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界 书名:星际猎宝生活
    蓝黑的天幕笼罩大地,星月的光华倾泻如水。

    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七号。

    农历七月十五

    深夜。

    江南小镇。

    安锦小区,十五幢二零五室,次卧。

    十一岁的谭佳一头短发,搂着崭新的维尼小熊,独霸大、酣然好眠,睡得甜甜美美。

    地板上,铝合金防盗窗杆投下了一条条细细长长的影子,好似剪纸画。

    不知何时,这幅剪纸画中,多了一只两寸大小的蝙蝠。

    蝙蝠在横栏上静静停了一会儿,静静审视谭佳;而后,蝙蝠破开纱窗、无声无息飞入室内,落在了维尼小熊的肩膀上、落在了谭佳手腕边。

    谭佳一无所觉。

    蝙蝠谭佳的手背,又打量了谭佳一回,一张嘴亮出上犬齿,冲着谭佳隐约可见的手背静脉、轻轻扎了下去——那动作,比最温柔最耐心的护士给人打吊针时还要细巧。

    蝙蝠贪婪地吸着;很快,蝙蝠的肚子渐渐凸了起来。

    谭佳微微蹙眉,睑睫轻颤。

    蝙蝠拔出犬齿,打了个小饱嗝儿,意犹未尽地着谭佳手背上冒出来的血珠。

    血不一会儿便止住了。

    谭佳的手背白皙依旧,只是多了两个小针孔。不仔细看,压根发现不了。

    蝙蝠蹬爪一跃、展翅拍打。因为肚子沉重,蝙蝠起飞得不如进来时轻盈。

    细小的气流掠过湿润的手背,凉飕飕的,谭佳微微掀起了眼帘!

    蝙蝠慌忙加速!

    谭佳蓦然撑大了眼睛!旋即一把抡起小熊挥向蝙蝠!

    ——“啪”!

    蝙蝠像一个被击中的棒球一般、直直摔去了窗下的写字台上!重重撞!头晕脑胀!

    谭佳跳下、赤脚冲到写字台前、胡乱抓过一旁的塑料文件袋、一罩蝙蝠牢牢摁住!

    蝙蝠拼命扑腾翅膀。

    谭佳发现了自己手背上的针口。

    因为剧烈动作,针口重新流出了一小抹鲜血。静脉血色泽本来就暗,在窗前明亮的月色下,几乎呈现出一种妖异的黑红。

    谭佳小脸“唰”一下苍白,低声喃喃:“吸血鬼?!”

    蝙蝠挣扎得更剧烈了!

    谭佳目光一凝、毅然攥拳、隔着塑料袋狠狠捣了下去!

    ——“唧”!

    蝙蝠凄厉惨叫;因为被捂在塑料文件袋下,声音闷闷的,不大。

    谭佳砸了一拳、又一拳!再一拳!

    还一拳!

    蝙蝠又嘶叫了几声,不动了,因为它已经变成了血模糊的一团。

    谭佳死盯着蝙蝠、停了下来,撑着写字台剧烈喘息,过了一会儿才觉出手上疼——好像有新的伤口在作疼?

    谭佳找了卫生纸擦干净手,发现自己的手上又添了四道小伤口。

    是蝙蝠牙划的。

    蝙蝠尖利的犬齿刺破了塑料文件袋、划伤了谭佳的拳头;蝙蝠嘴里冒出来的血在谭佳的拳头上沾得一塌糊涂,连伤口都遮盖住了。

    “佳佳,怎么了?砰砰砰地。”

    “……没事,妈妈。熊宝宝掉地上了。”

    吸血鬼是很危险的,爸爸妈妈只是普通人,无法处理这类事务,所以,不能让他们也跟着牵扯进来!

    要死死一个!绝不死全家!

    不过,或许……

    ——只是吸血蝙蝠?

    可是,江南水乡,怎么会有吸血蝙蝠?

    市动物园逃出来的?

    那里有蝙蝠、但没吸血蝙蝠!

