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且徐且行且从容·十三

    “你不觉得美人儿加上雪眼便愈发美了么?!”尚尤懒懒扫他一眼,一手抱着碧猫尸,一手伸出抱过白狐,双目发亮地瞅定了它。



    那白狐却极为灵活地躲开她的动作,警惕地瞪着她伸来的手。



    “啊?”尚尤一愣,视线随着白狐的目光落在自己染了污泥的掌心,“嘻嘻,没事没事,擦擦就干净啦!泠栖,你帮我抱着先。”说着将碧猫尸放入兰泠栖怀中,动作迅速却轻细,然后使劲拍拍手,拍去一掌的脏乱,“好啦,这次一定不会把你弄脏的啦!”话落笑眯眯望了白狐,五指如莲伸向它。



    白狐眨了眨眼,子缩在兰泠栖的怀中,一只前爪徐徐伸出,握向尚尤伸来的素手,甫一触及的刹那便被快速抱入她怀中。



    “哈哈哈……”尚尤抱着白狐转了几个圈,笑声盈满整座兰园,目光一转,面上一喜,形一掠,子一纵便跳入不远处的碧潭中,亮色水光点点炸起,“白歆白歆,我们一起洗个澡吧!”



    兰泠栖以千兰为掩,拖着碧猫尸的掌中运了法力,声音虽轻却十分清晰地传入尚尤耳中,“白歆极少与别人亲近,尚尤还是第一人。”



    嘭!猝然间尚尤已冲出水面,全湿漉地半藏在池中,一张尤显青嫩的面容浸润过的涤拭,显得光泽清亮,她双手高举着白狐,灿亮双目笑看了它,口中却是对兰泠栖道:“啧啧,你这是嫉妒么?”



    兰泠栖闻言,只瞥了眼一言不语且半眯了眼的白歆,话语似带着一分担忧,“你这般动作,估计吓着它了。”起走向碧潭,脚步不紧不慢,令人猜不出心中急切与否。



    “啊?”尚尤闻言一呆,忙凑近白狐,将它翻来翻去地细细检查,“它的气息怎么越来越弱了?不过是浸了凉水,怎会出现这种状况?”



    “你若是继续这般将它翻来覆去,我可要失了一只白狐了。”兰泠栖似无奈地摇摇头,轻叹口气,道:“你先上来。”



    “嗯,”尚尤脚下凌水一点,全一跃便飞出碧潭,稳稳落在兰泠栖前,急切地将气息稍显虚弱的白狐递给他,“这到底怎么回事?!”



    “白歆法力低浅,先前方睡醒便被你带入水中,变回如同宴界没有修法的凡体一般极易发病。”兰泠栖递出碧猫,又抱过白歆,掌心轻贴在它的背上,光明正大地运了法力,“再且,它自幼惧寒,若非极喜碧猫,前些子也不会冒了命之险进入冰室。它又极喜睡,先前出来时也是在睡梦中被楚央抱出的。而白歆说来乖顺,酣睡时却是脾不好。如此一来,楚昭将它从冰室内带出时自然是不能除去它那一寒气的。这便是原因。”说时白狐往他怀内蹭了蹭,似在安慰。



    “行了行了!”尚尤连连摆手,似见了什么怪物般地远远躲开,“你说话绕来绕去,绕得我头晕。”



    兰泠栖眸光一闪,似在算计,抬眸看向尚尤,“我要将白歆放到温室去,你可要与我同去?”



    “当然啦!”尚尤毫不犹豫地应道,全一纵,瞬间又到了兰泠栖前,弯腰凑近白狐,疑惑地道:“要我抱着它么?”手伸出,轻轻触碰了白狐,一脸歉然,声音微哽,“白歆,对不起呀,你以前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今可不能有事呀!”话落抬头望定兰泠栖,满是希冀的眼中蕴着水光,“去温室可是要给白歆疗伤?它会没事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