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逢在途中·二阙 扶风一去可否憎·八

    紫衣公子投在丰冶凰面上的目光似在望着自己的猎物,神憨直淡定,“先前听人说,姑娘无父无母,与叔伯行遍山野,可真是如此?”



    如斯目光落在己,丰冶凰一瞬怔然,心思一转,刹那后笑吟吟地开口,落在前方的目光徐徐拉长,面容渐透恍然,但转瞬即逝,“对,原来小哥哥知道呀。”



    紫衣公子默然,片刻后开口,“不知姑娘可否许容某再问一番……姑娘到底是何人?”



    丰冶凰眼珠一转,偏首望定紫衣公子,灿然一笑,“我名白兰,寻白兰,来此为白兰,归去么……应当也为白兰。”



    紫衣公子呆呆望着丰冶凰容上笑意……加上这双眼、这抹笑,这人或许更值得他冒险去……收藏!



    丰冶凰眨眨眼,似十分不解地道,“小哥哥怎了?”



    紫衣公子一惊回神,清清嗓子,“咳……姑娘此话实在……有趣,不知姑娘所言的白兰……可是生于夏秋之季的含笑白兰?”



    “咦,奇怪,白兰花还带笑的么?再且它是生于夏秋么?”丰冶凰睁大眼回望紫衣公子,目中泛出莹莹墨绿光泽。



    紫衣公子闻言意识到两人语中“白兰”的不同,他挠了挠发鬓,憨然笑道,“呵呵,估计是容某意会错了,不知姑娘所说的白兰是何意?”



    丰冶凰子一转,正对紫衣公子,双掌按在两侧长枝,双脚轻轻晃动,面上淡淡笑着,“就是我自己呀,我不是名叫白兰么?”



    紫衣公子愕然,忽又扯了扯唇角,“姑娘实在风趣。”



    “是这样么?”丰冶凰笑着反问。



    紫衣公子神色一凛,一本正经地道,“自然是的。”



    丰冶凰见状定定望着他,猝然大笑,“哈哈哈……”她笑弯了腰,险些从树上掉落。



    紫衣公子皱了眉望了丰冶凰,“姑娘这是何意?”



    丰冶凰欣然笑着,笑谑望定紫衣公子,“小哥哥不觉得自己实在有趣至极么?”



    “嗯?”紫衣公子闻言眉峰陇起,“容某可是何处得罪了姑娘?”



    “当然不是啦!我只是……”丰冶凰眨了眨眼,面上掠起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浅笑,“只是觉得……今可识得小哥哥,是我今有幸。”



    闻得此言,紫衣公子怔然后憨憨一笑,朝丰冶凰合掌一揖,“今可识得……识得白姑娘,也是容某有幸。”



    “嘻嘻。”丰冶凰笑望着他,面露欢欣,“小哥哥这般多礼作何?”



    紫衣公子闻言略带无奈地笑笑,“习惯了。”末了面上掠过一丝异色,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丰冶凰,“姑娘……可真的是无父无母,与叔伯行遍山野?”



    “啧啧,原来先前小哥哥仍未得到得之言呀。”丰冶凰揶揄笑他。



    紫衣公子一听立刻神色凛然、毫不羞愧地道,“容某有此一问,实因份所致,不知姑娘可否告知?”



    丰冶凰伸手摘了片微黄树叶,“当然行呀!”话落一顿,将树叶贴近眼目,似在细细数着叶脉,半响后转头望向紫衣公子,目光似是含笑又似什么都没有,“小哥哥,我来此是为游山玩水的。”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