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重逢 对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水青竹 书名:玩笑
    农村城市化的程度标志着国家的文明程度,殊不知这种对于文明的盲目的推进,正在使文明快速的倒退,人们居住在钢筋水泥建造的“牢房”里,对于自然无限制地疏远。不过某些大城市的有识之士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象,他们愿意为人类的进步摇旗呐喊,他们提倡回归自然,回归原生态,保持传统才能保持世界的多姿多彩。



    



    唐落霞似乎对于和她同名字的那个女孩比较感兴趣,而现在我扯得有些远了。她没有接着我们所谈的有深度的话题说下去,而是问我,你的那个朋友呢?他也在这城市里生活吗?



    



    没有,他五年前就离开了这座城市,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去了。他走之前给我寄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我打开一看,里面还有一封信,原来那封信根本不是寄给我的,而是寄给他妻子的,我这儿不过是一个中转站。



    



    哦,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得我一头雾水?



    



    其实我当时也像你现在一样出满了疑惑,寄给他妻子的信却寄到了这儿?信封里还有个纸条,上面只写了几个字,其意思是恳求我一天后用快递的形式再寄给她的妻子。寄了之后,我越想越怕,我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结果打电话去核实,你猜猜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是你朋友和老婆吵架了,最多也就是个离家出走。不然,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死了,我无限悲伤的说,我帮助他转寄给他妻子的竟然是一封遗书。



    



    他死了,唐落霞有点不敢相信。她为什么要死呀?



    



    说出来你肯定不会相信,他在遗书上说,他死的原因是因为他长得太丑。



    



    不会吧?世界上还有如此自卑的男人?



    



    他说,这个世界人们在疯狂的追求美,而摈弃丑,特别是女人,她对于丑的厌恶程度几乎接近了仇恨。



    



    你的朋友真偏颇,他竟然不明白这个世界上美和丑永远都是共生共存的,所以他的死值得惋惜,却不值得同



    



    你说的极是,如果我的朋友泉下有知,他一定会明白这个理?



    



    泉下有知还有什么用?我主要是同他的妻子。她现在生活的怎么样呢?



    



    这正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当初我朋友还在我那里寄存一件东西,让我五年后再转交给她,他说那是他的夙愿,让我务必帮他完成。但是,我来到这里一看,傻眼了。这个地方变化太大了,连我记忆中的房子都不见了,让我去哪里寻找她的妻子啊。



    



    他寄存什么东西?让你五年后才转交给她?



    



    是一个存折,上面有巨额的存款,他还告诉我,存折的密码就是他和她妻子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期。



    



    你的朋友真是个奇怪的人,无无义的丢下了妻子,却有有义的留下了巨额的存款。你也是个奇怪的人,帮助朋友做了那么多奇怪的事。



    



    她一口气说了三个“奇怪”把我逗笑了,我告诉她我一点也不奇怪,我只是做了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只是我怎么才能找到他的妻子呢?



    



    她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如果知道她名字,应该能找到她。



    



    她叫李秋水?



    



    什么?唐落霞一下子惊呆在那里,她有点不敢相信我讲的故事中的人物竟然有她,为了再进一步确认一下我所讲故事的真实,她又问了我朋友的名字。



    



    我告诉她,我的朋友叫王长天。



    



    唐落霞这才确认我所讲的竟然全是真的。天上掉馅饼的事就这样发生了,而且看不出一点点的破绽,真实得匪夷所思。



    



    唐落霞长时间的呆在那里,我却看着她的脸暗自窃喜,我知道我所编织的故事收到了奇效,虽然她不能确定五年前是否曾经在自己的花丛中回眸一笑,但是我和她的心理上已经拉近了距离。



    



    朦朦胧胧才能有美感,不能让她细想下去。我问她,你怎没了?



    



    唐落霞这才回过神来,没…没怎么。只是你的朋友和她的妻子,我竟然和他们熟悉,这令人颇感意外。



    



    什么?我装着不知,加重了说话的语气,你认识他们?那真是太好了。



    



    我当然认识他们,我们做了几十年的邻居了,我怎么会不认识他们?不过,我直到刚才才知道长天哥的真正的死因,原来是因为自己长得丑。长天哥是个好人,死了怪可惜的。



    



    我无心听她评价我,而是焦急的询问李秋水的下落,他的老婆现在在哪儿呀?



    



    唐落霞不直接回答我,而是讲起我“死”后妻子的遭遇,长天哥死后的那段时间里,李秋水像失了魂似的,整天坐在大门外的荷塘边发呆,我们都知道她在怀念长天哥,因为长天哥的骨灰就洒在那个荷塘里。后来城建需要搬迁,房子都被挖土机推倒了,要填平这个荷塘时,李秋水站在挖土机前死活不,所有的人都以为她疯了,只有我知道她在守着长天哥,因为那座荷塘安放着长天哥的灵魂,那是她在一个傍晚神神秘秘地对我说的。



    



    搬走之后,我们被安置到政府临时建造的简易房子里,那个区域成了这个城市的贫民窟。我在那里居住了一年,实在无法忍受那里肮脏的环境和污浊的空气,所以就跳了出来打拼,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打出了片天来,生活还算勉勉强强过得去。李秋水因为没有生活的目标,所以一直就居住在那里。



    



    我问她,你们拆迁政府没进行赔偿吗?



    



    唐落霞“唉”了一声,别提了,政府是对我们进行补偿了,可是经过各级的层层盘剥,到我们手里的钱就少得可怜,能维持着生计已经不错了,至于买房子想都别想。



    



    我急切的想找到李秋水,所以不想听她啰嗦其他的事,我问她,你现在知道李秋水居住的地方吗?你多长时间没去过那儿了?



    



    唐落霞凝思粗略地算了一下时间,我离开的这四年里只回去过一次,那是三年前的那个天,我去接我的母亲,我曾向我的母亲打听过李秋水,母亲告诉我说,李秋水天生就是个美人坯子,难免要受到泼皮流氓扰,而李秋水又是个喜欢安静干净的人,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我一听说她选择了逃避,我急了,连忙问她,她能逃到哪儿去?



    



    唐落霞脸上挂满了悲伤,似乎不愿意说出那个地方,但她在我苦苦的追问下,她还是说了出来,她出家了。



    



    什么,她出嫁了?我的声音充满了绝望。她嫁给谁了?



    



    唐落霞纠正道,不是出嫁了,是出家了,遁入了空门,你懂吗?



    



    我的头一下子炸了。我后退一步,差点坐在地上,多亏唐落霞扶了我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玩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