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痛 第四十二章:意外

    之后他将她匆匆的到回宫,又匆匆的离去,朝中真的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处理么?今是他们的大喜之,为何又会落的如此的冷清,大喜之不是都应为伴的么?



    



    早已换下那件艳红的嫁衣,本就不喜欢,为何还要强留着,她不是螺旋的替代品,她不喜欢她碰过的一切。



    



    



    如今一人在这月吟宫中,她该高兴么?该兴奋的起舞么?



    



    “小姐,大婚之怎会皱眉。”初尘在他们回宫之后,随之也回来了,只是这小姐这般的呆滞,这哪里是大喜,没等到大悲就很好。



    



    “初尘,陛下很忙么?”



    



    “应该是忙的,小姐,你还有初尘,为何这般的凄凉?”



    



    “嗯,可、、、今是我们大婚之,为何他不昭告天下,举国欢庆。”翾儿自然是没有说出那些不中听的话得,只能强忍住心里的不适。



    



    “小姐,咱们出去走走吧。”扶起她,这般的坐着,那可如何是好?小姐进宫之,就应该想到会有今,陛下不比得其他平凡的男子,会有整的时间陪着自己心上人,但陛下不行,他有天下黎明苍生。



    “嗯,出去走走吧。”她会很好奇,为何宫中的宫女太监,整会有事忙,而她总是闲的这般的清凉,不行她得去找些事来做做才好的,说着便往御花园走去,那里的花早已凋零,去除除草总是好的。



    



    “小姐,为何这般的匆忙。”



    



    “你不问便是。”往里的*早已凋谢,而今看来却也整理的干净,为何不留些给她呢?扫庭院,可这干净得一层不染?



    



    “小姐,您在找什么么?”看她这般的焦急,掉什么东西了么?还是这园内得不是很干净。



    



    “也不是,只是想找些事来,打发这百无聊赖的的时。”移除这些冬菊,开之时可令种一些花草,向葵么?那是翾儿所喜欢的,若陛下也应的话,那就该种它好了。



    



    她忘了这后宫本该由她做主,不必大小事都过问陛下,她想种什么,只要随她高兴就好。



    



    “小姐,不可,陛下曾下令,让小姐好生的修养,再者这些事本不该由小姐亲自动手来,陛下怪罪下来,初尘怎好交待。”



    



    “你只管听陛下的话就好,我只是随意的走动一下,有何不可的。”翾儿有些不悦,连走动的权力都没有么?



    



    “是,小姐。”看着小姐一脸不悦的模样,初尘便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守在她的旁,看着她出去那些花坛中的枯草。



    



    “你听说了么?太后娘娘,明将回宫了,这下宫中可将闹许多呢。”花丛中传来一些宫女窃语声,可翾儿依旧清晰的听见了。



    



    “那沐姑娘,也该回来了么?”



    



    “那是自然的,平里太后娘娘这般的宠信沐姑娘,说不定沐姑娘是咱以后的主子。”



    



    “这些话,不可乱说,小心被皇后娘娘听到。”



    



    “听到也无妨,陛下这般的疼惜沐姑娘,太后娘娘也这般的宠信于她,沐姑娘定是将来的贵妃。”



    



    沐姑娘,这是翾儿第一次听说,陛下疼惜她,太后娘娘要回宫了么?怎么她什么也不知,还像傻子一般,蒙在鼓里。呆呆的起,看着那两个说得极高兴的女子,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姐,你没事么?”初尘看着神这般恍惚的翾儿,不由得心疼,想不到来得这般的早,沐姑娘本是沐王爷的女儿,沐王爷战死沙场后,太后娘娘便将她带进宫,整的跟在边,伺候着太后娘娘的饮食起居,背地里底下人们喜欢称她为沐姑娘。



    



    “初尘,我没事。”没事,没事是假的,那个沐姑娘是什么人,怎么陛下没有给她提起过,难道陛下真的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么?



    



    “你们这两个丫头站起来,不做事,在这里乱嚼什么舌根。”知娘娘不忍心说她们,只怕是娘娘的好心,这些丫头会更加的得寸进尺,根本不把娘娘放在眼里。



    



    “奴婢千草,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奴婢小夏,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看着被吓傻的两个丫头,翾儿忽然觉得好笑,都是命苦之人,却也这般的恃强凌弱。



    



    “不要以为娘娘仁慈,就这般的不把娘娘放在眼里,记清楚谁才是你们的主子。”



    



    “初尘,让他们下去吧。”这宫中到真是人吃人之地,得势时,万人景仰。



    



    “今娘娘放过你们,还不下去。”



    



    “是奴婢告退。”只见两个宫女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翾儿倒是没有兴趣理会那两人的,只是很好奇那个沐姑娘,真的如他们所说么?



    



    难道陛下所谓的事,就是他们么?太后娘娘要回宫,记忆里全无太后的影像,她是怎样的一位老妇人,会像姥姥一样慈,还是如母亲一般铁石心肠。



    



    “娘娘,很想知道沐姑娘的事?”



    



    “说来听听吧,我倒是有那个雅兴。”



    



    “是,沐姑娘自幼跟着太后娘娘,其父为月吟的沐王爷,沐姑娘年幼时,沐王爷征战沙场,便留下了她,太后娘娘见她生得可,又怪可怜的,便亲自代养着,也同陛下,若夕公主一桌吃饭。”这么一说,沐姑娘确实可怜的,她又何苦这样的对人家有戒心。



    



    “嗯,不用说了。”倒好像她成了背地里说坏话之人,她倒也不想了解这些,只是偶听宫女说,沐姑娘是将来的贵妃,便觉得好奇。如今看来,与陛下同手足,有何来男女之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倾世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