:“担心什么?”

    谭佳微微张了张嘴,又阖上了。

    于骥不耐烦了:“说啊!”

    谭佳沉沉道:“毕业的事。”

    “瞎心!”于骥一把抓了谭佳手腕拉她去食堂,“走,跟我吃饭去!”

    -

    -

    这是一顿气氛沉闷的午餐。

    于骥开始还说了几句话,后来被谭佳憋得慌,也不想开口了,只是埋头吃东西。

    两人默默收了盘子起,默默在收餐车那儿交了东西,默默出了食堂。

    而后于骥突然推着谭佳大步走、径直去了食堂正门口的报亭:“小姑,我算是服了您了!您挑货儿、我买单儿,啊?”

    谭佳微微忍俊不:“说‘对不起’就有那么难吗,为什么你总是宁愿钱包放血。”

    于骥哼哼不答话,揉揉谭佳的头、往书摊上一摁:“废话少说——挑你的吧!”

    换作以往,于骥动了手,谭佳哪里会客气!早一脚踩过去了!又不是高跟的,凉鞋踩运动鞋,野蛮是野蛮了一点,疼却不怎么疼。

    可这一次,谭佳只是对着面前一大摊子各色杂志,眨巴了下眼,又用力眨巴眨巴眼。

    于骥瞅瞅谭佳,一扫报亭橱窗,跟老板要了本刚刚送来的《科幻世界译文版:2007年10月》,拎到谭佳面前晃了一晃、却不给谭佳:“这个!怎么样?我说你为什么就喜欢科幻小说……”

    谭佳转头看于骥,眼睛微红、眸子湿漉漉的,瞧着几乎要哭出来了。

    于骥吓了一跳,一下子闭了嘴,忙忙把杂志塞给谭佳。

    谭佳接了杂志,心不在焉翻了翻,突然阖上杂志丢下了、一把拽了于骥去了宿舍楼下。

    宿舍楼底层是搁自行车的,支撑柱、支撑墙多,很多侣借着它们的遮挡,避开过路人的视线,说话,拉手,乃至拥搂亲吻。

    于骥大感不妙:“干嘛?那书不要吗?”

    “我们——”谭佳咬住了下唇,没看于骥,缓缓深吸一口气,“我们算了吧。”

    “呵?”于骥意外,旋即急了,怒气冲冲一瞪眼,“姓谭的,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毕业了打算回江南。”谭佳转开了脸,望向了宿舍楼前成排的小银杏树,没看于骥,“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去?”

    于骥面色一僵,良久方才开了口:“留在北京不好吗?我们的同学很多都会留下来,不是吗?以后周末什么的,聚会玩儿也有个伴儿。而且我爸他在川藏高原上呆久了,现在上了年纪,体不大好,特别是腰上……他们俩只有我一个儿子。”

    “是啊,我爸妈也只有我一个。”谭佳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倦然闭上了眼,“我不放心他们。”

    “……”

    “对不起,咬了你那么多次,害你让同宿舍的那三个笑话。”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于骥抬头望向天空,用力眨了眨眼,强笑了一下,“他们是妒忌。”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猎宝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