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玩笑 收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水青竹 书名:玩笑
    在等待收货的几天里,我想了许多许多。



    



    比如,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神奇的药物吗?亚马逊或许只是和我开一个玩笑,或者搞一场恶作剧。如若真是如此,我的行为一定可以载入吉尼斯纪录了,因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异想天开的傻蛋。



    



    



    比如,那真的是一剂毒药,那我的死亡更富有戏曲。我的妻子一定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服毒自杀?虽然我生活的有些悲观,但是我早已安于人生的平平淡淡,以我懦弱本,那会有欣然赴死的那份安定与从容?



    



    再比如,我吃了那药丸以后,如果变成了非人类的怪物,善于落井下石的人们一定会把我关进笼子里,或许还会送进动物园,或者送去世界各地去巡展,我将成为别人的一笔财富,我用一种另类的方式实现另类人生的价值。或许我还会理解作为笼中动物无尽的烦恼,更为低等动物的底智商而感到庆幸。



    



    



    



    再比如,等等,等等……,反正我想了许多许多,以及各种各样的可能。有时我真的为自己的冲动和过激的行为而感到后怕。有时我也在想,神马都是浮云,我只不过和妻子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漫长的等待过程,完全打乱了我的生活,这事件之于我不亚于一颗小行星撞击地球后对于大气层造成的影响,那叫一个混乱不堪。我的妻子甚至怀疑我的大脑出了问题。父亲还带着我去了趟精神病院,五个专家对我进行了四个小时的会诊和精神鉴定,结果得出的结论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除了我睡眠不足引起的精神恍惚之外,我是个极度正常的人。根本不用开药,只需保证充足的睡眠和充分的休息,即可恢复健康。



    



    父亲和妻子寻找我睡眠不足的原因,怎么也找不到。从我的作息时间表上也看不出任何问题,我每天晚上八点半左右开始睡觉,早上六点钟起,睡了九个半小时。这么长的时间的睡眠,对于一个成年人无论如何都绰绰有余。父亲和妻子忽略了一个问题,心理活动是看不见的,长时间的心理活动一样能使人疲惫不堪,心力交瘁。



    



    



    



    就在我精神恍惚的某个子里,我们家忽然来了十几个外国女人,她们穿着统一的女军装,戴着浅蓝色的贝雷帽,看上去有点像国际维和女兵,也有点像卡扎菲的美女保镖。她们个个手矫健敏捷,只用了几秒钟就对我们家实行了“全城戒备”。幸亏胆小的妻子不在家,不然,不把她吓死,也会把她吓个精神失常。善良的邻居们肯定也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敢远远的观望着,指指点点,满面疑惑。



    



    



    



    当时我的精神还处于恍惚之中,看到她们神兵天降,威严之至,吓得我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为了我有只赴险的勇气,但是在常生活中,我确实是个胆小的人。毕竟她们来的太突然,我当时在想,她们肯定是搞错了,我可不是叱咤风云的恐怖分子。



    



    



    



    其中有一个军官模样的美丽女人,微笑着来到我边。直到当时我才明白,微笑真是个好东西,它能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即便是陌生人,相互微笑之后,也会变得无比亲近。看到她和善的微笑,我也微笑了一下。



    



    



    这个碧眼金发的女人,竟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这更减轻了我对于她们的戒备之心。她又微微一笑,问我,你是王长天先生吗?



    



    是,我回答她,然后又反问她,你们是?



    



    我们是卡秋莎女子押运组织,专门负责贵重物品国际间的押运。



    



    



    



    “卡秋莎”女子押运组织?我在环球时报上似乎看到过关于你们的介绍。卡秋莎女子押运组织,是由前苏联女子卡秋莎在华盛顿创建的贵重物品押运组织,其成员招募于世界各国,内部完全军事化训练,军事化管理。由于她们经常出色的完成各项押运任务,所以在国际上久负盛名。



    



    



    



    那女人又问我,王先生是不是在亚马逊订购了一颗药丸?



    



    



    



    是的,七八天前我定了颗变形丸。



    



    



    



    女子似乎舒了口气,我们正式为此而来。说着,她向后的一名女子打了个响指。



    



    



    



    后的那个女子像是接到命令一般,从另外的一名女子手里接过一个白色的金属密码箱,递给碧眼金发,碧眼金发把箱子放在我和她之间的茶几上,然后输入了一个不低于二十位数的密码。箱子慢慢地弹开了。



    



    



    



    咋一看,箱子内空的,只有箱子中央的位置嵌着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小盒子是深蓝色的,似乎上面还有些花纹和文字。军官模样的女人没有去取那个小盒子,而是把小盒子旁边的几张纸拿了出来,放在我的面前。我看了看那几张纸,上面全写满了英文,除了我认识的二十六个单个字母之外,它们组合成的单词我一个也看不懂。



    



    



    



    碧眼金发看到我一脸茫然,知道我看不懂英文,她就把我面前的那几张纸摊开来,逐一给我介绍,并指给我签字的位置。



    



    



    在她的帮助和指点下,我逐一签上我的名字。签好之后,她又按了密码箱上一个红色的按钮,嵌着小盒子的四个抓手啪的打开了。碧眼金发小心地取出盒子,微笑着递到我的手里。



    



    然后,她一边合上密码箱一边说,好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说着伸出右手。



    



    我急忙把小盒子放在茶几上,也伸出右手,和她握手。她的手是那么粗糙有力,我简直不敢相信真是眼前这个美丽女人的。



    



    之后,她们雷厉风行地集合队伍,临走之前,她们又齐刷刷敬了个高位的军礼,她们一下子又把我搞蒙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该怎样回应她们,我依稀记得各国总统在在阅兵时打出的潇洒的手式,我模仿着他们向她们挥了挥手。



    



    她们转跃上了外面等着的两辆越野车,轮胎和地面发出尖叫似的摩擦声,还没等我从做“总统”的傲慢中回过神来,她们已经绝尘而去。



    



    我刚刚把那个深蓝色的小盒子装进衣兜里,邻居哗啦一下围了上来,无不用关切而又敬畏的眼神打量着我,接二连三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她们是干啥的?



    



    我还真不好回答他们,真相肯定不能说,只好编个谎话来搪塞一下:她们以为我是和拉登一样恐怖分子,她们过来核对照片,结果发现她们搞错了。



    



    邻居们都松下口气,有的人甚至发出鄙夷的嗟叹声。我知道在邻居们的眼里,我是连恐怖分子都不如的窝囊废。

重要声明:小说《玩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