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本以为就此一生 Chapter4(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三色堇 书名:夏阳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苏阳。”海阳颤抖着双手激动的说。



    “你——!”周老师猛的站起来眼神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手“啪”的一声打了海阳一个耳光,“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子!我实话告诉你,苏阳现在就在楼上,可是我不会让你上去的,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



    “咔——!”刘导大喝一声拍了拍手,“不错,画面效果很好,准备,拍下一条。”



    “等一下——!”就在海阳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准备补妆拍下一场的时候,丁沫儿忽然皱着眉头走到海阳面前,“导演,我不是说周老师演的不好,但是您想想,一个母亲,那么珍自己的儿子,眼见面前的这个女人要那么不要脸的抢走他,作为人母,她一定充满了愤怒,刘导,您说呢?”



    “这个……”刘导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周老师,您先休息一会,沫儿,你和海阳讨论一下,我们等一下再拍一条。”



    “不用了,就现在吧。”说完,丁沫儿往后倒退了两步坐到沙发上。



    “那好,海阳,咱们就再拍一条,你有问题吗?”刘导坐在监视器前歪着头问海阳。



    “……”抿着嘴唇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丁沫儿,海阳深吸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苏阳。”海阳面对着丁沫儿低声吼着。



    “啪!”丁沫儿冷笑一声扬起手重重的打到海阳的脸颊上,但一瞬间,丁沫儿就转过头撒的说,“导演,对不起啊,我忘记台词了,再来一次吧。”



    “……”愤怒的抬起头,海阳用手捂着已经红肿起来的脸颊凌厉的瞪着一脸得意的丁沫儿。



    “……海阳,你要不要休息一下,要不我们等一下再拍?”刘导眯着眼睛看了看海阳的脸颊担心的说。



    “不必了。”海阳恨恨的说完微微皱着眉头,“再来,不过我希望你记得下面的台词,我挨打不要紧,浪费大家的时间就真是可恶了!”



    “你——!”丁沫儿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下巴也绷得紧紧的,“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顺顺利利的!”



    “那就好。”说完,海阳整理了一下衣服冲刘导点了点头。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苏阳。”很明显的,海阳说话的力气已经越来越小了,可她还在硬撑,就连在一旁的常睿和周老师都已经快要按耐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你——!”丁沫儿猛的站起来举起手使出全的力气“啪”的一声打在了海阳的脸颊上,“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子!我实话告诉你,苏阳现在就在楼上,可是我不会让你上去的,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



    “咔——!”刘导大喊一声,“OK,今天就暂时拍到这,海阳,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再继续,好了,大家收工!”



    屋外,雨仍旧一直不停地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不断撞击着伞面发出的碰撞声令海阳的心更加烦乱,回想起自己刚刚所受的委屈,海阳的眼圈一下子红了,一刹那,她忽然想不管不顾一次,猛地丢开雨伞,海阳转过冲进漫天的雨水里。



    一口气跑到别墅群边缘的人工湖,海阳大口喘着气站在湖边看着面前清澈碧蓝的湖水,忽然之间,从前的一切都涌进了脑海里,心越来越疼,下意识的抓住前的衣服,海阳缓缓蹲下来嚎啕大哭着,雨水不紧不慢的下着,渐渐浸湿了海阳的衣服,也渐渐侵入她的皮肤,她的骨髓,甚至她的灵魂。



    “为什么……我现在到底再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忍受这份屈辱……为什么……为什么——!”眼泪夺眶而出,海阳跪在地上双手不断地拍打着由鹅卵石铺成的甬路,“如果你不走,如果你信任我,如果我们还在一起,我现在怎么会这样,都是你害的,都怨你——!”



    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海阳仿佛要流尽自己一辈子的眼泪,雨越下越大,体也感觉越来越冷,可海阳不想回去,此时此刻,她真想就这样待在这里,最好一直待下去……



    “对不起……”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海阳的后,而且几乎是同时的,海阳感觉自己的上方有什么东西遮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雨水。



    “是你?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缓缓转过头,海阳在看清了来人后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冷漠的说。



    “不是的,我没有那个意思,相反的,我很同你。”说着,常睿微微皱着眉头朝前走了一步。



    “同?哈哈……哈哈哈……我顾海阳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我告诉你,我不需要你的同,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明天,我会继续以最好的精神面貌把《提拉米苏》拍下去,但是有一点,如果那个丁沫儿还敢欺负我,我一定不会像今天一样再独自忍受,我会还击!”咬牙切齿的说完,海阳用力抹去脸颊上的泪水吸了吸鼻子愤怒的盯着一脸无奈的常睿。



    “海阳,我劝你还是忍了吧,你想想看,一个大导演为什么对丁沫儿言听计从,她一个小小的演员有什么能耐?反正现在也没有外人,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之所以大家看到你被打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那全是因为丁沫儿有一个不俗的老爸,他的爸爸曾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黑帮的头,虽然现在退居二线,但仍旧没有一个人敢动他的女儿,所以海阳,听我一句劝,算了吧,拍完《提拉米苏》就不要再涉足这个圈子了,这里不适和你。”常睿轻声说完微微摇了摇头,“我送你回去吧,我来的时候已经把他们都打发回去了,只留下一辆车给我们。”



    “……”淡漠的点了点头,海阳走到常睿的边,看着常睿紧皱的眉头,海阳想再说些什么却还是把话咽了回去,“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我们回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夏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