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逢在途中·二阙 风-流里百态一宴·三

    黑衣老者却早在冶凰话落时以食中二指堵了鼻,此刻开口尤显话语模糊,他连连摇头,“不、不行,这女娃子要、要是骗我咋办?还、还有……要给你自己给,干吗拿我的?”



    灰衣老者笑骂他,“你这死、咯……死老头怎么那么倔,咱俩可、可是有……咯……有酒神保佑哈,只需你我向酒神这么一拜……”合掌朝四周一拜,面上笑意愈发欢畅,“呵……呵呵……咱们咋会、会奈何不了这小女娃子、子?咯!”



    黑衣老者手塞着鼻,歪头想了想,半响后道,“你这话说得……说得……嗯……嗯咯!说得还行!”说时双手牢牢攥住酒囊,双眼瞅瞅冶凰,又不着痕迹地瞄瞄灰衣老者怀里的酒囊。



    不知灰衣老者是突然醒了酒,抑或是什么,他猝然眼尖地发现黑衣老者诡异的目光,气不喘地道,“好啊!你这臭张老头竟敢打我的酒的主意!”瘦老的子猛地跳开一尺,睁大眼瞪着黑衣老者,话落大口大口地呼吸。



    “没有没有。”黑衣老者脸不红气不喘地道,目光四处乱瞄。



    “二位爷爷倒是有趣。”冶凰眯着眼望了二人手间的酒囊,面上衔着诡谲浅笑,似在算计什么。



    “二位先生好兴致。”一素紫长袍的容涯打断两人的对话,笑着跟在二人后。



    黑衣老者闻言立刻转头看向容涯,动作快得似在逃避什么,“嘿嘿,容……容大人可也要来些酒?咯!”这般说时手仍是将酒囊紧护在怀中。



    “两位老先生不用管我。”容涯摇头笑了笑。



    黑衣老者一听连连点头,“嗯嗯,好、好。”



    冶凰望了两位老者一眼,目光一动,“两位爷爷再见。”话落摆摆手便往前走去。



    “唉等、等!酒、酒娃子!”灰衣老者一见忙叫住她。



    冶凰回头看去,眨了眨眼道,“爷爷有何事?”



    灰衣老者瞪着她,“你、你的——唔唔——”冷不防间被黑衣老者捂住了嘴,令他不得不停步,“脏咯(lō)头纸唔但木?!!!(张老头子你干吗)”



    “没事,没事,女娃子你赶紧走、赶紧走。”黑衣老者一手从后方伸去捂了灰衣老者的嘴,又挥了挥拿着酒囊的手,神色带笑间犹带一分不耐。



    “好呀,”冶凰笑意盎然地退后一步,忽又手一伸,抓过晃在前的酒囊,“我走啦,多谢爷爷的酒哦!”言罢迅速往山上跑去。



    两位老者齐齐一呆,“呃……”但马上灰衣老者便笑弯了腰,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指着黑衣老者,“哈哈哈……张、张老头子你也有今天,看……哈哈……咯!看、看……你以后还不给老头子我酒喝……哈哈哈!”手中酒囊却被黑衣老者一夺,毫不留地扔入稍急溪水,灰衣老者一见不由大叫,“唉、唉……我的酒!我的酒呀!”



    “哼!”黑衣老者哼笑着迈步往前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