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且徐且行且从容·十二

    尚尤索在花旁坐下,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兰泠栖,“你说了两次我想太多了,是什么意思?”



    “我喜兰如命,又岂会厚此薄彼?”兰泠栖悠然站在那,双眼微垂,五指似有若无地抚弄着怀中白狐,面上浅浅笑了,容华隽美。



    尚尤闻言冷笑,笑中带着一丝讽,“可纵然这样,你也夺了它们的自由。”



    “自由么……”兰泠栖闻言不以为意地笑笑,不紧不慢地开口,“不是说要来看白歆的么,怎么论起那些来了?”



    尚尤哑然,不由得长长一叹,目光稍稍移动,投在兰泠栖手中那只白狐上,“它就是白歆么……可真是能睡呀,我们都说了这么久了。”言至此处话语一顿,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的那团蜷得极小的碧毛,面上浮起一抹悲戚,低声喃喃:“这只碧猫也一样……”



    那白狐小,近乎通体雪白,除却尖细的红唇,它闭了眼乖巧躺在兰泠栖怀中,似在酣睡。兰泠栖逗弄着白狐尖细的红唇,轻声地唤,“白歆,醒醒。”



    尚尤也抬头盯着它,似想起什么好笑的事一般,猝然大笑起来,笑得险些歪倒在地,“哈哈哈……”



    兰泠栖扫她一眼,“怎么?”



    “哈哈……你不觉得它很像一个小美人么?”



    兰泠栖眼梢微挑,不置一词。



    尚尤将白狐上下打量一番,不由吹了声口哨,“啧啧,你看它那小的模样不就是美人儿曼妙巧的姿么?那一的雪毛不就是美人儿白皙的肌肤么?还有那张嘴不就是美人儿小巧的红唇么?难得呀难得,你竟然会养了这么一只漂亮的白狐狸!”



    兰泠栖却倏然一怔,“美人儿么……”蓦然间想起似乎有人曾说过,有一人极是喜欢看着美人的……冷不防间一声轻唤打断思绪,“你想什么?”



    兰泠栖敛回神思,抬头定定望向尚尤,“尚尤很是喜欢美人么?”声间似藏着一分执着与冷意,又似藏着一丝恍然,可惜尚尤未曾听出。



    如斯目光落于己,令得尚尤一怔,随后笑笑道,“当然啦!美人又香又软,看着舒服闻着舒服抱着也舒服,我为何不喜欢?”



    兰泠栖闻言目光一冷,忽又略略加深几分笑意,“尚尤可要当心些。”以法力幻出一袭墨色锦缎,铺于地面,屈膝落坐,动作随意却不乏礼节。



    “怎么?”尚尤疑道,目光跃过重重兰花落在兰泠栖上。



    “呵……”兰泠栖轻轻一笑,笑间藏了分捉摸不透的意味,“美人一物,空有其表,掌之轻易,交之难防,毁之可惜。”



    尚尤闻言摇摇头,叹道:“宫里人说话总是喜欢拐弯抹角。”



    兰泠栖只是笑笑,怀中白狐恰巧睁开迷蒙的奇特双眼——于双眼中,双瞳作雪色。



    尚尤一看眼一瞪,“雪眼?!”



    “怎么?莫非它也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兰泠栖有些好笑地道。



    尚尤起走进他,目光不移地盯着那双眼,“我又不是狐族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你先前的意思是?”兰泠栖看看雪眼,眸光一转,望向尚尤。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