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痛 第十一章:灾难

    从那后,便没有再见过若夕,那个蛮的小公主,也好,也让翾儿省事。



    今逃过,初尘,偷偷地溜出来,那个秘密花园,她要去的地方。



    



    那片枫树林,记得上次还给陛下,跳过舞的,而今又发现另一处隐秘的地方,这般冷清,那些过惯荣华富贵生活的人,想也是没人会来的地方。



    



    她不敢在光着脚丫,踩上去,天渐的凉了,那些寒气,会使得的她受不了。穿过这条青石小道,眼前居然会有这一片广域的地方,一池清泉,只听得见滴咚的溪水声,一座小亭俨然矗立在清池中央,简简单单,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不过翾儿,倒是觉得刚好。



    



    



    沿着长廊,向那座凉亭,走去,好想静静的呆上一会,早该知道,她不适于与人相处,先前的陛下,离,伊依,如今的若夕,她都不知如何应对。



    



    不过眼前这片美景,真的让她觉得舒适,渐渐地她放松起来,如今她的生活过的衣食无忧,不会再吃冷饭,不会再受寒冷,还有对她很好的人,甚至还有人愿意与她为伴,不知天国的姥姥是否安好?



    



    那些早已忘记的记忆,一一的浮现脑海,那是她不愿回想的过去,那样的痛苦不堪,只会让她记起,她,蓝朵沫,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常年更姥姥一起生活,只因出生时,她是盲女,先天心脏不健全,便被父母所遗弃。



    



    记得姥姥离开那天,天沉沉的,下着绵绵细雨,也在为姥姥悲伤吗?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母。



    那个自称她母亲的女人,说话时声音甜甜的,上有香水的味道,不过那样刺鼻的香味让她觉得头晕,她能听见,母亲穿着高跟鞋,来回踱走的踢踏声。会亲昵的唤她“沫儿。”



    “沫儿”那是她的爸爸吗?这样醇厚的嗓音,让她觉得安心,可到最后他都没有牵过她的手,爸爸会抽烟,会呛到她流眼泪,一起吃饭时,他还会喝酒,她能听到酒杯交错的声音。



    



    那些饭菜,是她吃过最好吃的菜,那是她住过最舒适的房间,最柔软的,朵沫以为她会这样永远的幸福下去,可没过多久,他们便将她送进了医院,那个有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地方,听说那里纯白,像雪花一样,她知道以后这里便是她的家,真的,从此她的父母便真的没有看过她,直到她离去的那天。



    



    那天妈妈好像哭的很伤心,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真的不希望她离开吗?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医院,为什么不来看她?



    



    结果却错阳差的到了,月吟,成了一个被废除的皇后,洛翾,后来又认识了他,月吟的皇,将她打入冷宫,又将来接出来的男人,认识了离,有些忧郁的皇子,总是会搂着她,告诉她,他会带她离开这里,初尘,誓死要跟她一辈子的女子,伊依,一个满是豪的女孩子。



    



    可她骨子里,仍是那个胆小怕事,任人欺凌的蓝朵沫。



    



    “谁让你来这的。”回过头,便看见满脸怒气的若夕站在她后,似乎又在指责什么?



    



    “若夕,你也来了。”很难想到这样一个贵的公主,回来这样一个很僻静的地方。



    



    “谁让你来的。”这是父皇在世时为母后所修建的,那是母后与父皇的秘密地,岂能让这样一个肮脏的女人玷污了这儿。



    



    “嗯、、、我、、、我自己来的。”翾儿,不会记得自己是皇后,是她的皇嫂,若夕只是公主,是翾儿的皇妹,若夕是没有那个权力这样的羞辱她,她只是一味的害怕,一味的忍让。



    



    “滚,玷污了这块净地。”她真的有那样的不喜欢自己吗?滚?她不想在走了,就算这快净地是她的又怎样,她来了就没打算离开。



    见翾儿,站在那儿不动,有种厌恶之油然而生,她钟离若夕打定这位怯弱的皇后,不敢对她怎样,那欺负她又何妨?



