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逢在途中·二阙 扶风一去可否憎·九

    “是这般么……”紫衣公子愣了愣,目光略带虚意地扫了扫四周,但不过片刻又回到冶凰面上,紧紧盯着她的双眼,“呃……姑娘父母何在?”



    “他们呀……他们都在上面看着我呢!”丰冶凰说着伸出一指指向上方。



    紫衣公子闻言讶然,但马上心生一丝窃喜,捏着木埙的指尖稍稍松了些,轻轻又慢慢地松一口气,开口道,“容某唐突,望姑娘见谅。”



    “嘻……小哥哥实在想多啦,我怎会怨怪小哥哥这般憨直的美人儿呢?”丰冶凰扫他一眼,话落手一松,指间树叶便旋落到地。



    紫衣公子一听险些摔落在地,“美……美人?!”



    “小哥哥难道不是美人么?”丰冶凰一眨不眨地望着紫衣公子。



    紫衣公子笑了笑,犹带几分稚气的面容略带一抹尴尬,“呵……呵呵……姑娘……说笑了。”



    “呵呵。”丰冶凰只是笑笑。



    “咳,”紫衣公子清清嗓子,又问道,“不知姑娘可有叔伯?若有,他们何在?”末了又加一句,“有此一问,实因份所致,容某敢请姑娘见谅!姑娘若实在不愿言明实,容某……容某……容某还是望姑娘能言出实!”



    丰冶凰展开双臂抱着树干,双腿一动,换到另一条离紫衣公子近些的树枝。



    “姑娘小心!”紫衣公子一见忙呼道,说着一掌撑了枝桠,而起,却见丰冶凰已安然到了另一条树枝,不由舒了口气,稳下先前的急躁,忽又皱眉道,“姑娘莽撞了,若是掉下了树,必然会受伤。”



    “小哥哥无需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丰冶凰拍拍手,坐定长枝,“我有三伯与三婶,不过呀……”言至此诡异一笑,“他们和爹娘一般都在上面哦!”说着伸出一指指向上空。



    “呃……”紫衣公子面露呆怔,然后歉然道,“容某不该多问,姑娘若是勉强,无需再言了。”话落他低下头,掩去面上掠过的骇人异色,捏着木损的指尖狠狠一紧。



    丰冶凰扫他一眼,开口续话,“可我爹娘和三伯三婶皆极是忙碌,无暇分心管教我,于是我便离家出走,游山玩水,为寻一佳景以慰心目,自然也是要寻一美人归去,”说到这一顿,她坐直上,目视紫衣公子,神色肃然,一本正经地道,“不知小哥哥可要做这‘有美’一人?”



    紫衣公子闻言一呆,抓了抓耳,“姑娘……姑娘这话……”



    丰冶凰忽又一笑,话头一转,“对啦,小哥哥先前所说的‘勉强’是为何意呀?我可是说错了何话?”



    “这……这话……”紫衣公子蓦然朝丰冶凰合掌一揖,“先前是容某失言,望姑娘勿怪。”末了倏有一语脱口而出,“姑娘可是家中无人?”话出却一惊,怎么还问?莫非非要引起她的惊疑不可?!



    丰冶凰却对他的话语没有丝毫异样反应,只是偏首望他,“家中无人?自然不是,我家中可是有父有母有三伯有三婶呀。对啦!我还有一位师傅、一位表姐与一位表弟!”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