    -

    -

    次,八月十八号。

    早上,为隐瞒伤口,谭佳等到父母上班后方才起;起后,谭佳去镇图书馆查阅资料,在小区门口与两名行人擦肩而过。

    结果谭佳骇然僵立在了原地!

    ——为什么这两个人闻起来,一个像烤土豆、一个像烤鱿鱼?!

    到达图书馆后,谭佳从《动物百科》丛书中确认吸血蝙蝠分布在美洲中部和南部、不在江南,呆坐了半天。

    十八号中午,谭佳去镇医院挂号看诊,称伤口乃被流浪小狗咬伤,借此配了狂犬疫苗,并打了第一针;当天傍晚,谭佳将病例交给父母。

    十八号晚上,谭佳彻夜未眠,抱着维尼小熊对着镜子枯坐,监督自己、坚持不变成蝙蝠;直到凌晨出,没有发生异样,谭佳方才心头一松、倦极睡去。

    八月十九号,谭佳在家补眠至中午;起后,吃了早饭兼午饭,谭佳开始好奇、开始尝试探究自变化。

    八月二十号,谭佳出门逛街,借街上行人进行自我实验。

    八月二十一号,在谭父谭母的提醒下,谭佳去医院接种了第二针狂犬疫苗。

    -

    -

    三年后。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号。

    农历六月十五

    早上。

    盛夏的清晨最凉快,正是踢球的好时候。

    谭佳站在足球场边,含笑望着秦旭走向她,递上了矿泉水。

    秦旭接了水,瞅瞅谭佳,拎起球衣领口嗅了嗅自己,脸上一:“我快臭掉了。”

    谭佳随之赧然,想了想,安慰秦旭:“没有啊,你闻起来像生煎包子。”

    “生煎包子?那可是香喷喷的!”秦旭乐了,脸也更红了,连忙拧开水猛灌了一气冷却,喝完屈指轻轻一刮谭佳脸儿,“你个小马精!”

    谭佳一本正经宣布:“我是说真的。”

    秦旭失笑:“噢,那你是什么?”

    “西瓜。”

    “怎么不是馄饨呢?馄饨跟生煎是一对啊。”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不过等几天,没准会变成馄饨。”

    “还会变来变去?”

    “嗯。”

    “好吧,那你爸爸妈妈呢?”

    “糯米蚕豆火腿饭,咸菜小黄鱼汤。”

    “我爸我妈呢?”

    “糍粑糕,油炸的那种,金黄金黄的。跟豆浆。”

    少年与少女说着话,走在暑假空无几人的校园内。

    校内河上水风徐过,主干道旁樟叶沙沙。还有美人蕉,正开花,鲜红的、明黄的,滴。

    秦旭领路,带谭佳去他的“秘密基地”。

    在音乐美术馆后,一大丛临水的美人蕉,茂盛蓬勃,隔出了幽静的一角。

    两人绕过花丛,在水泥砌石的河岸上席地而坐,看着脚下的水景与远处的田野,分享了一盒巧克力冰激淋。

    而后他们笨拙地接吻。

    分开的时候,秦旭摸摸自己红肿的嘴唇,哭笑不得:“你又咬我!”

    谭佳惭愧垂头:“今天月亮圆了。”

    秦旭好笑:“你简直就是个小吸血鬼!”

    谭佳急了:“我才不是!我从来没吸过血!”

    秦旭不解,眼见谭佳恼怒,连忙道:“我只是开玩笑。”说着亲了亲谭佳的脸颊,“就算是也没关系,我让你咬一辈子。”说完自己先给脸红了。

    谭佳也脸红了,眉眼弯弯,飞快回亲了秦旭一下、又一下!

    那一刻,碧空万里,阳光明绚,四五只白鹭在河面上掠来飞去,偶尔在河心固定渔笼的竹竿上暂歇。

    遥遥有个养鱼人摇着橹、唱着无名小调,一路查看他的渔笼,顺带抖篓收虾。

    那小调经水,传到两人跟前,隐隐绰绰、悠悠扬扬。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猎宝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