    



    “不该这样对我说话,我是你的皇嫂。”



    “什么?皇嫂?”她冷笑一声,显尽满满的不屑,



    这样的状况,让翾儿觉得害怕,这样的若夕让她觉得恐惧,姥姥怎样才能可以克服恐惧,怎样才能不害怕。



    



    看着微微发抖的翾儿,挂在睫毛上的泪珠,苍白的小脸,仿佛一缕清风就可以将她带走,若夕一惊,难道她真的过分了吗?可她的很讨厌这位皇嫂。



    



    “为什么你那么讨厌我?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那样的翾儿,是若夕真的没有想到的,可那样的异样转瞬间,便狠狠地回绝她。



    



    “因为你嫁给了皇兄,离弃了离哥哥。”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让她喜欢。



    “我不要听,不要听、、、”洛翾捂着耳朵,想要逃离,这个世界也容不下她吗?他们喜欢的只是“洛翾”不是她,蓝朵沫。



    



    “皇帝哥哥,迟早会把你再打入冷宫的,或许等不到皇兄纳侧妃的时候,你就会被玩腻,被人抛弃。”若夕再给她重重地一击,抛弃?会被再抛弃吗?会被煜不喜欢吗?



    



    “不会的,不会的。”



    看着这样可怜无助的皇嫂,若夕心微微一疼,这样一个女子会背叛离哥哥吗?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会做出什么对皇兄有害的事吗?



    



    “若夕、、、”翾儿眼中透出的那种绝望让若夕忽然觉得害怕,虽想整整这位皇后,可不想让她这般绝望。



    



    “我走了,不、、、不会再来了。”她喜欢那片枫林那是属于她的,陛下不会介意她在那里留下来,静静地呆一会,陛下不会赶她走。



    



    这是若夕第一次觉得有人会可怜到让人心疼,第一次觉得自己很邪恶,会对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子做出这样伤害的事来。



    



    “等、、、等”她始终没有说出口,她这样对待皇嫂,即使她知道自己的不对,她也不会原谅她。



    



    “若夕,早些回去吧,入冬了,天气凉。”



    



    若夕害怕她会告诉皇兄今天的事,她不想让皇兄为难,她能感到皇兄真的很宠这位皇嫂,只是这位笨笨的皇嫂感觉不到,她会觉得皇兄只是在可怜她罢了,可她不知皇兄是个很少动的人,甚至连她都觉得他有些冷血,冷酷,几乎不近人,可皇兄硬是把月吟顶起了,父皇离去时,他们都还很小,母后,所以对皇兄格外的严格,几乎苛刻。



    如今却这般的疼惜皇嫂,她看到了皇兄眼中的柔,她原以为洛翾迷惑了皇兄,可看到这位皇嫂时,才觉得自己有多错,可又不愿意这样认输,只好说着很难听的言语来伤害她。



    



    



    当初尘找到翾儿时,她已经昏迷在那片菊海里,谁对小姐做了么吗?



    翾儿渐渐冷却的体,让初尘顿时乱了方寸、、、急急忙忙的派人禀告陛下,希望娘娘不要有事才好。



    



    “翾儿,怎么了?”看着上憔悴不堪的人儿,他莫名的心疼,不是好好地吗?怎会晕倒在御花园。



    



    “回避下,初尘找到小姐时,她已经昏厥。”仿佛这又是一个轮回,回到了,原点,冷宫时侯的形、、、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蠢事,赶紧的给皇后把脉。”他低吼一声,这群平里,自称神医的废物,如今怎么不说话了。



    



    



    “回避下,皇后娘娘的脉象很稳定,并无什么异常。”太医唯唯诺诺的说着,这位冷血的陛下,会一气之下,砍他们的脑袋吗?他们不确定,第一次见皇上,这般紧张,以前敌军来犯时,他只是御驾亲征,那样的从容,如今为了一个女人,他会连连下急令,命所有的太医进宫。只为这位被打入冷宫的皇后。



    



    “那你告诉朕,为什么朕的皇后,还不醒。”翾儿,朕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吗?醒来,告诉朕,朕替翾儿,做主。



    



    “回、、、陛下,老臣们也不知道。”跪着一屋的废物有什么用,看着碍,全滚!!!!!!!!



    “陛下、、、只怕是娘娘自己不愿意醒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不愿醒来?什么不愿醒来?难道他不想在看到朕了吗?这个笨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倾世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