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重逢 陪聊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水青竹 书名:玩笑
    等她真正地平静下来,她才觉得今天的行为有些喧宾夺主了,看着她羞涩的表,接下来她一定是想要说一些歉意的话,所以我赶忙岔开话题。



    



    我问她,你的真正职业是什么?



    



    她回答,学生。



    



    我问了缓和刚才庄严的气氛,微微的笑了一下。其实我的心里在表示怀疑,现在所有的的人都在冒充学生,似乎学生就代表着清纯、代表着原生态。特别是在虚无的网络中,聊天碰到的对象,如果你问她份,她十有*会说“学生”,即便是四五十岁了,她们也会恬不知耻地这样说。如果你接着问,你是那个系的,她一定会回答,艺术系的。因为在大学中,有一个深入人心的说法,在口头间秘密的流传,“搞体育的不要命,搞艺术的不要脸(为体育和艺术的献精神,人们不理解的一种说法)”。这种说法虽然没有充分的依据和科学的论证,但是它的存在必然有它的合理



    



    男人都喜欢搞艺术的,这并不是说他们喜欢搞艺术的多才多艺、能歌善舞,而是喜欢她们的“不要脸”,她们的*,男人甚至喜欢除了老婆和亲人之外所有的女人都*,那样他们就可以多一些艳遇,多一些机会。这是每个男人内心都存在的不能拿上台面的秘密结。



    



    我接着问那女孩,你是哪个系的?



    



    艺术系。



    



    我又微微地笑了一下,我尽量把笑的程度控制到自然和恰到好处,生怕她再看出我对于她的不信任,如果她再有什么过激行为,我真的有点受不了。



    



    经过刚才一系列的亲密接触,她对于我的距离感突然消失了,她不再怀疑我的眼神和微笑暗含着什么,而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信任。



    



    像比较而言,我觉得我相当的虚伪,即便是刚才片刻的真诚也是我刻意表演出来的,因为到现在我还不信任她,我甚至像她的男朋友一样怀疑她不但陪聊而且陪酒、陪睡。如果现实中你碰到一个“风尘女子”,她满面清纯的对你说她只卖艺不卖你会信吗?这女孩的况与之类似。



    



    为了掩饰我内心的虚伪,我使劲地赞美她,说她材如何的高挑,天生就是一块做模特的料,并猜测她一定是模特专业的学生。



    



    听了我的赞美,她呵呵直笑,她说,我哪是那块料呀?况且做模特不像你说的那样简单,光有良好的材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非凡的气质。



    



    你这么好的材不做模特真是浪费了,我的话语中透露着惋惜之,那你学的是什么呀?



    



    美术。



    



    我觉得美术好像也是广义的概念,所以我问她,美术不单指绘画吧?



    



    当然,只要是以一定的物质材料,塑造可视的平面或立体形象,来反映客观世界和表达对客观世界的感受的艺术形式都可称作美术。它包括绘画、雕塑、设计、建筑四个门类。



    



    原来那么的复杂?我原以为“美术”就是指绘画呢?



    



    她说我原来也这么认为,这不,学了两年的绘画才弄明白。



    真有点出乎意料,这女孩竟然学画画的,在我的印象里学画画的人都是斯斯文文、慢条斯理的,我以为像她这样的女孩只适合搞体育,因为她有超乎常人的爆发力。



    



    你们平常都是画些什么?



    



    山、水、鱼、虫、花、草、鸟、兽我们全都画过,到后来转修的时候,我专修工笔人体。



    



    你画人体?我有些惊诧。



    



    是啊,主要画女人*。



    



    为什么不画男人呢?



    



    这可能是一个传统问题。女人体的那种含蓄恰能体验中国人传统的中庸思想以及不张扬的格,女人体的纤柔细腻同时也是中国工笔画的特点。而男人的体比较适合表现力量、野和阳刚。这可能是工笔人体比较画女人的原因。



    



    没想到画画还有那么多讲究,似乎绘画里也融合了许多哲学的东西。



    



    好像是,老师曾经讲述过哲学和艺术相通的观点,只是我慧根较浅领悟不了。



    



    我问她,你们平常画画时上哪里找模特?你们也像《画魂》中的潘玉良一样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画吗?



    



    女孩又笑了,她说,在大学里,模特其实很好找,因为模特是按小时给钱的,一个小时,往那一站或者一坐就一百多,大学里的很多女孩子都愿意做,只是没有气质的,长得不漂亮的根本挨不上。一个人作画时因为请不起模特,有时也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画,那多少有点孤芳自赏、顾影自怜的味道。我男朋友对这个特别反感,他说我画自己卖自己,和*有什么区别?他哪里会明白,那是对于艺术的献精神。



    



    你的男朋友应该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中国男人,他的不理解是可以理解的,谁能希望拿自己女友的*给别人看?你们搞艺术的把它称之为前卫,把她称之为为艺术献,可是作为传统的大多数人可不这样理解,他们会认为你*、认为你卖弄风,潘玉良在当时不也是被人们误解吗?如果是西方,这样的事就不会存在了。



    



    如果是在巴黎,这样的误解根本就不会发生。巴黎人会认为模是一种非常神圣的职业,他们甚至能为你作为模特而自豪,西方画家的人体画常常以“ⅹⅹ夫人”命名就是个例证,ⅹⅹ对于妻子作为绘画的对象不可能一无所知,他们甚至能为妻子作为画家的模特感到无上的荣耀。这是东方人和西方人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问题,各个观点的融合统一非一朝一之事,我们对此也无能为力。

重要声明:小说《玩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