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匪流肆几度残·首阙 不见故人伶仃往·六

    “启奏陛下……”一名穿官袍的年轻男子上前。



    外快步跑来一名小个内侍,来到侯在门侧的中年内侍前,两人低语几句后,那中年内侍面露犹豫之色,摇摇头道,“不行,陛下还在上早朝。”



    小个内侍抿了抿唇,“您进去通报一声吧,大皇子正闹着呢,陛下平素就疼大皇子,若是出了事,陛下这边也不好过呀。”



    中年内侍闻言双眉一拢,过了半响才点头道,“好,我进去说声,你在这等着。”



    “好好,小木子实在多谢公公。”小个内侍连忙点头道谢。



    “嗯。”中年内侍转,沿着璧侧走进去。



    那官袍年轻男子退回原位。



    涟帝又摘下一枚樱桃,举着它放在眼前,忽又眸光一转,望向那年轻男子,淡淡一笑,“想必宁卿定是不喜樱桃,这赏便免了。”夹了樱桃的双指一动,一刹那,樱桃失去踪影。



    年轻男子嘴角一僵,但马上颔首恭声道,“是。”



    涟帝摆摆手,内侍立刻端着金碟退开。



    涟帝闲闲靠在帝座,容颜姣好,冶笑逸散,话语如牡丹艳吐,“继续。”



    列位百官前方的中年男子上前,肃容简言道,“启奏陛下,臣有一子,可居太师之位。”



    那白衣男子淡凉面容掠过一丝诧异,眸光快速一转。



    涟帝眉一挑,“国丈呢?”



    中年男子淡淡道,“臣尤是帝之国丈。”



    涟帝闻言眸光微垂,默然淡笑。



    白衣男子脖颈稍稍一动,目光投在地面,掩去眸中心绪。



    中年男子手持玉圭,端正站立,目视玉圭。



    中百官垂首,不着痕迹地瞄一眼涟帝,又不动声色地刺探四周之人。



    那中年内侍不由僵在原地,一步不敢动,敛目瞄瞄帝王,悄然扫视百官,心怪那小内侍实在害人,等会定要捞点好东西。而他心里念叨的小个内侍站在外,额上频频冒汗,心怨那大皇子实在会闹事。



    “哈,各位都不出声,是在来欢迎我么?”倏然一声打破寂静,白影掠入中,如飞鸟、似白鹤、若流岚。



    “臣等参见长公主!”



    “臣等参见长公主!”



    “臣等参见长公主!”



    …………



    百官忙躬相迎,垂目恭敬高呼,呼声响彻内。



    “各位大人快快将朝事禀报与三伯呀,看我做何?我来这不过是有一话要与三伯说罢了。”冶凰摆摆手,朝涟帝浅浅一拜,偏首一笑,“冶凰拜见三伯。”



    “呵……”涟帝轻轻一笑,微微眯眼,眸中掠过冶艳波光,唇角浮起一抹浅笑,“我倒以为见了什么稀客。”



    “嘻嘻,三伯也觉得冶凰来这极是难得么?”冶凰眸光一转,忽又笑得颇为神秘,“那三伯以后可要多多给冶凰准备橘子哦,若冶凰心喜了,到时定多多来此……”言至此微微一顿,形一掠,眨眼间已立于帝座之侧,“和三伯一块吃喝玩乐!”取过内侍手上的酒樽,倒一杯酒液,“来,给我和三伯,还有各位大人都倒一杯。”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之门:风 流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