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重逢 寻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水青竹 书名:玩笑
    如何找到李秋水呢?



    



    李秋水是我妻子的名字,在百度中输入这个名字,按一下enter键,就能搜索到上万个叫“李秋水”的人,男的女的都有,其中以《天龙八部》中的李秋水最为著名。



    



    我妻子是个默默无闻的人,平常几乎不接近网络,所以在网络里很难找到关于她的任何信息。既然使用最现代化的手段找不到她,我就尝试用比较原始的手段。



    



    说出来也许你会觉得好笑,我所使用的原始的手段就是贴寻人启事,从广场开始呈辐状,电线杆,墙根,天桥的走道上,广告牌上,反正只要是人能走到过的地方,满世界的张贴。我甚至把这种疯狂的张贴当作对于现实不满的一种发泄。



    



    第一天没有任何消息,第二天,我刚开始工作就被市容监察的人追得大街小巷的跑。被他们追赶急了我就一头扎进快车道,那些疾驰的车辆为了躲避我无不紧急刹车,车轮与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震撼了整条大街,人行道上行色匆匆的忙于上班的人们,也都停下了脚步驻足观望,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看到的只是个幻觉,现实中有这样不怕死的人吗?



    



    第三天,市容监察的人调整了以硬碰硬的策略,他们不再直接去追赶我,而是想从心理上去击垮我。他们看到我张贴也不闻不问,只是远远地跟着我,他们有四个人专门负责揭掉我张贴的寻人启事,我贴多少他们就揭掉多少,他们的怀柔行为真是让我气愤又倍显无奈。他们甚至远远地对我做鬼脸,要不是我是个异常执着的人,我肯定会被他们的行为活活气死。



    



    被他们逮到之后,我才知道他们怪异的行为只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以至于我不能首尾兼顾,他们好把我围堵在一个狭小的胡同里。当我明白过来想撒腿就跑时,我才知道除了上天入地之外再也没有了可跑的余地,无奈之下只好束手就范。



    



    他们像保镖一样簇拥着,把我带上了一辆东风帅客面包车,在车上,他们像看着一个重刑犯一样,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我看着他们紧张的样子,内心不由得觉得好笑,一种反客为主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在快车道上不怕死的英雄行为,可能给他们的心理上产生了影。他们即使是对我批评教育时也显得小心翼翼,在措辞上尽量做到恰当适度。他们或许害怕过激的言辞会激发我过激的行为,我会失去控制,撞墙而死。



    



    他们耐心的批评教育还是产生了效果,至少使我认识到了我近似疯狂的张贴行为给他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特别是对于市容产生的影响,上升到理论高度,从这一件小事上能反映出我们这个城市人的整体素质。



    



    刚开始时我对于他们的批评教育还不以为然,直到他们像《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一样不厌其烦,喋喋不休,没玩没了。我终于在精神崩溃前的一个瞬间被他们说服了。并且象征的信誓旦旦的写了保证书。为了提高我们这座城市的整体素质,类似的事决不再犯,等等如此。



    



    从市容监察局出来时侯我还嗟叹不已,我的原始手段也无果而终,我还有什么办法能找到我的妻子呢?难道上天非要让我经历千辛万苦的磨难才让我找到她吗?“可见天道不测,造化弄人,我又从何捉摸”。(出自李汝珍《镜花缘》)。



    



    本想回家睡他个三天三夜,然后再从长计议。但是想到“家”时却心酸不已,放眼整个繁华的城市,那里才是我的安之所,那里才有我温馨的家呀。



    



    为了排解心中的苦闷,我去了人民公园,在一座假山上的凉亭里我停下脚步,凉亭下有许多人在围观什么,虽然我不是闹的人,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想我看个究竟。原来凉亭里有一张石桌,两个年逾古稀的老者正在下棋,他们下棋的方式甚是奇特。两个老者都面朝棋盘之外,他们只是说出每个棋子要走的步子,由围观者帮他们移动棋子,他们两个的一盘棋竟然下了整整一天。围观者无不叹服他们棋艺的精深,怀的博大。



    



    当我也像其他人一样悠然散去,这个城市已华灯初上,暧昧的而漫长的夜晚已悄然来临。

重要声明:小说《玩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