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重逢 医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水青竹 书名:玩笑
    在市人民医院的急救科,我们一直折腾到了天亮。其中一个年长的医生告诉我和米兰,你们不必过度担心,她既无外伤也内伤,很可能是过度惊吓导致了昏迷。另外我们看过她的眼球,她的眼球布满血丝而且在微微的不停地跳动。布满血丝说明她有过度疲惫的迹象,微微的跳动说明她在做梦。以此我们得出诊断结论,她因为疲劳过度睡着了,等她睡醒了你们就可以出院。



    



    什么?她睡着了?我和米兰异口同声的问。



    



    她睡得可真是时候?我们跑上跑下,心急如焚,一直忙乎到了天亮,她却被我们折腾的睡着了,你看她的脸还不时划过一丝丝的笑意,说不定还做着甜美的梦呢?同时我内心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女子真是个奇人,他对于任何事都表现的如此淡定,将来必成大事。



    



    我看了一眼米兰,舞台上风光无限的她,现在也被折腾的疲惫不堪,甚至有点憔悴。当她确认她睡着了之后,她真有点哭笑不得,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我心里当然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设计的,我们设计这场车祸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她,现在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只是我们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后悔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之所以采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去接近她,无非只有一个目的,向她打听李秋水的下落。



    



    现在我和米兰都放下心来,我们守在小女子的边等待着她醒来,我感觉到米兰对于病房内有点压抑的空气有点不适应,所以“随便”找了个话题,和她聊了起来,以便缓和病房内压抑的气氛。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确定一下她的份。



    



    米兰小姐,我觉得在某个地方见过你?



    



    没想到米兰不友善的瞟了我一眼说,当然见过,我在舞台上跳舞时,难道不是你在下面鬼哭狼嚎地嚎叫吗?



    



    看来她对于那件事还耿耿于怀,我觉得有必要向她解释一下,那还不是因为看到你跳的太好了,我因为惊叹而发出的兴奋的叫声么?



    



    是吗?她表示怀疑。那为什么总是别人叫后你才叫?你知不知道你的嚎叫差点打乱了我跳舞的节奏?



    



    我表示歉意,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天生就反应迟钝,别人讲个笑话什么的,都是别人笑过之后我才发笑,朋友圈的人都知道我这个毛病,对于你我绝无冒犯之意。



    



    她看我满面诚恳,貌似不是撒谎,也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了我。之后颇有意味地苦笑了一下说,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见面,还以这种特别的方式,真是让人终生难忘。



    



    我听出她的话里有些抱怨的味道,脸上立即显示出不悦的表,我反问她,你以为我们想发生这样的事?难道她活的不耐烦了吗?



    



    她看我话说的如此的难听,马上认识到自己刚才说话的方式不对,立即向我道歉,大哥,你别生气,我说的不是这意思,我只是说我们见面的方式比较特别。



    



    我说,如果你把夏菡撞死了,我们可能要在法庭上见面,那种见面的方式会更特别。她看我不依不饶,只好赔着苦笑,默不作声。



    



    我当然更要把握着“度”,毕竟我们是在做假,做贼心虚是必然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见好就收,所以我也转变了态度,说话的口气也变得温和了些。



    



    小妹你看,我和夏菡也不是什么坏人,我们更不会去讹诈你,这点你尽管放心。即便是你把她的自行车撞坏了,我们也不准备让你去修,反正是一辆旧车,我们正准备换掉它。医生也说了她根本没事,只是太疲惫了,她睡着了,你看她睡得多深,即便是你,我想也不忍心把她唤醒。如果你等的不耐烦了,想要回去,现在你就可以先回去,我绝不拦着你。



    



    米兰看我刚才还着脸,一会又有转晴,话语间无不隐喻着我是一副菩萨心肠,感动得眼圈都有些湿润了。



    



    接着连连向我道歉,都怪我,都怪我不会说话,惹了大哥生气,请你千万别见怪。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也一定要等她醒来,向她赔个不是,道个别。



    



    小妹有如此诚意着实很让人欣慰,只是我还有个疑问想问你一下,请你千万可别见怪。



    



    米兰马上谦虚道,哥说的哪里话,你有话尽管问,我定会如实回答。



    



    人们常说艺人一般都要取个艺名,“米兰”是你的艺名吗?



    



    她可能没想到我会问她名字,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的表,但随即可能又想到,名字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米兰是她,唐落霞指的也不是别人。



    



    是的大哥,米兰是我的艺名。我的真实名字叫唐落霞。



    



    绕了那么一大圈子,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虽然我心里比谁都知道她是唐落霞,但是我还是装作比较陌生,因为现在所有的人都不认识我,我是所有人眼里的陌生人。



    



    你叫“唐落霞”?我反问道。这个名字我好像比较熟悉。让我想想我曾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我装作苦思敏想的样子。



    



    她一听我熟悉她的名字,顿时也来了兴趣,问我,你在哪里听说过,那个唐落霞是我吗?



    



    我像讲故事一样,对她说,大约是五六年前,我曾经在一个朋友家小住了几天,我朋友的妻子是个好客的女人,有一天她半开玩笑地对我说,兄弟,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我以为她在和我开玩笑,也就笑着答应了。然后她就告诉了我那女孩的名字,就叫唐落霞。她还说唐落霞是她邻居家的女孩,不但材较好,脸蛋漂亮,而且天资聪明。原本她要去要好那女孩我们第二天就见面呢?不想天有不测,我的母亲突然打来电话说,父亲病重,让我速速回去。所以就错过了和那女孩的一面之缘。其实,我隔着栅栏曾经远远地看到过她。

重要声明:小说《玩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