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逢在途中·二阙 轻重难择又易折·二

    她唇角衔着一丝笑,但那笑间马上又多出一分怨愤,“可六年前、六年前家中遭难,爹娘离去,家中仅有我一人由爹爹、爹爹……爹爹的护卫保出。那护卫将我带回家中,他之妻本便是我之师,他之子女同为我之玩伴……当时我年岁尚幼、遭逢巨变,却未对他二人设防……可我与他们处了约莫大半年,隐约觉出他二人对我生有异心……我之师在教学时忽而极为严厉,命我当为一高贵守礼之女子,如同……如同我的母亲!”



    “她忽而又命我当如草原女子一般豪放潇洒,不拘小节,不可如闺阁女子一般做作无为……且她时时刻刻在我耳边言明芙蕖是如何之美、如何之洁……许是我过于敏感,那时我竟觉一切近乎怪异,我之师于我所言之语大多皆与我母亲有关——我母亲便是高贵守礼的女子!更是喜莲如命!当时我、我害怕、便逃了出来……”她闭了闭眼,似无法承受某种哀裂,“那之后,我便过着山中游子。”言至此一顿,沉寂半响后忽又轻轻一笑,“不过还好、还好……我知晓了如何在那般危险的林中生存,又如何在那活下去!”



    话落刹那一怔,不由己间唇角已扯起一抹苦笑。



    容涯心思一转,伸手轻抚冶凰的背,安慰之语尤为僵硬,“无事无事,容某会照顾白……丰姑娘的。”



    冶凰笑了笑,似毫不在意地道,“我自然知道小哥哥会将你眼前这个小不点养大的,这大小人儿可还等着你用好菜好橘将她供着哦。”



    “好。”容涯颔首一笑,然后也不知他是真不知抑或假不知,竟又问出莫名一语,“丰姑娘,家仇之事……可要容某去替你报案?”



    “小哥哥实在不必查这些,我不查,往事已矣,”冶凰闻言摇头,忽又轻松一笑,“但此乃小哥哥之心意,我愿收下,小哥哥若是想查便查吧,只希望你莫要惊动我家中之人。”



    容涯目光一动,心绪千转,敛了敛目,然后不动声色地颔首,神色间一丝担忧一丝怜惜,“好,丰姑娘若是不愿,容某便不多事……容某只愿丰姑娘可此生平安、再无祸事。”



    “嘻嘻,只要小哥哥呆在我边,我自然是此生平安、再无祸事啦!”冶凰马上接口,面含灿笑。



    容涯不由勾勾唇角,“自然。”说时面上染了红,他抓了抓鬓角,笑间晕出憨意,“还望姑娘勿要嫌弃才是。”



    “那要看小哥哥以后会给我吃多少橘子哦!”



    容涯一听已是皱眉,“丰姑娘,这橘子吃多了,对子不好。”子不好,到时便破坏了美感……可这人是属他之物,怎能被破坏?心内暗暗戒备,绝不能让她碰了橘。



    “哈哈,无事无事,这些年我吃得最多的便是橘了!若是小哥哥不愿给,我自己去拿也行!呵……如今已是秋季,想必是不会少橘子的!”冶凰一番话说得光明正大,眼中谗意极是明显。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