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此身已是莲华间·九

    百官低着头悄悄斜了目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中皆掺了一丝隐得极深的刺探,虽然有几人并没有这模样,却也只是气定神闲地站在原位。然后再看沈太医、嵩王与玄王三人虽是垂首敛目立在那等待惩罚,面上恭恭敬敬的,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紧张。



    “怎么?都没意见?这三人不应罚?”瑖朝帝不咸不淡地问道,声中多了分莫名的意味。



    终于有人走上前去,那人面容透金,双眉为碧色,双瞳掺了点点白圆,双唇淡白,银色长发由青木冠高高束起,这是当今金族之王——金王,他躬肃容道:“臣以为不当罚!”



    “哦?怎么不当罚了?”瑖朝帝的面上衔起一抹淡淡的笑,笑中多了分捉摸不透的意味。



    “因为三位大人所言正是臣等所想。”金王面上没有丝毫变化,仍是十分凛然。



    瑖朝帝一听摆摆手,“行了行了,下去。”脸上却不由多了分笑意。



    “喏。”金王退回原位。



    “还有谁有意见?”瑖朝帝再问。



    又有一人上前,这人眉目柔,唇鼻略似女子,声音清细,那是当今东族东王,他含笑道,“臣以为,应当在陛下开宴时罚三位大人千杯!”



    “嗤……”瑖朝帝闻言嗤笑一声,有些玩味地道,“东王这话不是明着偏袒他三人么?这朝中……可有谁不知这三人是千杯不醉的?”



    “那陛下罚两千杯便是,若两千杯还不能令这三人醉了,三千杯不行便四千杯,四千杯不行便五千杯,五千杯不行便六千杯,六千杯不行便七千杯,七千杯不行便八千杯,八千杯不行便九千杯,九千杯不行便一万杯,臣不信到时这三人还能撑得住!陛下,到时你定可看见他们东倒西歪、呕吐不止、丑态百出!或许还会极为兴奋地跳起舞来!”东王幽幽地道,越说怨气越重,说时还似有些得意地扫了那三人一眼。



    那三人闻言一个苦笑一个抿抿唇一个叹了口气,但都没有出口求饶,似乎对自己先前的行为有极深刻的认错精神。



    瑖朝帝闻言似不由奇了,“东王可是与他三人有怨?”



    “陛下既然问起了,即便是臣的丑态,臣也不满陛下。”东王沉吟片刻,合掌道:“一个月前,臣在早朝后于帝都寻了个地方,喝些小酒,当时臣寻得是个二楼靠栏杆的座位,那儿可看见楼下的景象,于是正喝得尽兴时恰巧在三个点看见了这三位大人。许是臣那时醉得有些糊涂,便一个不落得拉来了他们,让他们陪着臣喝些小酒。可他们却将臣灌得出尽丑态,甚至还将臣丢在酒楼里不管了,陛下说臣如今得了机会,莫是不该好好谢谢他们的那番‘礼待’么?哼!”话语几近切齿。



    “呵呵呵……”瑖朝帝闻言压低声音轻笑,“自然是要回以‘礼待’一番!”目光扫向那三人,“这样,朕便罚你三人在每一场筵席上皆需饮五千杯,酒也需得是烈酒,且期间不可凭何出酒力,你们可有话说?”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