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本以为就此一生 Chapter4(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三色堇 书名:夏阳
    当新的一天开始,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一连五天,丁沫儿竟然没有再为难海阳,只是她在看到海阳的时候总免不了翻起白眼,而海阳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毕竟她不再找自己的麻烦就已经很好了,实在不敢奢求她会对着自己笑。



    每天夜以继的赶工,海阳总是刚一坐下吃两口饭就要去开工了,再加上她没有助理,只能自己料理一切,所以眼看着她已经比来的时候瘦了一大圈了,虽然好几次周彬和夏天都说要给她请个助理,但都被海阳婉言谢绝了,因为她知道,戏一旦拍完,自己绝不会在这里久留一分钟,所以没必要那么麻烦。



    四月中旬,海阳进剧组已经一个月了,也总算是适应了每天快节奏的铁人生活。



    周末,这一天要拍摄的是林夏瑾初次由乔梓皓陪着去苏家见苏母的场景。



    一大早,众人吃过早餐后便驾车驶往一处规模巨大的别墅群。



    坐在车子上,海阳把头靠在窗子上打起盹来,可刚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到雨点拍打车窗的声音。



    不愿的张开双眼,果不其然,下雨了。



    小心翼翼的把器材搬进租好的一栋别墅里,海阳站在大门前伸出手接着雨水,水珠落到手上冰凉冰凉的,风也比往变得凉了一些,正傻傻的出着神,却看到丁沫儿撑着伞从车子里跳下来。



    虽然今天没有丁沫儿的戏份,可她却执意要一起来,起初海阳并没有在意,可现在看到沫儿却油然而生一种不详的预感。



    “开工啦——!”忽然,周彬高亢的吼声吓了海阳一跳。



    不安的转过整理了一下衣服,海阳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常睿边。



    “怎么样?台词背的很熟了吧。”常睿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着,不过还别说,他的这个格和乔梓皓还真像,都邪邪的,坏坏的。



    “恩,还可以。”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海阳下意识的朝一旁的丁沫儿看了一眼。



    



    第三十七场 第一镜



    



    “梓皓,今个怎么想起来过来看你赵伯母啦?”饰演苏阳妈妈的周老师在多部电视剧中都有精彩的演出,今天,她穿着一素雅却十分大气的黑裙边说边走下台阶来到沙发边,“这位是?”



    “瞧您这话说的,就跟我多久没来似的。”常睿站起甜腻的笑着。



    “就你嘴甜,你还没介绍这位是……”说着,周老师缓缓坐到了沙发上。



    “我叫林夏瑾。”海阳站起来小声的回答着。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你就是林小姐啊?”周老师说完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把海阳瞅了个遍,“我们坐下说吧。”



    重又坐回沙发上,海阳用胆怯的余光看向周老师。



    “林小姐?”周老师用凌厉的眼神看向海阳,“你来这里是因为小阳的事吧。”



    “是。”海阳轻轻点了点头,柔弱却十分坚定。



    “好,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了,前天小阳让我把传家宝——‘忆’给他,因为他上了一个女孩子,他要娶那个女孩子。”周老师轻描淡写的说着。



    “伯母……”海阳轻声嗫嚅着暗自在心里称赞起周老师的演技。



    “林小姐,请恕我唐突,不过像我们家这种背景,门当户对是必须的,你……在事业上可以帮上小阳吗?或者说,条件再低一点,你可以不让小阳心你吗?”周老师继续看着海阳冷冷的说。



    “赵阿姨,小瑾她……”常睿微微皱着眉头轻声说。



    “梓皓,别嫌阿姨说话不好听,这是事实!”周老师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常睿,“为父母谁不想自己的子女幸福快乐,可是光有‘’的子根本活不下去,等到他们以后为了一顿饭而发愁的时候再后悔就晚了你明白吗?”



    “……我……”常睿垂下眼睛紧紧的抿着嘴。



    “伯母,说了这么多您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我配不上苏阳,无论在生活上或事业上都帮不到他对吗?”



    “是的!”周老师看向海阳认真的说,“所以请你别再继续纠缠小阳,如果你肯放手的话,说吧,要多少钱都可以。”



    “什么!?”海阳猛的站起来错愕的瞪大双眼。



    “怎么?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得到你想拥有的那笔钱?”周老师微微仰起头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海阳,“你千方百计想和小阳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你很开心吧?”



    “……”抿着嘴唇双手在体两侧紧紧的握成拳头,海阳深吸了口气笃定的说,“伯母,我想您是误会了,说出来您可能不相信,当初和苏阳在一起时我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直到今天我才了解我所深的是怎样一个男子,所以伯母,请您不要再跟我提钱的事了好吗?那对我是一种侮辱!”



    “侮辱?”周老师冷哼一声从茶几上拿起支票簿在上面签好名字扯下来放到海阳的面前,“想要多少自己写吧——放心大胆的写!只要你肯离开小阳,怎样都可以。”



    “……”海阳看着面前茶几上的支票簿,“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苏阳。”



    “你——!”周老师猛的站起来“啪”的一声打了海阳一个耳光,“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子!我实话告诉你,苏阳现在就在楼上,可是我不会让你上去的,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



    “好,咔——!”刘导坐在监视器前摇着剧本大声喊着,“来,你们来看看,觉得怎么样,要是没问题了这条就过了。”



    当海阳,周老师和常睿围在监视器前看着刚才的回放时,在一旁一直不语的丁沫儿忽然开口了。



    “导演,我觉得如果不采用借位而使用真打效果应该会更好,您想,一个在气头上,一个又那么倔强,我还是觉得真打的画面会更真,更有感染力,更能感动观众。”说着,丁沫儿扭着水蛇腰走到刘导边。



    “……这样啊……”刘导犹豫着抬起头看了一眼周老师和海阳。



    “……我无所谓。”海阳边说边耸了耸肩膀,毕竟在这件事上周老师没什么,重要的可要看自己的态度了,因为自己才是那个挨打的人啊!



    “那好,咱们就用真打试一条,就从开始打之前的那句台词开始。”说完,刘导兴奋的放下剧本死死的盯着监视器。



    深呼一口气,海阳侧过头眯着眼睛看向丁沫儿,没想到,那件事她还没有忘记,说什么真打的效果比较真,简直是废话,都动真格的了,能不真吗!?再瞧瞧丁沫儿那一脸得意的表,唉,看样子今天有的熬了。

重要声明:小说《夏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