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逢在途中·二阙 风-流里百态一宴·七

    容涯回头看向冶凰,张了张口,似想说些什么,但终只唤了一声,“白姑娘……”



    将先前众人的反应一丝不漏地收入眼底,冶凰只是不以为意地笑笑,“小哥哥不必担心我,他人想法与我无关。”



    容涯闻言不由一怔,他想不到她会豁达至此,是因早已习惯,抑或本便不在意?刹那间,他落在她面上的目光含着几分怜惜,“白姑娘若是心有不适,可……可说给容某听,容某定当听着。”



    冶凰双目生了迷蒙望定容涯眼中清晰可见的怜意,她眨了眨眼,笑笑开口,“小哥哥真当我是那般脆弱不成?”



    “呃……”容涯抓了抓发,憋红了脸道了一句,“容某并非此意。”



    冶凰抬首,移目上空,容色淡淡,唇角含了笑,“此些话若是放在心上也无补于事,小哥哥又何必执着于此?应当……不进双耳、不进心才是。”



    容涯定定望着她,目中带着一丝锐利,似在研判又似在刺探,忽又叹了一息,“唉……白姑……”伸手,五指握了握拳,徐徐触向冶凰的肩。



    冶凰猝然侧首望向容涯,极干脆地打断他的话,“小哥哥为何叹气?可是叹与我听?”不待容涯回话,她顿了片刻便又开口,回头从高处向山下望去,目光一瞬空濛,话语凝成一丝线,传入容涯耳中,“可我实在不懂小哥哥的叹息为何意,我如今过得极好,小哥哥勿忧。纵然将这些话,往后又怎样开始”



    容涯抿了抿唇,半响后点点头,“好,容某……不会强迫白姑娘,若是白姑娘不愿承认……”话语冷不见被一声轻唤打断,“小哥哥。”



    容涯一呆,面上浮起一抹尴尬之色,挠了挠耳,道:“容某愚笨,还请白姑娘见谅。”



    冶凰含笑迫视他,笑意灿然,却用话语揶揄他,“小哥哥当是有趣,竟和妇人一般多言。”



    “啊?!”容涯闻言一怔,面露不解,“白姑娘这话是何意?可是容某说错了什么?”



    “小哥哥自然不会说错什么,”冶凰闻言接口道,转开目光,望着前方,忽又戏谑他,“倒是小哥哥为我道了谎语,实在让我惊讶呀。”



    容涯一听皱眉,“谎语?白姑娘这话是何意?”



    冶凰扫他一眼,笑笑道,“小哥哥先前不是说要将我带回家中,抚养我成人,教我学识、如何待人与如何求生么?”



    “是!”话语脱口而出,“容某的确抚养姑娘成人,教姑娘学识、教姑娘如何待人与如何求生。”容涯望着冶凰背影的目光如同陷阱里的猛兽悄然盯着猎物,掺杂着某种异光,那目光并不灼,带着刻意压抑的暗沉,令得冶凰并未感受到。



    “求生?”冶凰低声呢喃着最后一词,声间似在侥幸又似在自嘲。



    容涯颔首,隔着两尺之距静看冶凰,“对,求生,求如何生存、如何活于世间。”



    “求生……也得要人想活着呀。”冶凰的话语极轻,神色寡淡,面上似拢了层浓厚烟云,但转瞬便散,再看去,那是一张笑意盎然的面孔。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