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逢在途中·二阙 扶风一去可否憎·二

    扣扣!倏然响起敲门声,紫衣少年一喜,广袖一挥开了门,“哈哈,央儿呀,你终于把这东西给送来啦!”



    红衣少女步入室内,手中端木盘,盘上置一黑瓷茶具与一只彩瓷盒,“侯爷,这是公子所赠的兮璧茶具与沧雨湮玉,请侯爷查看。”



    紫衣少年眨眼一笑,伸手拿了只茶盏,“嘻嘻,央儿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楚央谢侯爷抬。”红衣少女垂目淡淡道。



    “央儿!”紫衣少年神色骤然一沉,手中揭开彩瓷盒盖,往里看了看,忽又一笑,迅速伸手一把牢牢攀住红衣少女的肩,面容略显扭曲,“呵呵,央儿,我的好央儿,你快些乖乖地去把真的‘兮璧茶具’与‘沧雨湮玉’拿来给哥哥我。”



    红衣少女任他的手在肩上百般施力,话语恭敬:“侯爷,兮璧茶具与沧雨湮玉就在您眼前。”



    紫衣少年一听立刻将茶盏放到红衣少女眼前,“你想骗谁呢?!这是‘兮璧茶具’?这明明就是赝品!赝品懂不?赝品就是假的!!!是假的假的!!!”又在彩瓷盒里抓了把茶叶,“还有这个……这是上等的‘沧雨湮玉’么?这什么气味?‘沧雨湮玉’色翠气苦,可这东西根本就一股臭味!”



    红衣少女稍稍抬眸看他一眼,然后静静垂目,“侯爷这般说,可要楚央去问问公子?”



    紫衣少年霍然抬眼,狠狠咬着牙瞪她,话语一字一句吐出:“不、用!”



    “喏。”红衣少女应道,“侯爷,公子还交代,在九年半的茶之期过后,望您能在半年内用这‘兮璧茶具’饮完这盒‘沧雨湮玉’”话语一顿,紧接着微微压低声音道,“但公子并未交代过后是否检查。”



    紫衣少年猛地打了个寒颤,“呼……我可不敢不把公子的‘好意’给领了。”目光牢牢钉在茶具上,一脸哀怨,“唉,央儿呀,我琢磨着公子那时候应该是高兴的,我那些话说得也当是对的……可公子怎么就用了李代桃僵之法呢?”



    “楚央不知,或许……”红衣少女仍低着头,“……是侯爷想太多了。”



    紫衣少年自暴自弃地连连点头,“好好,我想太多了,是我想太多了!我不该在那个时候求公子给我减罚,自始至终就不该求减罚!”言至此,他摇头一笑,“呵……错了,应该是我不该自认那女娃不是民间可教养出的!”



    “侯爷好好休息,楚央告退。”红衣少女只是淡淡道。



    紫衣少年索坐到大椅上,闭眼紧抿了唇,“嗯……我是该好好休息……好好休息休息……”



    红衣少女抬眸快速瞄他一眼,转出门,后突又传来唤声,“等等!”



    “侯爷何事?”红衣少女垂目转



    紫衣少年从怀内取出翡翠叶纹发簪,手一伸,发簪便向红衣少女掠去,“这个……给你!本侯看你鲜少戴发簪,宫里的东西又不是你我用得了,本侯趁着今出宫,便给你买了这么一只,你也好好打扮打扮,免得丢了公子的脸。”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