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授衔仪式,激动,而又痛苦

    我们这批新兵蛋子,来部队一个多月了,也快过年了,我们将举行授衔仪式。

    在礼堂里,我们唱着解放军军歌,授衔仪式开始了,就在大队长讲完话后,我们很光荣的被授予了列兵军衔(所谓的新兵,肩上一个拐拐),我们都很激动,因为我们授衔以后,就是真正的军人了!

    当时授衔完毕后,我们大家都很开心,都笑歪了嘴巴

    我的心更是开心,因为我的梦想也就从这一天,也就正式的在我的内心里启动了,相信自己以后会行的!

    我们四排长,那一天好像是喝了点酒,就开始疯了,把我们骂了一顿,说要我们永远的记住他,也要记住今天的授衔仪式!

    武装越野20公里,各种军事训练,这也是当兵一个多月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训练强度猛的一下提高数倍,叫我们生不如死。第一次跑20公里,然后跑了不知道多久,就跑完了。。

    回来后就洗澡休息了,晚上睡的很香,因为我们都很累了!

    半夜三更,只听到紧急集合号响起了,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班长直接拿着腰带就抽打铁架,还小声的说着:“紧急集合,紧急集合。。”

    我还问了一句,我说:“班长啊,您开什么玩笑啊?快睡觉吧!”我刚刚说完,班长就把我从上拉了下来,蹬了两脚,大吼了一声“紧急集合”

    我靠,当时我真的好痛苦啊,然后我们都比较干净麻利的打好背包,戴帽子扎腰带跑了出去,围着场跑了5圈就回来了,我们每个人都心不好,都在发着牢,特别是我,牢更多!

    回到班里以后,大家都睡觉了,班长就一个劲儿的叫我躺下起来,躺下起来,打我自己一个人的紧急集合,不停的不间断的!

    当初的被班长紧急集合,叫我比大家强了很多倍,从开始的2分钟,后来练到20多秒,就能冲出去,我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竟然那么的快速!那天晚上我自己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紧急集合,躺下,起来,人都憔悴多了!

    我半夜的时候,自己在上,偷偷的擦着眼泪,我想我的爸爸妈妈了,好想回家啊,真的快承受不起这种鬼地方了!

    第二天,班里我是起来最快的,每天都是凌晨三点到四点,就起来叠被子,压被子

    我最好的是我们班的几个烟鬼,两个安徽阜阳的,凡珂珂,陈晨,还有我们任丘的刘健,我们每天都要偷偷的抽烟,到早上起了,结果不知道是被哪一个举报了,我,还有陈晨,还有凡珂珂,还有刘健,我们四个被罚,我们蹲着马步,推着砖!

    最可恶的是班长不知道从哪里整来几根棍子,我们蹲着马步,叫我们把棍子坐在股上,班长还说棍子倒了就要挨打,但是棍子不倒呢?我们股痛啊!真的是一种恶意体罚!

    娘的,我那天就急了,班长问我想干什么,是不是害怕了!

    “我他妈的,什么也不干了”我叫唤着!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战友们也急了,最后我们一起把班长给弄了一顿,但是班长没有还手,我们也大吃一惊!

    后来就因为我,我们全连一百多个战友被罚,但是战友们都理解我,我们都是被的!当然我的班长,也明白我,因为他当新兵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

    连长给我们讲着:“作为军人,第一服从,第二完全服从,第三绝对服从,第四无条件的服从,第五不想服从也得服从,这是部队,不是幼儿园!”

    我们听完连长讲的话以后,我们主动的向班长认了错,还有我们的战友们,因为我们打架,一起跟着受罚!

    事后,我自己也想了很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去想,我只是看着大家既然一起来当兵了,不管什么事都是我们一起在承担着!

    也许部队的战友感是最亲的,甚至已经超出了亲兄弟的感

    我们的授衔仪式,叫我们激动,又叫我们痛苦,但是又叫我们终生的难忘!我们也许都明白了一点,我们是为着共同的目标来部队的,部队是一个集体,而不是来赶集打酱油的,团结就是力量!

重要声明:小说《共和国年轻的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