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玩笑 后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水青竹 书名:玩笑
    我义无反顾地从事计划之时,却忽略了一个问题,我没有想到我的“死”会给别人带来那么大的痛苦。



    



    



    我“活”着的时候,在妻子和家人的眼中,我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因为我平时沉默寡言,每天的每时每刻都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所以邻家小妹-唐落霞看过奥古斯迪•罗丹设计的《地狱之门》铜饰浮雕之后,给了我起了个颇有内涵的外号,叫做“思想者”。



    



    



    我在家说话较少,不是说明我不会说话,我和朋友们在一起时,就特别能说,古今中外,天南海北,*绯闻,无所不谈。但是,我和朋友们说的这些话,若是和妻子父母说,他们就会说我废话太多,妻子甚至说我没正经。



    



    



    在平淡的生活中,我是个生活的一塌糊涂的人,父母和妻子的生我都记不住,更别说让我说话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哪些是正经话,该说,哪些是废话,不该说,那样的话,我肯定会被活活累死。



    



    



    我“死”之后才知道,我是我们家庭中可以忽略,但却必不可少的角色。所以,我现在真的有些后悔,但是,人生像时间一样决不可能给你任何一个后悔的机会。强劲的药力已谢去我上所有的力量,我连睁开眼睛的力量都没有。更不可能把我假死的讯息告诉她们,以减轻她们的痛苦,以减轻我的内疚。



    



    



    善良的邻居们闻讯也赶了过来,他们得知我的死讯,无不感到震惊。隔壁家的王大爷对其他邻居说,“我昨天还见到他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死了呢”? 话语间透露着惋惜之。其他人也都随声附和着,也都表示惋惜。



    



    



    李大妈也说,我昨天也见到这孩子了,当时我看到他站在窗子里发呆,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还有人说,这孩子生怯懦老实,但为人正直善良,特别帮助别人,死了真的怪可惜的。



    



    



    他们中还有一些人,有的劝母亲,有的劝妻子,有的被妻子和母亲的悲伤感染,也跟着默默流泪。



    



    



    虽然看不到他们如何的悲伤,但是我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从声音我能判断出是说话的人是谁,我能想象得到他们的样子,甚至是他们说话时的特点和表。我为他们对我好的或者坏的评价而感动,他们是曾经关心和注意过我的人,他们是我生命中过客,就是他们和我的擦肩而过,使我生命的旅途不再孤单。



    



    



    我不是为了人民利益而死的英雄,我配不上所有人对我的关心,更对不住别人为我而流的泪水。我不该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开这么过分的一个玩笑。我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语,更不可能用任何体语言来对我的行为表达忏悔,我只好把难受窝在自己的心里,让悲伤慢慢凝积,直至心死。



    



    



    终于有人对我的死因表示了关注,他的这个提示又打开了一个新的话匣子。他们纷纷猜测我的死因,纷纷各抒己见。把所有的猜测归类之后,他们终于有了重大发现,他们甚至断定我的死肯定和那天有关,那些不明份的女人,个个雷厉风行,目光中暗藏着杀机,她们从天而降,又入地而去,她们先带走了我的灵魂,又带走了我的生命。



    



    



    他们猜的不错,我的死确实和她们有关。但是,他们无论如何也猜不出她们“杀人”的动机,至于我是恐怖分子,更是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怪谈。他们越猜测越让自己陷入迷惘,越陷入迷惘越把我的死因看得扑朔迷离。



    



    



    



    他们发现我死亡的第二天,我的遗书从朋友那儿寄到妻子手里。当时妻子和父母正陪伴在我的边,按照我们乡俗,像我这样“半路”夭亡之人,“三天之期”后就要进行火葬,火葬后就要入土,我这个人就从这个世界上就彻底消失了。他们作为我的亲人陪伴着我,是怕我黄泉路上孤单,同时他们三的相送也是再向我道别。



    



    



    妻子在那样时候拿到我的信,确实倍感意外,她甚至怀疑是哪个缺德鬼模仿我的字迹和她开的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当她看到信的内容时,她才确信那封信确实是我写的。她看着看着,哭了。也许到现在她才明白,她经意不经意间的一个表达,对我的内心触动有多大。

重要声明:小说《玩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