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且徐且行且从容·一

    璧诛宫内,大长公子端立内,展开双臂,由红衣少女缠上白璧玄青兰纹带,穿上墨绸系墨袍,绸上前襟以金丝绣了两只龙头,逶迤后的丈长长裾上则是一朵硕大精致的金色兰花。面容仍略显苍白,神态淡然,额上一只兰花茕独全绽,兰花由血丝构成,血兰上作点点金色,不显妖异,反衬雍雅。



    “陛下驾到——”细长的宣喝声自宫外传来。



    大长公子止去红衣少女的动作,步出宫门,迎瑖朝帝圣驾,合掌一揖,脸上浮起一抹温雅浅笑,“臣参见陛下。”



    “叩请陛下圣安!”



    “叩请陛下圣安!”



    “叩请陛下圣安!”



    …………



    十数宫人列跪大长公子后,叩首高声迎驾。



    “起来。”一声白色帝袍的瑖朝帝挥挥手,令宫人起。他快步行来,迅速扶起大长公子,握着他的双手,之后便定定地站在他前,一语不发,双眼上的黑纱蒙去了他的目光。



    大长公子同是无言,目光微垂,面容含笑,笑里却带了分怪异,因着攥了他的那双手在隐隐颤栗。



    “陛下无需担忧,臣已安然。”隔了半响,大长公子轻轻反握回去,望定瑖朝帝的眼中是从容的镇定。



    瑖朝帝收回手,轻轻舒一口气,稳下稍乱的心绪,由黑纱遮去一半面孔的脸上难辨神色,声音如同经过惊涛骇浪后的平静、彻彻底底的平静,千言万语终只汇成淡淡一语,“小舅无事,朕终……心安。”



    大长公子轻轻一笑,道:“臣多谢陛下关心。”末了又加一句,“陛下请入宫。”说着伸手做恭请状。



    瑖朝帝颔首,二人走入内,一前一后在两张大椅上坐下。



    红衣少女命宫人送上香茶。



    两人皆是端了一杯茶盏,启开杯盖,刹那涌出的氤氲烟雾淡去他们的神色与目光,他们从容抬手,以冰凉广袖微遮面容,轻呷一口茶,无声咽下……至于这茶水是香是苦、是浓是淡,或许有人知道,也有人不知道。



    待落下茶盏,大长公子凤目望了瑖朝帝,淡淡笑道,“不知陛下可去看过阿姐?”



    瑖朝帝落盏的动作一滞,但马上冷静落下,面向大长公子,摇头道,“朕先前是从含章处过来,还未去过氓宫。”



    大长公子颔首,淡淡道,“阿姐只是面色差了些,陛下放心。”



    瑖朝帝闻言落在膝上的双手倏然握紧,忽又清清嗓子道,“咳……以母后的能力,朕自然是不会担心的。”



    大长公子似十分无奈地摇摇头,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头,“陛下可要在此处进午膳?”



    瑖朝帝眉峰一动,声间多了分不安与怪异,“若是朕应了这话,小舅可要去唤母后过来?”



    大长公子面露一丝讶然,然后轻笑着略略一叹,“唉,陛下放心,臣并未此意。且先不论阿姐如今极需休憩,纵是按照礼制,若是臣请太后共膳,也应是臣去太后宫中方可的。”



    瑖朝帝脸上多了分冰意,口中话语带着一丝僵硬,“小舅,她是你的阿姐。”



    “是的,陛下。”大长公子闻言只是淡笑。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