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不如东风催荣华·五

    “小姑?”尚尤闻言眨了眨眼,“桂掬帝的妹妹么?是谁呀?”



    “这可是皇室辛秘,你这般问我,莫非是想让我去了天牢?”兰泠栖笑得颇是狡黠,酒杯举向尚尤。



    “哈,哪来这边严重,不说便不说,只是可惜了那橘子呀!”尚尤举坛对上酒杯,仰头饮了一大口酒,许是酒意的浸染,双眼显得愈发灿亮,眼中露出无限谗意,“终年橘树生的橘子呀!那可是世间最好吃的橘子呀!!!”



    “你若是馋了,可让沈太医试试去向阿姐索来一些。”兰泠栖放下酒杯,拿起黑玉筷夹了橘瓣,置向白狐前的酒杯。



    尚尤一见马上拦下,“这么酸你竟然喂给白歆?!”



    “凡事总要尝尝,若是不尝,你又怎知它会不喜?”



    “呃……”尚尤被他说得有些气短,但已收回拦他的手,“你这话……嗯,说得还是有一点点对的,嗯,就这么点!”说着伸出两指比划出一截极短的距离。



    兰泠栖面染趣意,含笑将橘瓣放入白狐前的酒杯。白狐静了片刻,双唇微张,徐徐咬了一小口,轻声咀嚼后咽下。



    尚尤见状摇摇头,“它竟然吃得下去!”倏又双掌一拍,眸光大亮,“对了,我们可以自己去呀!”



    “你以为,凭你我二人的修为,能躲得过氓卫的眼线么?”尚尤坐回大椅,有些好笑地道。



    “躲不过又怎么样?大不了被抓了呀!不过就是一顿臭骂罢了,何需这般介怀?且你阿姐说不定一见你我二人这般可怜,便会大发好心地赏我们几个终年橘呢?”尚尤端了酒坛给白狐的酒杯注满酒,望了碧猫的双眼一瞬黯然。



    “那几株橘树是我的阿姐最重视的东西。”兰泠栖闻言只是不紧不慢地道,酒杯举向尚尤。



    尚尤一听马上接口:“你是她唯一的弟弟!”举坛一对,仰首一饮。



    兰泠栖闻言抬眸看她,目中含着一抹叹息,声间淡淡,出口话语却冰泠成雪,“沈太医不曾与你讲么?皇室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这里有着相同血脉的人却是一生陌路,这里的亲是凉薄的,这里的父母无责任抚养子女,帝王表面上需要大义大智大孝,暗下却也无需遵守所谓的道德……而我兰槿皇朝虽是以今上为帝,实际而言我的阿姐才是兰槿界真正的帝王!”话语一顿,稍稍向倚去,双手张开,目光落在掌心,似向看清自己所握之物到底是什么,“我与她纵然是血脉相亲的姐弟,却早已不可相伴相助,如此一来,你要她如何拿出她最重视的终年橘?到时她又会如何对待你我二人?”



    尚尤呆呆望着他,眼中带着一抹怜惜,忽又一笑,“好,不去便不去,来来来,喝酒喝酒!先前可是说好了不醉不归的!干!”



    兰泠栖淡淡一笑,倒酒举杯一碰,“对,干!你我今定要一醉方休!”



    “哈哈哈……对极对极!”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