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痛 第二十九章:斗酒

    “沫儿?过的可好?”那是姥姥,在梦中么?又能看见自己的姥姥?



    沫儿不好,姥姥,很不好?可话到嘴边,却依旧笑着回答:“沫儿,过的很好?只是很想姥姥。”



    



    “姥姥、、、”好像在依偎在姥姥怀里,虽看不见,却不见得这般的心痛?虽锦衣玉食,可这里没有人会喜欢她呀?本想着在冷宫待上一辈子,了此一生,为何又将她接出来,点燃希望、、、原以为自己哪怕是做他的棋子也好,只要不让她离开,可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还是不潸然泪下,那是他想要的结果么?若是她成使命,他将会怎样待她?



    



    但企图抓住的只是那一片漆黑,梦境么?那么她宁愿不要醒来?姥姥你知道么?沫儿好想你?



    



    想,一个字道出了翾儿的千言万语,再也抑制不住,泪雨滂沱、、、她在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活的很累,假装的伪装,还能撑多久?她不知?



    



    姥姥,沫儿该怎么办?姥姥、、、她一声惊呼,惊醒,那又是一场梦,轻拭额上的微汗、、、抚上仍有余悸的口,那样的疼、、、梦魇?惊扰她的梦,何时才能停歇?



    



    起,理好自己的发饰,衣物,向外走去,她睡了多久,只记得,陛下回来,是来道歉的么?只是这样高傲的皇,会向她低头么?还是再次的羞辱?



    



    自己似乎睡得很沉,很渴睡一般,每每午休,醒来时,总是夕阳西下、、、一如今,好好的一天总是会让自己,白白的浪费掉,什么也干不了,连午膳都忘了、、、



    总觉得很虚,头晕目眩的,怕是嗜睡的表现,只是这样没人来唤醒她,怎么醒得了?这样嗜睡,总有一天会醒不来,回宫后,她得找些事来好好的充实自己。



    



    “来,今晚与朕不醉不归、、、”那离远游,他答应过离弟,会好好的照顾他的翾儿,但没走几,母后与丞相便联名要他娶了洛翾,他当然知道那是离的缠绵,兄弟妻,不可戏,更何况是自己亲弟弟的心上人,他,钟离辰煜,虽称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伤害离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丞相联合几位老大臣,在朝堂上的谏言,加之母后的已死相,他才破不得以,娶她为后,之后他知离弟从此便与他为敌,愧对于离,便将她打入冷宫,可得知那她溺水,见过她之后便再也忘不了,印象中的洛翾,不是这样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子,可她慢慢的变成自己喜欢的样了。说什么她是他的棋子,那只是他的幌子罢了,只想将她捆绑于自己边。



    



    “皇兄,离回来,便不打算离开,只是想取回属于自己的罢了。”他所敬佩的皇兄,在他远游时,迎娶了,他的翾儿,往的敬佩,安在?兄弟安在?本想着皇兄能好好的待她也罢,可他却将她打入冷宫,他甚的翾儿,如今却被人弃之如敝履,让他如何能忍下、、、他才背离月吟,与夜郎联合,只是想要找回属于自己的真罢了。



    “离,今只需与为兄好好地畅饮一番便是,往后的事,往后在说,为兄好久都没有与离弟好好地喝上一会了。”滚他的那些战事,那些仇恨,他只想与离好好的醉一回。



    



    “好,那离就陪皇兄。”去他的那些事,他只是她敬的皇兄,疼惜他的皇兄,处处袒护他的皇兄。



    



    若不是她,他们今也不会、、、她真的是祸水,走到哪里都没人会喜欢,走到哪里都会引来麻烦。



    



    看着今夜把酒言欢的陛下与离,过了今晚呢?又有谁知?



    



    “翾儿,来了就进来吧。”知道这个小女人在门外站了许久了,若不是唤她进来,不知会在门外站多久,他们不需要门神来守护他们。



    



    “陛下、、、”进来时,那一大股酒气,呛得的口微微的泛疼、、、那醉倒的两个人,横卧在地上,冬,地上凉,他们不懂么?



    “离、、、”



    “翾儿,为我们伴舞吧。”煜低沉的说着,稍有些口齿不清,呼吸也似乎急促了些。



    



    “对,翾儿,为我与皇兄献一支舞吧。”醉酒的离,竟有些道风仙骨的味道,那样的与世隔绝,这样的男子,怎能伤害?



    



    “嗯。”她轻咛一声,便起舞、、、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 那痴痴望着翾儿的皇兄,真是他当年,那有些冷酷,严俊的皇兄么,眼眸中透出的柔,唯恐溺死天下女人么?可那柔只为翾儿,而今的皇嫂。



    



    “来,皇兄,臣弟敬你,从小到大,臣弟只敬佩你,皇兄,你曾告诉过我,好男儿自在四方,我便去云游天下,儿时,你总为我,顶下父皇的责骂,先父驾崩时,皇兄撑起了皇室,更撑起了整个月吟、、、”仰头,饮尽一杯苦酒,如今他即将断送月吟的未来,整个月吟国的子民将安在?他本不远在朝为官,皇兄便准他四海为家,忘了,儿时皇兄曾告诉他,皇兄也不愿做皇上,只想平淡的过此一,可离一走,整个月吟便落在皇兄的肩上,那时若夕还小,母后在泰山为月吟祈福。



    



    煜没有多说什么,饮下那杯酒、、、



    “离弟,是为兄不好、、、”若不是他娶了离的青梅,也不会弄得这般狼狈,离会为翾儿牺牲月吟?他万万没有料到,平里文雅的离,会做的这般的绝,他曾想亲手杀死那个叫洛翾的女人,以保住整个月吟。可看到那滴滴的小女人时,又觉得无害。下不去手、、、



    



    终于为那一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不过一场,山河永寂。



    “翾儿,停下来,陪朕与离喝杯酒。”起,将她揽入怀中,真想好好的疼惜一番,怎舍得将她处死、、、



    



    第一次见皇兄这般,若不是为了他的翾儿,那可好,老天真是捉弄人、、、今生真的与翾儿,无缘了么?



    



    “来,与为夫敬离一杯。”为她斟上酒。虽知这酒刚烈,可放纵一回又如何?



    “离下,请。”上前,来到离跟前,离,她已不再是你真的翾儿,那些记忆早已随她的离去而带走,而她只是翾儿的复制品,可思想却是她的呀,沫儿恋的是陛下,翾儿恋的是离。那些都已过去。



    



    “皇嫂,臣弟谢了。”仰头一饮而尽,就那些苦楚,随这杯酒,烂在肚里、、、



    那一句皇嫂道出了,离得的无奈,还有挽回的余地么?



    



    饮尽那一杯烈酒,醉上一回,又如何?过了今晚恐怕又是物是人非、、、



    “皇兄,臣弟告辞了。”起,理好衣衫,他不确定过了今,自己是否还有足够的勇气在与皇兄抗争下去、、、与月吟为敌?与父皇为敌?



    



    “离下、、、”今一走,不知何时才见?明知离有密谋的计划,明知陛下在利用她靠近离,明知月吟可能与夜郎有一场恶战,可他们却淡然的异常。



    



    “翾儿,我走了。”俯,印下一吻,便消失不见,那是离的吻么?绝望到翾儿想哭、、、



    



    翾儿,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见,他确实很矛盾,难道自己一直做得事都错了的么?那以前的一切又是为何?他还不如月影看的透彻,这满是喧嚣的浮世,让他觉得难以言喻的累,皇兄替我好好地照顾翾儿、、、不,他不要放弃翾儿,那是他的新娘,永远的新娘、、、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倾世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