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痛 第四章:害怕

    醒来时,天色已晚,深秋的天气有些是凉凉的,翾看着这静谧的夜空,她真的很幸运,能看的看这美丽的天空。



    



    “娘娘,进来吧,传晚膳了。”对了,她今天还没有进食,最近她没什么胃口。



    



    “等一下,你们先吃吧,我不饿。”她淡淡的说,静静的靠在玉柱旁,宫里,晚上这样灯火通明的吗?她不是不想睡,是怕睡着了,醒来时,又看不见了,又没人要她。



    



    “翾儿,不饿吗?”是他吗?想到今天的事,她不由得脸红。



    



    “陛下,您来了。”他看着她笑了笑,可那笑容却充满了警告的意味,仿佛再告诉她;“不准违抗他的命令。”



    



    “翾儿,不吃的话,朕会心疼的。”煜微微开启的薄唇紧贴在她的耳边,翾儿犹如受了蛊惑,呆呆的看着钟离辰煜。



    



    待她会过神时,她已到御桌旁,晚膳俨然已传完。看着他一人在那边自斟自酌,翾突然觉得好幸福,现代的夫妻不也是这样的,发现自己像他的妻子一样,满满的幸福。



    



    可看着这满桌的菜,又觉得没有胃口,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吗?



    



    “怎么,翾儿,怎么不吃?不好吃吗?让他们换了再上新的吧。”他慢条斯理的说着,却显出了他的极为不悦。



    



    “陛下,我没有什么胃口,不用换新的了。”她觉得她快沉溺在他的深眸里,尽管他显得那样的不耐烦,可她还是觉得很好,就让她溺毙吧。



    



    



    “来人。”翾僵在那里,他、、、要干什么?



    



    “陛下。”瞬间里跪满了人,看着这位脾气不太好的君王,个个吓得面色发青,不住的直打哆嗦。



    



    “皇后,不喜欢这些膳食,全都该死。”他在笑,笑的好像那些人本来就应该去死一样。



    



    他要把那些人全部都杀掉吗?



    



    “陛下,等等。”



    



    “怎么,翾儿有话要说吗?”



    



    



    他就打定了,她不忍那些人送死,会乖乖的用膳。



    



    “皇上,可以不要杀那些人吗?他们都好可怜。”眼泪沾湿了长长地睫毛,明明在眼眶里打转,她却傻傻的笑着对他说,他们可怜。



    



    “嗯?那些人怎么可怜了,说给朕听听。”他的声音冷酷无,眼神则样一团火焰,随时都可以燃烧起来。



    



    



    “陛下,要杀就把我杀了吧,罪不在他们,如果让他们来替我承受这种罪,那我这皇后还有什么用呢?”



    



    翾的眼神很冷,清冷的仿佛沾染不上任何感,那种深入骨髓的凄凉,让她和这个世界产生一种无法忽略的隔阂。想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果在让这么些人白白的为她送死的话,她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哦?那依翾儿的意思呢?”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这女子居然这么善良,平里看惯了奴颜婢膝,恃宠而骄的人,再看看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皇后,居然别有一番风味。



    



    



    



    “陛下,就饶他们不死吧。”



    “你们起来吧,翾儿说不让你们死,你们就走吧。”



    



    “谢皇上,谢皇后娘娘。”那些宫女太监各自搀扶着离去,果然在帝王的眼里杀死一个人真的比捏死一只蚂蚁更简单。



    



    “怎么翾儿,不高兴吗?”他在她耳旁低语,薄唇轻触到了翾的耳垂,那种软软酥麻的感觉迅速从她的耳旁扩散开来。染便了全



    



    “陛下,我、、、我没有。”先前仅有的一点傲气,全被他的凝视一点点占据,相到他刚才冰冷的目光,她不住发抖,脸色渐渐地失去原有的红晕。



    



    “翾儿,很怕朕?”他轻轻的一揽,便将她抱抱锁在了他的怀里,怕他?



    



    他这陶瓷娃娃一样的后,会害怕他。



    



    “翾儿,不怕我。”他轻抚她的背,慢慢的驱走她的害怕,她何时有过这样的亲昵的触碰,更是加剧了她的颤抖,分不清是害怕还是害羞?



    



    “皇上、、、、、”怎么能这样欺负她可的娘娘,初尘有多不忍,伟大的皇上是故意的吗?



    



    煜还没有等初尘把话说完,便朝她挥手,示意她退下。



    



    她趁此机会推开他,可她自知论力量与速度都比不上他的。



    



    他看着她,愣了秒,可转瞬间,他笑了,更是笑得她六神无主,他的笑声很爽朗,像刚才的事不曾发生。



    



    “翾儿,快吃吧。”离他这么远,这位有些怒气的陛下,当然是不愿意的,这么怕朕,传出去会被月吟的子民取笑的。



    



    瞬间移到她的边,在他的注视下,洛翾的勇气终于告罄,开始大口的吃起来,奇怪平连看见食物都觉得没胃口的,而今却出奇的吃了不少。



    



    



    



    



    “来人,替皇后,沐浴,更衣。”又是一大群人,要让她在这些人面前沐浴吗?



    



    



    “陛下,不必了。”她企图说的很坚决,但被他冷冷的气息给硬生生的了回来。



    



    “哦?是吗?”翾用力点点头。



    “要,朕替翾儿宽衣吗?”他笑的很邪,又似乎在戏谑她。



    



    



    



    “不用了。”她一把推开他,紧紧地护住自己前的衣物,匆匆的逃离。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倾世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