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不见故人伶仃往·八

    侧二人面面相觑,另一人问道,“太师今谏由令公子继居太师之位,不知是哪位公子?”



    “这个么……二位后便会知晓。”



    那二人哑然,对视一眼,一人道,“太师今岁可有增强修为?”



    “呵……”中年男子闻言倏然轻轻一笑,扫他一眼,略略一叹,“我丰丘界修炼仙阶分别为小仙、下仙、上仙、上神,其中以小仙为基,以上神为至尊。丰丘界人若五十岁前未入小仙之境,容貌将逐步衰老至两鬓染霜,直至五十逝去;若在晋小仙百年后未晋下仙,容貌将逐步衰老至老年,直至逝去;若在晋下仙三百年后未晋上仙之境,容貌与躯都将逐步衰老至满头白霜、全枯槁,直至逝去;若在晋上仙五百年后未晋上神,则一瞬老去、法力全失,之后便是长达十的对死亡的等待,其间不可自戬、不可使人谋命。”



    话语一顿,紧接着道,声间夹着一丝恍然与失落,“可我丰丘界有史以来,也仅出过十数名上神。由上仙晋为上神,虽可与天地同寿,可其间艰辛两位想必也是知晓……如今老夫晋入上仙已近五百载,不过……虽死期临近,但一切顺其自然便可,死之一事实在无可避免,老夫又何必强求?”他摇摇头,“老夫也……活够了。”



    那二人哑然,万万想不到纳太师竟是如此随意便道出此语。



    一人淡笑着劝道,“修炼一事求的是机遇,太师索放开愁绪,等待这天大的机会便可。”



    一人惋惜地劝道,“是呀,太师为我丰丘界勤恳贡事多年,想必上天定会让太师顺利晋阶。”



    话语真真假假,无人会辨。



    纳太师闻言肃容道,“老夫便承了二位吉言,多谢二位。”



    “太师与下官同朝为官多年,您实在客气。”



    “事关老夫命,老夫自是要谢的。”



    一顿相互恭维后,三人便散开,各自步向宫外。



    纳禅纳太师眸光一转,目光落在前方那独行的白衣上。



    涟帝他与国舅朝时可着常服,然他以尊朝制谢去此礼,由此朝中仅有乌枉——乌国舅——永洲连磬洲王①一人穿常服上朝。



    纳禅稍稍加快步伐,追上乌枉,淡声唤道,“国舅。”



    乌枉冷目生冰扫向他,“太师何事?”



    纳禅似十分诚恳地道,“老夫辞去后,还望国舅可倾力辅佐陛下。”



    乌枉闻言冷笑,笑里含着一丝讽,“太师放心,国丈之子想必同皇后一般聪慧,枉定与其尽心辅佐陛下。”“国丈”二字由为重声。



    “是么……”纳禅不以为意地笑笑,忽又吐出莫名一语,“可比起那不孝子,老夫却以为国舅更适合太师之位。”话落淡淡一笑,快步往前走去。



    乌枉闻言脚步一滞,冷淡面容一沉,盯着离去影的眼中变幻莫测,忽又转朝原路走去,行至百昭,走至一内侍前,冷冷问道,“陛下呢?”



    “回王爷,陛下先前是向暮婳宫行去的。”内侍答道。



    “嗯。”



    乌枉沉吟片刻,转朝卿圆宫所在的方向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