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此身已是莲华间·十一

    瑖朝帝唇角衔起一抹笑,笑中含了几分自嘲,然后不紧不慢地道,“太后是母,朕是子,朕做为一名帝王,或许当以帝王之责为先,可也需守以子女之责。这件事……箐篁真君还是去寻朕的母后商讨吧。”



    箐篁真君一震,不由高声大呼:“陛下!”



    瑖朝帝声音一沉,“怎么?箐篁真君先前不是说朕应当是说一不二的么?如今怎么想抗旨了?莫非真君先前说的都是哄骗朕的?”



    箐篁真君老脸一红,气得险些说不出话来,“臣并无哄骗陛下之意,臣所言……”



    “行了,”瑖朝帝挥挥手打断他的话,“此事要么真君去寻太后商讨,要么就此划去。众卿可还有事要禀报么?”



    箐篁真君咬咬牙,退回原位。



    百官默然,无人上前。



    “陛下!陛下!”倏然一声急呼从外传入内。



    百官回首看去,只见一名内侍穿过列列宫人,直奔入中,口中急声高呼,“陛下,陛下!”



    瑖朝帝抬头,面朝那人,“发生何事了?”话语一顿,猛然起,声间多了一分急切,“可是舅舅醒了?”



    那人稳下稍急的气息,面带喜意,“是的,陛下!大长公子醒了!先前璧诛宫里派人来说的!”



    瑖朝帝点点头,道:“朕这就过去。众位卿,就此退朝。”说着迈步下高台。



    百官却出声言道:“陛下,臣等同往!”



    “陛下,臣等同往!”



    “陛下,臣等同往!”



    “陛下,臣等同往!”



    …………



    这一声请求竟是震响整座大,久久不绝。



    瑖朝帝脚步一顿,轻轻笑了,笑中带着一分冷,“各位还是早些回去吧,别再说什么意同往了,朕便当没有听见这话,否则……”言至此便不再言,起步出,他走得不快,走得符合一个帝王的标准,却走得极远,不过片刻便不见了影。



    “退朝——”内侍尖细的嗓音响彻大



    跪在百官之后的侍卫起,如潮侯在两侧,百官照秩序退出含章,或三两成群或独自一人地朝宫门涌去。



    玄王拦住从前经过的沈太医,略有玩味地笑了,“沈太医,这是去哪呢?”



    沈太医扫他一眼,似有些不解地道,“退朝了,不是归家又是去何处?”



    嵩王来到二人侧,闻言笑道,“沈太医这话说得是,太医请。”说着子一让,伸手做请状。



    “嗯。”沈太医淡淡应道,举步离开,走得十分镇定十分从容,面上没有丝毫羞愧。



    宽敞暗的大中只剩玄王、嵩王二人,他们对视一眼,皆是未提瑖朝帝不三人朝后不许离去之事,反是说起了大长公子伤愈一事。



    玄王淡笑,看着嵩王的目中藏了分刺探,“说来本王倒是颇为担忧大长公子受刺一事,嵩王可要一同去看看?”



    “可是和玄王同去?”嵩王浅笑应答。



    玄王闻言不答,只笑着他。



    嵩王眉峰一动,摇摇头,“若不是玄王,本王可不与那人同去。”



    “原来本王是如此受嵩王喜啊。”玄王闻言只是笑。



    嵩王闻言无丝毫恼意地笑了,眨眨眼道,“是呀,玄王如今才知晓么?”



    玄王眼梢一挑,不答一词,二人不再言语。



    过了半响,嵩王道:“本王去如厕,玄王可要一同前往?”



    玄王一怔,然后斩钉截铁地道:“不去。”



    “真是可惜了。”嵩王说得似十分难过,“那玄王可要在这等着本王哦。”说着似十分期待地看着玄王。



    玄王无言地瞪着他,半响后才磨着牙道,“嵩王快去快回,本王定会等在此处!”



    “得玄王此言,本王实在放心了。”嵩王似十分满足地笑了笑,转



    待嵩王离去后,玄王极是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十弹指后也离开了含章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