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逢在途中·二阙 扶风一去可否憎·十一

    紫衣公子红了脸,摸了摸鼻间,然后合掌一揖,“不敢隐瞒,容某是乐县知县。”



    “原来是知县呀!”丰冶凰似十分了解地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紫衣公子,毫不羞涩地问:“小哥哥可否告知‘知县’是何意?”



    “啊?”紫衣公子一听一愣,皱着眉望了丰冶凰,“不知姑娘可是在开容某的玩笑?”



    “小哥哥这是何意?”丰冶凰一副不解的模样。



    紫衣公子深吸口气,压下不满之意,然后扯了扯唇角,“‘知县’是一县之主官。”



    “‘县’又是何物?”丰冶凰再不耻下问。



    紫衣公子无奈地摇摇头,“姑娘这一问叫容某……”话语一顿,沉吟片刻,“这般说吧,树生果,果有果核与果,如此一来,果核便是帝都,果便是绕核而生的城、县、镇。”末了又小心地试探一句,“姑娘可知晓‘帝都’是何物?”



    丰冶凰笑了笑,“‘帝都’便是‘帝都’呗。”



    紫衣公子唇角一抽,僵着脸立于原地,道:“原来姑娘知道啊。”



    丰冶凰伸手遥遥指向那行游人,“小哥哥可是与他们一同出游?”



    紫衣公子颔首,“是,我每十便会带十五家人来郊外出游。”



    “我要去与他们同游!”丰冶凰斩钉截铁地道,忽又一笑,似预见什么好事一般十分欢欣,“嘻嘻,我要去吃他们的橘子,还有喝他们的酒!”



    紫衣公子双目讶异地望了她,“呃……姑娘先前不是说不去么?”



    “我改变主意啦!”丰冶凰话音一落,便全一纵,竟从那高达三丈的高树上跳下,还是在封去法力、又不会武艺之时,“我下来啦,小哥哥接着我!”



    “姑娘怎这般莽撞?!”



    紫衣公子眼看丰冶凰便要摔落在地,忙飞上去接了她,一手将她抱在怀中,稳稳落地,“这般高的树上摔下来,重伤了怎办?”



    “不是有小哥哥在么?”丰冶凰拍拍白衣上的木屑,抬眸望他一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紫衣公子眉峰一动,面孔犹带一分忧色,“姑娘,话不能这般说,若容某不在……”



    “可小哥哥不是在么?”丰冶凰打断紫衣公子的话,双目生笑望着他。



    紫衣公子抓了抓发鬓,满脸通红地道,“容某是在假设……”



    “假设又不是真的,若真有那时,到时再说便是吧!不过……”话语一顿,丰冶凰一瞬不瞬地笑望了他,“在那之前,小哥哥可愿一直接着我?”



    “自然愿意。”紫衣公子闻言忙点头,心道这可是他的东西,既是他的东西,自要好好护着。



    “哈哈,好!我跟着小哥哥啦,小哥哥可要供我吃、供我穿哦!”丰冶凰脚步轻松地向前走去,忽又转向紫衣公子,“对啦,小哥哥,我还要吃橘子!”



    白衣旋在风中,容华含笑,笑声散在林中,远远溢出。



    紫衣公子跟在丰冶凰后,双眼定在影如风白影,目光炽若熔浆,含着野兽的猎光,“先前听姑娘说还要喝酒,莫非姑娘只要今喝酒,后便不喝了?”



    丰冶凰闻言脚步一顿,“酒么……”刹那后轻松一笑,“呵……先不喝吧。”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