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此身已是莲华间·八

    “沈太医何事?”



    “臣有罪。”沈太医淡声道。



    瑖朝帝闻言一怔,随后不由一笑,道:“沈卿何罪之有?”



    百官抬眸悄然扫一眼沈太医,神色各异,不过皆是带了分无奈与趣味。



    “臣抗旨不遵。”沈太医投在地面的目光镇定从容,一张脸带了淡淡笑意。



    “哦?”瑖朝帝闻言挑了挑眉,唇角勾起含了玩味的浅笑,“沈太医抗了何人的旨?”



    “回陛下,六前,太后命臣留守璧诛宫一夜,臣却抗旨离去。”沈太医说得十分平静。



    “沈太医为何抗旨?”瑖朝帝面上有丝好奇。



    “因家中小女出事。”沈太医仍是冷静含笑。



    “何事?”瑖朝帝脸上多出一分无奈。



    “小女正在晋阶。”沈太医淡淡道。



    “这倒是大事。”瑖朝帝蒙了黑纱的双眼看不出绪,“不过朕以为,此事你应当去与太后说。”



    “太后在为大长公子疗伤。”沈太医眨眨眼道。



    “你可等太后出来后再与她禀报此事。”瑖朝帝神色淡漠。



    “是的。”



    “呵……”瑖朝帝闻言轻笑,面上浮起一丝玩味,“只是沈太医怎么今才想起自己抗了旨?”



    不待沈太医回话,便有一人出位带笑道,“想必是尚小姐今才晋阶完毕。”



    那是一名年轻男子,面容清俊,位列百官前方,是嵩族嵩王。



    沈太医扫他一眼,慢悠悠地笑,“嵩王此言当是。”话落转目复落向地面,笑得有几分自得,“回陛下,臣只是今才想起罢了。”



    “今才想起,因此在早朝这般严肃的时候顺便一提?”



    “陛下以为如此,便自当是的。”沈太医似十分恭敬地点点头。



    闻得此言,瑖朝帝摇摇头,略略一叹,道:“朕实在不知朕的卿们怎么会如此有趣呀。”



    嵩王悠然一笑,“陛下,臣等这是在为陛下排忧呀。”



    “对呀,莫非陛下不喜么?”沈太医同是附和道,说着抬眸朝瑖朝帝眨了眨眼,纵然后者眼上的黑纱许会遮去帝王的视线。



    “哈哈哈……”一声大笑破出大,玄王跨出一步,分别扫了嵩王与沈太医一眼,笑道:“你二人也要算上我一份呀,我可是为陛下寻好东西出了不少心思。”



    百官也低头忍笑。



    “照玄王这般说,那好,臣后也要给陛下送送礼,贿赂贿赂陛下,陛下,您可许?”嵩王说着似十分殷切地笑看着瑖朝帝。



    “陛下,臣就算了,臣虽然也想出力,但是臣这力只能出在治病上,可臣总不能希望您生了病吧?所以陛下,臣就算了。”沈太医说着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见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瑖朝帝似声音一沉,道,“你们三个倒是胆子大发了,竟将早朝当成了玩笑之地。”



    沈太医、嵩王、玄王马上敛笑,十分有默契地垂首恭敬开口,话语也是极其一致:“臣等有罪,望陛下责罚!”



    瑖朝帝闻言点点头,脸色微沉,声音里却多了分轻松,“这话说得对,是当罚。只是这应该怎么罚……”话语顿住,似在沉吟,隔了几弹指后道,“众位卿有何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